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沒有不同 志工用畫為成老犬找家

記者 陳璽安/報導

你聽見浪浪的心聲了嗎?在你眼中,浪浪是什麼模樣呢?新竹一位志工,為了提高收容所裡浪犬的認養率,推出「你領養,我送畫」的活動,以收容所的浪浪為主角,畫出牠們的可愛,也畫出牠們的哀愁,希望透過這樣的方式,讓牠們的模樣被更多人看見。

志工丸子推出「你領養,我送畫」的活動,希望透過這樣的方式,讓牠們的模樣被更多人看見。丸子/提供

「我本來是很怕動物的,可能是因為生病而改變了想法,能夠接受原本不敢接觸的人事物,只能說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

新竹收容所的志工丸子,畢業於復興美工,原本從事平面設計工作,六年前因病辭去工作,在家休養,之後偶然認養了朋友送養的小狗,才開始接觸狗、學習關於狗的知識。原本很怕動物的丸子,為了照顧好這隻狗,積極利用網路找尋相關資訊,也是因為如此,他開始關心無家可歸的浪犬,平時也會在臉書上分享送養浪犬的貼文,但沒有太多成效

久未拾起畫筆的丸子,為了提高浪犬的認養率,開始為浪犬作畫。丸子/提供

「可能是大家會逃避悲傷的故事吧……」

丸子開始思考自己能為這些浪犬多做點什麼,他自認沒有好的文筆,無法寫出動人的送養文,但是他會畫畫,可以將原本就可愛的狗狗們畫得更可愛,於是,丸子便決定用繪畫來幫助狗。久未拾起畫筆的丸子,為了提高浪犬的認養率,開始為浪犬作畫,希望透過這種方式,讓更多人願意看看收容所裡的狗

丸子表示,由於自己很膽小,不敢去收容所,所以一開始,是從各地收容所的網站上挑選適合作畫的照片。照片光線不能太差,所拍攝的狗的樣貌也是看得順眼的,或是長得十分特別,才有機會成為畫布上的角色。丸子會把這些狗狗畫在木盒上,甚至願意把畫親送到認養人家中,直到讓丸子痛徹心扉的那天。

一開始,丸子是從各地收容所的網站上挑選適合作畫的照片。丸子/提供

「畫好的當天,居然是牠安樂死的那天。」

這一隻狗,是丸子心中永遠的痛。那時候零撲殺政策還沒有上路,不敢前去收容所的丸子,一如既往在家中為竹北收容所的其中一隻狗作畫,畫好的那天,上收容所網站確認狗狗的資訊,卻發現狗狗居然已經被安樂死了,而且畫作完成的這一天,居然就是狗狗安樂死的當天

這隻狗狗成為永遠送不出的畫,那身影永遠放在丸子家中的角落,也放在丸子的心裡。備受打擊的丸子,瞭解到只有親自到收容所裡,才能知道每隻狗狗的狀況,因此他鼓起勇氣,前往收容所當志工,也成為新竹市動保所的第一批培訓志工

這隻狗狗成為永遠送不出的畫,也成為丸子心中永遠的痛。丸子/提供

「我到了收容所才發現幼犬認養率是百分之百,品種犬就算是病犬也有人要,而其它米克斯成犬,有80%是老死在收容所裡,老犬認養率甚至根本是0。」

成為志工的丸子,在浪浪們身上,看見照片上未能呈現的可愛,以前以為成犬、老狗不好教、不好養,但丸子認為這是錯誤印象,他憑自己的經驗指出,收容所裡的狗狗們大多很聰明,經過適當教導都可以被訓練得不錯,也很有感情,會認人,當志工來收容所的時候,狗狗們總是興奮得連飯都不吃,一直看著志工。

然而,丸子也發現,收容所裡品種犬或幼犬都是很受歡迎的,品種犬就算是病的殘的也都有人要,而一般米克斯有些才6個月、1歲大,看起來已經是成犬的樣子,便乏人問津,而老犬認養率根本就是0。為了改善這種現象,丸子新增了作畫原則,只畫成犬、老犬,而且畫的都是自己擔任志工時照顧的狗,畫布上的每一筆都是心疼,每一抹顏料,都是愛惜的心情。

由於收容所為於海邊,丸子的畫有時也以海為背景;這張畫的說明欄裡,丸子寫著:「每次帶你出籠,都可能是你最後一次放風。」丸子/提供

「那些狗從不好,被我們照顧到好,仍逃不過命運……」

丸子表示,進入收容所的狗,很多都有不好的回憶,時常充滿恐懼、全身僵硬,面對這樣情況的狗,就算認養人有心,也可能覺得沒緣份、合不來、不想勉強,而讓這隻狗錯失有家的機會。為了讓收容所的狗願意與人互動,志工們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們定時幫狗洗澡、帶狗散步,訓練狗與人親近,提高被認養人相中的機率

