沒效率vs.管閒事 動保員心事誰人知

記者 黃靖雅/報導

隨著動保案件越來越受民眾重視,大眾對「動保員」這個角色也開始有高度期待,相對的,質疑似乎也隨之增加。不少有和動保員親身交涉經驗的民眾,會在網路上痛斥動保員總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公務員心態,但動保員也常遭民眾指責太多管閒事動保員的權責範圍究竟是什麼?或許,太多批評是出自我們對動保員的認識不夠。

圖為動保檢查員約談打狗的飼主。 新北市動保處/提供「動保員」的正式名稱其實是「動物保護檢查員」,但大眾常把「動物照護員」、「動物管制員」、「動保警察」和「動保檢查員」搞混;動保警察其實就是警察,隸屬警政系統,平常勤務內容和一般警察無異,當有虐殺動物案件發生時,動保警察才可能加入偵辦;而動物照護員,指的是在收容所內照顧犬貓的人員;動物管制員,就是我們常看到的捕犬隊員,通常是資源比較豐富的縣市,才設有這個職務。

動物保護檢查員則負責處理所有由外界檢舉、通報、陳情的動保案件,調查完畢後,動保檢查員還須向檢舉人回覆調查結果。這些案件的案由包山包海,從虐待、棄養、寵物業者稽查,都歸動保檢查員負責,絕大多數案件都牽涉到「人」之間的衝突,為了真正解決動物所面臨的危機,動保檢查員多半還須跳下海,扮演「公親」的角色,為民眾調解。由於站在面對民眾的第一線,動保檢查員也肩負著教育飼主的重責大任。

除了案由錯綜複雜,動保員要處理的案件量也很驚人。據行政院農委會統計,2014年度,全國共有75,262件陳情檢舉案,而全國的動保檢查員人數僅114人,也就是說,平均一位動保檢查員一年約需處理660起動保案件,再除以264個工作天,我們會發現,一位動保檢查員平均一天竟須解決2.5起案件。

破獲非法繁殖場更需要長時間的布線、蒐證、等待時機。 示意圖。資料照片,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提供

大多數民眾不知道的是,如果以「公務員心態」來抨擊動保檢查員辦事不夠有效率,你很可能正踩到他的痛處,因為114個動保員中,有51人是一年一聘的約聘人員,不享任何公務員的薪資和福利。正因工作沒保障、壓力大、待遇稱不上好,動保檢查員的流動率其實非常高。

現正擔任動保檢查員的吳小姐表示,「我們這些約聘的動保檢查員,想法一開始都很單純:動物有困難我們就去救牠。」但她後來漸漸發現,在實務上,只跟狗有關的事,反而是最容易解決的,真正棘手的,都是「人」所產生的問題,「因此我們必須熟讀動保法,才能保護動物,同時也保護我們自己」。

眾所周知,在沒有搜索票的情況下,連警察都不能隨便搜索民宅,動保檢查員自然更是如此。吳小姐表示,最常遇到的情況就是民眾通報某戶民宅裡有狗淒厲吠叫,認為屋主虐狗,要求動保機關派員前往救狗,但動保檢查員無權破門而入,一定要按電鈴,等屋主來開門,才能入內查緝,這是法律的規範,跟效率無關。

動保檢查員為疑似非法繁殖的犬隻掃瞄晶片。 李娉婷/攝

動保機關沒有強大的後援,缺乏充分公權力的動保檢查員,更是如同一座孤島,不只查案要靠自己,法律責任也常要自己扛。吳小姐坦言,確實有同僚只把「動物保護檢查員」當成一份工作,但充滿使命感努力認真的人還是不少。像吳小姐這樣的臨時人員,在工作中,常感到力不從心,但她表示,比起和民眾、長官間的衝突,這麼多年下來,飼主對寵物的無情,才最令她心灰意冷。

有許多狠心的飼主,會帶著狗兒直接到收容所棄養。 示意圖,何宜/攝過去,她曾遇過一對老夫妻到收容所,棄養他們年老的馬爾濟斯,而且堅持要所方立刻幫狗安樂死,她和獸醫好話、歹話說盡,都無法動搖老夫妻的決定,最後獸醫告訴飼主,要幫狗做安樂可以,但為避免爭議,要求飼主必須全程在外面觀看,「獸醫用最沒有痛苦的方式,為那隻狗狗安樂後,那個老婦人居然突然發狂,在收容所裡大吵大鬧,罵我們全部都是魔鬼。」

害死狗的是執行安樂的獸醫嗎?不,真正的魔鬼是棄養牠的飼主。吳小姐說,以前覺得養狗的人,一定都是有愛心的人,擔任動物保護檢查員的這幾年,反讓她大大改觀。真心愛護動物的她,曾因此痛苦徬徨,在前輩的開導下,才慢慢不再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凡事只求盡力、無愧於心。

另一位曾任動保檢查員數月,即帶著深深失望離職的動保檢查員也告訴我們,動保檢查員同時要面對來自民眾和長官的壓力,在查案時,經常須低聲下氣的請求飼主配合,效率怎麼可能會好?他無奈的說,「不只民眾討厭依法行政這句話,其實我們也很討厭哪!」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