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蟲法會 日本殺蟲劑公司懺悔殺生

特約編譯 小陸/譯寫

人類的歷史亦是跟有害生物作戰的歷史。根據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的「2015年遭動物殺死的人類數量」報告,傳播瘧疾和登革熱的「蚊子」是最致命的動物,每年造成83萬人死亡,占所有遭動物殺死者的54%;相較之下,被獅子襲擊死亡者僅100人,鯊魚更只有6人。人類的最大威脅竟是一介小蟲,而守護人類社會不受這些害蟲滋擾的則是研發殺蟲劑的廠商。

2018年12月25日,地球製藥研究開發部約100名員工參加「害蟲供養法會」。正殿供奉蚊子、蟑螂、老鼠等害蟲的「遺照」,員工們依序上香祝禱。 取自《赤穗民報》

雖然是以殺蟲為生,但日本地球製藥每年12月中旬都在兵庫縣赤穗市妙道寺舉行「害蟲供養法會」。地球製藥的研究所飼養約100萬隻蟑螂、1億多隻蜱蟎,以及鍬形蟲等約100種生物。開發和改良商品之際,勢必犧牲無數害蟲;消費者一旦使用殺蟲劑或蟑螂屋,亦會造成大量害蟲喪生。因此,法會的超渡對象就是為了讓人類過得安全、舒適而犧牲的那些害蟲。

地球製藥研究開發本部副本部長永松孝之接受《日經Business》採訪時表示,自己大學時代專攻魚類研究,每年都會替那些實驗用的魚類做法事。進入地球製藥逾30年,公司亦是每年做法事。儘管不是強制參與,但一下班,幾乎所有研究員都呼朋引伴地搭車至寺廟,參與約1小時的超渡儀式。

永松認為,對於使用實驗動物的理科研究者來說,供養是很自然的行為。如果哪一年沒有做法事,公司業務一旦發生糾紛、業績惡化,難保員工不會將兩者拉上關係,認定是沒好好做法事所致。一開始舉行供養法會,不持續下去就惶惶不安,這或許也可說是日本人的心靈習慣吧。

2017年1月11日,日本家庭用殺蟲劑工業會於新阪急飯店舉行的「蟲慰靈祭」,除了祭奠蟲子,也祈求業界的蓬勃發展:

 

地球製藥、大日本除蟲菊、福馬等業界16家殺蟲劑大廠和相關學會組成的「日本家庭用殺蟲劑工業會」自1973年起,也在每年1月上旬舉行「蟲慰靈祭」。大日本除蟲菊社長暨該工業會會長上山直英指出:「我們在某種意義上深受蟲子的照顧。蟲子無法棲息的世界,人類同樣不能居住,所以就得生產不會破壞自然環境、能讓生活舒適的殺蟲劑。迎接新年之際讓我們重新確認該想法的,就是這場慰靈祭。」

除蟲公司亦是以殺生為業。日本的除蟲公司多半是中小企業,但舉行害蟲供養的也不少,靜岡縣濱松市的「鎌田白蟻」就是其一。鎌田白蟻成立於1976年,目前有13名員工,每年施工數達3,000件,其中逾3成是新居落成時的白蟻預防工程,其餘則是實際噴灑藥劑除蟲。

話雖如此,鎌田社長強調他們不做沒有意義的除蟲。例如曾有客戶要求他們驅除家附近的黑蟻,鎌田社長則告訴對方,黑蟻既能趕走蛞蝓,亦會吃蟑螂,是益蟲,與其撲殺,不如採取防止黑蟻進入室內的對策。鎌田社長表示:「除蟲業者難免把殺生視為家常便飯;可是,再怎麼微小,生命依舊是生命。不得不奪走生命時,就必須慎重行事。」

2000年,除蟲公司SONO請雕塑家天野裕夫打造的蟑螂供養塔「護鬼佛理天」,供奉在奈良縣上北山村的林泉寺,除了有鎮魂之意,也代表該公司撲滅蟑螂的決心。 取自yasuyo_ @Twitter

鎌田白蟻每年2月都會舉行「白蟻供養法會」,近年由於溫室效應,各類害蟲增加,業務擴大至蜈蚣、蟑螂、老鼠、蜱蟎、馬陸、書蝨等等,故將名稱變更為「白蟻・害蟲獸供養法會」。鎌田社長加重語氣說:「公司能夠成長到這等規模,也是多虧了白蟻。何況我們所做的事情的確就是殺生,1年只做1次法會我想並不足夠。」因此,鎌田的家族墓地除了供奉歷代先祖的遺骨,據說甚至還存放了白蟻的遺骸。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