可是,在零撲殺實施之前,就算是大幅改善、十分親人的狗,也有可能被安樂死。在最後一波安樂實施前,丸子的「你領養,我送畫」活動也受到朋友們的響應,透過現場作畫的方式,吸引民眾的目光,只是,畫得再多,再好,有些狗狗仍逃不過命運,回想起畫過最印象深刻的狗,丸子忍不住哽咽,止不住眼淚,他哭著說,印象深刻的狗,都不在了

這隻名為毛妹的黑狗,有個快樂的結局,現在在國小校園裡當校犬。丸子/提供

「擦乾眼淚還是要繼續前進,不能放棄。」

雖然痛心,但丸子還是懷抱著希望與愛,去面對每一隻收容所裡的狗狗。其中有一隻叫「嘿美」的母狗,進收容所時已經3歲多了,每次都是縮在角落,眼神哀怨,不搶食,也不叫,就這樣靜靜待著。有一次,丸子與其它志工把嘿美帶出來,嘿美連雞腿都不吃,就直接跑到幼犬區去嗅聞,好像在找什麼。

原來嘿美剛進收容所的時候,生了幾隻小狗,牠去幼犬區,可能就是在找自己的孩子,但是收容所裡的幼犬送養率很高,嘿美的孩子早就都不在收容所裡了。找不到孩子的嘿美,回到籠裡便又窩在角落,回復原本哀怨、瑟縮的模樣。

嘿美在收容所時一臉哀怨的模樣,以及丸子筆下的嘿美。丸子/提供

「『嘿美』這個名字就是哈利波特裡面那隻貓頭鷹,取這個名字是因為我覺得貓頭鷹能夠帶來幸福。」

嘿美入所半年多後,也被排入安樂名單,正好有一組住在台北的認養人,原本想要認養幼犬,但丸子趁機向他們推銷嘿美,由於嘿美體型不大,個性安靜乖巧,很適合住在公寓的認養人,認養人便接受了丸子的建議,但嘿美身上卻看不見即將有家的喜悅,始終靜靜的,怯懦的。在前往認養人家裡的那天,嘿美緊張僵硬地被牽出籠,緊張僵硬地讓丸子替牠洗澡,直到上了車,嘿美還是那樣緊張僵硬的模樣。

丸子忍不住對嘿美說:「嘿美,你不要再想你的小孩了,牠們現在都很幸福,你也要前往幸福的路上了,要乖。話才剛說完,嘿美彷彿聽懂似的,第一次展開笑顏。現在的嘿美,有一家子疼他的主人。丸子笑著分享嘿美在新家的故事,當初只想養幼犬的男主人,前一陣子一直夢到嘿美不見,緊張地說要去買衛星定位項圈讓嘿美戴上。

丸子看到第一次展露笑顏的嘿美,趕緊拍下來。丸子/提供

「當志工要面對很多悲傷的故事,有時實在不想去面對,但不行。」

「留在我身邊的畫,都是送不出去的。」目前為止,丸子大概送出了30幅畫,但只送出不到一半的狗,丸子再度哽咽地說,那些狗狗都等不到家,便被安樂死了。雖然在收容所裡時常要面對悲傷的故事,但丸子知道收容所嚴重缺乏人力,志工數量不多,狗狗又需要人們的陪伴與訓練,因此,就算悲傷,丸子仍然打起精神,甩掉想要逃避的念頭,努力堅持下去

儘管零撲殺政策已經上路,但丸子指出,各地收容所面臨超收的壓力,因此還是必須積極推廣認養。現在的丸子,把大部分的餘力都用在收容所的狗狗身上,「你領養,我送畫」的活動也只畫老犬、成犬,希望有意收養狗狗的人,能給老犬、成犬一個機會

提到未來的計劃,除了一直擔任志工、持續「你領養,我送畫」的活動,丸子也受邀在明年2月底舉辦個展,期待透過個展,讓更多人知道收容所裡的故事,讓更多人看見成犬、老犬的可愛與美好之處。

丸子的粉絲專頁
傾聽,浪浪。https://www.facebook.com/944904752219260/

丸子的朋友響應「你領養,我送畫」活動,畫出狗兒渴望愛的模樣。丸子/提供

現在丸子只畫老犬、成犬,希望有意收養狗狗的人,能給老犬、成犬一個機會。丸子/提供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