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物狗」命運慘 人道組織施救

特約編譯 何昱文/譯寫

下圖中的布薇哈特(Braveheart)是受虐狗,牠的主人在2014年8月因虐待動物的重罪被捕。當時布薇哈特已渾身都是傷痕鼻子紅腫,兩耳都被扯掉了一半。牠被警方扣押,作為這件刑事案件的證據

一直以來,芝加哥地區像布薇哈特這樣遭遇的狗,會先被囚禁,直到主人的刑責定案,或是主人放棄了狗,才會被釋放。但事實上,「這些狗都被法律遺忘了,隨著主人的施虐案件結案,牠們也就被安樂死。」辛西婭·巴瑟斯特(Cynthia Bathurst)說,她是芝加哥安全人道組織(Safe Humane Chicago)的創辦人,5年來都百般試圖讓困在法律案件中的狗,能重獲好生活。

辛西婭表示,安全人道組織與芝加哥動物保護和控制(以下簡稱CACC),及其他政府、非營利組織有合作關係,目的在改變有關「動物證物」的觀念,以確保能以人道富愛心的方式對待這些動物,並教育公眾人和狗之間應有的關係。

安全人道組織因此設立了「法院案例狗」項目,2010年初成立時,「證物狗」通常被關在CACC,等待主人的案件完成審判,當時大約只有2%的「證物狗活著出來,牠們多被關在籠子裡,直到一年後被安樂死。2014年,這個項目已救出超過70%的狗。

甜心(Honey),牠的前主人因淹死小狗們被捕。  取自網路

辛西婭說,自項目成立以來,約已救援600多隻狗,而其中500多隻已被收養。這些狗最常見的遭遇是受虐和被忽略,牠們有的是鬥狗或為犯罪企業所飼養,有的來自大批圈養的環境。

斯卡列(Scarlett)的前主人,也因虐待動物被捕。   取自網路

「法院案例狗」項目提供評估機會,確保狗隻的行為安全。過程包括了獸醫的評估,需要的各種護理,和行為評估,此外也評估狗狗與孩子們的互動情況。一旦通過評估獲選,狗狗就有機會獲得行為諮詢和訓練課程

太克斯(Tex)等待被收養。   取自網路

斯豆那(Sedona)也在等待一個溫暖的家。   取自網路

不僅僅是芝加哥需要「法院案例狗」項目,它更應被擴展到其他地區,其意義不只是幫助更多被困在我們法律體制裡的動物,更要協助人們體會維護人類和動物和諧關係的重要性

斯米藤(Smitten)的前主人也是因虐待動物被捕。  取自網路

警察聽到楊柳和牠的小狗的哀嚎聲,發現牠們挨餓,並生活在污穢惡劣的環境裡。     取自網路

                                                             節譯自赫芬頓郵報(The Huffington Post)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