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不能用人藥?藥師槓上獸醫師

記者 陳璽安/報導

中華民國藥師公會全國聯合會於日前召開「消滅藥師/生及社區藥局 讓誰發大財?」記者會,抗議防檢局違反《藥事法》,允許獸醫師直接向藥商購買人用藥品,無視長久以來的藥品管理制度,呼籲有關單位勿黑箱操作。對此,中華民國獸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也發表聲明回擊,表示縱觀先進國家法律,動物皆可用人用藥品,唯台灣特殊的藥品管理制度導致獸醫師處境為難,而藥師全聯會拒絕修《藥事法》,又推翻防檢局與衛福部談好的辦法,其心可議。

藥師全聯會抗議農委會違法授權讓獸醫可直接向藥商取得人用藥品。藥品示意圖,取自Pixabay

藥師全聯會:動物可用人藥 但不能違法取得藥品

中華民國藥師公會全國聯合會(藥師全聯會)於6月4日召開「消滅藥師/生及社區藥局 讓誰發大財?」記者會,其中一項主張便是抗議農委會授權獸醫師向藥商購買人藥。藥師全聯會指出,2015年《動物保護法》修法,讓獸醫可以合法使用人用藥品來醫治動物,但根據《藥事法》第50條,藥商只能賣人用藥品給特定藥品銷售通路,而獸醫診療機構並不包含在其中,農委會為了替獸醫用人藥的處境解套,竟制定了違反《藥事法》的〈人用藥品用於犬貓及非經濟動物之使用管理辦法〉,讓獸醫可直接向藥商取得人用藥品,破壞現有的人用藥品管理制度

藥師全聯會秘書長曾中龍指出,藥師全聯會曾二度發函給防檢局要求開會,並表示〈人用藥品用於犬貓及非經濟動物之使用管理辦法〉違反法律位階更高的《藥事法》,但防檢局不予理會,用一只函文就讓獸醫師購買人藥,是公然違法。曾中龍同時表示,獸醫提供的藥品都比人用的藥品貴上許多,「是讓誰發大財?」、「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曾中龍強調,並不是不讓毛小孩沒有藥用,而是藥品的取得應該合法,不能用一只行政命令就將藥師排除在外,否則將來獸醫師是否可以聲稱自己比藥師更瞭解人藥用品?

藥師全聯會強調,動物的健康與權益固然重要,但人用藥品管理制度亦不容破壞,因此藥師全聯會並不反對「暫時開放」部分人用藥品予動物使用,但不應讓人用藥品淪為利益團體之生財工具。

藥師全聯會秘書長曾中龍批評防檢局公然違法,「是讓誰發大財?」圖片取自藥師全聯會網站

獸醫師全聯會:藥師全聯會拒修〈藥事法〉、反悔已訂的辦法

對於藥師全聯會的抗議,中華民國獸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獸醫師全聯會)也發表聲明反擊,其指出,藥師全聯會所提及的函文並無違法之處,請藥師全聯會不要張冠李戴,而人用藥品是來自於動物的犧牲,全世界的人用藥品都是先經過動物實驗,再進入人體實驗,最後才有機會成為上市人用藥品,歐美、日本等先進國家基於保護動物的用藥權以及人類與動物「共享世界、共享健康」(One World One Health)的潮流,都允許人用藥品用在動物身上,唯台灣畸形的藥品管理法律見解,才讓動物面臨無法用人藥的窘境

獸醫師全聯會進一步說明,以美國來說,美國的藥品不分人用、動物用,統一由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管理,但台灣的動物用藥歸農委會防檢局管理,人用藥則歸衛福部食藥署管理,獸醫師就被夾在中間面臨「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處境,冒著違法的風險購買人用藥來治療犬貓等伴侶動物,直到6年前因為出現動物用藥出現偽藥,才讓這個超過40年的問題浮上檯面,也讓藥商再也不敢賣藥給動物醫院,導致生病的動物無藥可醫,當時經過幾位立法委員的努力,雖以暫行條例的方式通過有條件的開放600項藥品,但卻沒有完全解決動物疾病治療及健康維護的問題。

獸醫師全聯會表示,要解決這個難題,最簡單的方式就是修改《藥事法》第50條,將動物診療機構列為納入販售對象一併管理,但這個方法遭到藥師全聯會拒絕,因此防檢局與衛福部才協調制定〈人用藥品用於犬貓及非經濟動物之使用管理辦法〉,沒想到去(2018)年已經談定的辦法,卻在今(2019)年初遭到藥師全聯會反悔,讓6年來的努力回到原點。獸醫師全聯會表示,伴侶動物使用人用藥早就是既定事實,藥師全聯會不願意用最簡單的方法也就是修改《藥事法》第50條來解決問題,反而製造社會對立,如今又指控獸醫使用人用藥會消滅藥師生存權,這樣的指控是利益薰心。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