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權社團剃頭表演:拒絕血羽絨

記者 李娉婷/報導

皮草背後的血腥已經廣為大眾所知,不過你知道自己衣櫃裡躺著的那件羽絨衣,可能也佈滿了動物的痛苦嗎?臺大動物權利發展社與師大動物權利促進陣線今(13)日在師大校園宣講、表演行動劇,並有成員於現場剃頭明志,提醒民眾正視羽絨、皮草等保暖材質在製造過程中,加諸於動物身上的痛苦。

師大動陣創辦人羅丹扮演動物,台大動權社社長姚佳宜則飾演被取下皮毛、砍下四肢的人類,以立場對調的方式(由動物剝人皮毛)表現皮草與血羽絨的殘忍。 李娉婷/攝

你拔過頭髮嗎?拔頭髮的痛感幾乎每個人都曾經歷,但是如果是把滿頭的頭髮拔光呢?我們身上穿的羽絨衣,很有可能造成動物這樣的痛苦。台大動物權利發展社(動權社)與師大動物權利促進陣線(動陣)趁著冬天到來,以行動劇與剃頭的方式呼籲大眾重視動物產品背後的製作過程。

台大動權社社長姚佳宜表示,許多人都認為羽絨是從已經死亡的動物身上取得,其實不然,根據海關資料,2013年台灣從中國進口填充用的羽毛及羽絨高達500多萬公斤,而中國生產的羽毛和羽絨,有5成以上來自活拔。

活拔將造成鴨、鵝相當大的痛苦,師大動陣創辦人羅丹說明,通常工人會將鴨、鵝的頸部或翅膀吊起,固定牠們的雙腳後直接扯下羽毛,過程中若是動物皮膚受傷,工人會直接用針線將傷口縫合、不麻醉也不止痛,等到6周後羽毛再次長齊,牠們又得再次面對這樣的折磨,直到死亡。

姚佳宜表示,雖然台灣的羽絨業者並不使用這樣的生產方式,但進口的羽絨經過多次的轉賣、包裝、再轉賣,就算是標示台灣製造的羽絨衣,也可能只是在本地加工、使用的還是進口的血羽絨

師大動陣成員朱信璁在宣導活動現場剃髮。 李娉婷/攝

行動劇結束前,朱信璁的剃髮行動也完成。 李娉婷/攝

動陣成員朱信璁在今日行動上也將頭髮剃去,留下「NO FUR DOWN」(反皮草、羽絨)的字樣,朱信璁表示,剃去頭髮以後馬上就感覺到了寒冷,他希望自己的行動能夠喚起更多人的重視、理解到在我們享受著溫暖的同時,也帶給了動物們漫長的酷寒。

知道了真相後,該拿家裡的羽絨衣怎麼辦呢?師大動陣成員朱丰中表示,自己並不會把已經購買了的羽絨衣丟掉,繼續珍惜使用即可。朱丰中認為,如果是出於保暖用途,我們其實並不需要好幾件只是顏色不同的羽絨衣,消費者的行為會直接影響產業發展,一般大眾無法負擔一件好幾萬、生產過程重視動物福利的羽絨衣,但是我們可以選擇減少不必要的消費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