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導盲犬上路60年 入店仍會被拒

特約編譯 小陸/譯寫

今年是日本首隻國產導盲犬誕生60週年,日本導盲犬之父——鹽屋賢一創立的眼伴協會特別製作了紀念網站,公開許多珍貴相片。1957年,德國狼犬強皮與視障教師河相洌相伴而行的模樣成為戰後新社會的象徵,受到媒體大篇幅報導;但當時的日本社會其實對導盲犬並不友善,除了極少數的計程車,火車及公車皆不允許導盲犬搭乘,強皮後來甚至因此無法隨河相上下班。

日本導盲犬早期搭乘火車時必須以貨物的方式裝箱運送。 取自眼伴協會

根據《THE PAGE》的報導,今年85歲的佐藤憲是日本目前最高齡的導盲犬使用者。佐藤在1970年接受鹽屋賢一的指導後,趾高氣揚地帶著自己的第一隻導盲犬回鄕,卻發現狗兒根本無法搭乘大眾運輸,最後是妻子打悲情牌向司機哭訴:「您是要我們讓這麼可愛的狗兒淋雨走路嗎?」當地公車才網開一面讓狗兒上車

佐藤後來與眼伴協會多次向運輸省及相關單位陳情,在眾人的努力下,從戴口罩、一星期前提出申請等的附條件搭乘,到1977年國鐵終於開放導盲犬自由搭乘,公車亦於隔年跟進,私鐵及飛機則於1980年開放。

對導盲犬能夠自由搭乘火車及公車貢獻良多的佐藤憲與夫人。 取自《THE PAGE》

日本首間接納導盲犬的餐廳則是位於東京銀座昭和通的印度料理專門店——耐爾餐廳(Nair's Restaurant)。1959年,鹽屋因肺癆舊疾惡化住院時,經常到這間餐廳一飽口腹之欲。當時的第一代老闆聽了導盲犬遭餐廳拒絕的困境後,主動向鹽屋說:「那就請他們到我們這裡享用美味咖哩吧。」1961年,耐爾餐廳成為日本首間讓導盲犬進入的餐廳。

耐爾餐廳第二代老闆G.M.耐爾在門口迎接導盲犬使用者。 取自《THE PAGE》

而今,眼伴協會結束為期四週的步行訓練後,都選擇在銀座鬧區舉行「畢業考」。使用者及導盲犬通過考試後,前往耐爾餐廳大啖雞肉咖哩已成為一項傳統儀式。這除了是表達他們對店家當年為盲友開啟社會參與大門的感念之意,也代表他們今後能與導盲犬一同步入社會的喜悅之情。

日本於2002年實施《身障者輔助犬法》後,店家已不得拒絕導盲犬進入。2016年4月實施的《消除身心障礙者歧視法》更明言以導盲犬為由拒絕對方進入乃是「間接歧視」;然而,導盲犬遭到「拒絕入店」或「拒載」的例子仍時有所聞,並非主張「法律如此規定,你們就得讓盲友進入!」這麼簡單。

耐爾餐廳內,導盲犬靜靜趴在使用者腳邊。 取自《THE PAGE》

根據日本眼伴協會2016年3月29日公布的問卷調查約8成導盲犬使用者有「遭餐廳拒絕進入」的經驗。對使用者來說,導盲犬不但是具獨立犬格的「夥伴」,也是使用者的「眼睛」,因此被店家拒絕時,使用者往往有自身存在被拒絕般的感受。

事實上,能夠成為導盲犬的狗兒都是具備良好先天素質,並經過嚴格的篩選與訓練,不能與寵物犬相提並論。而包括強皮在內的早期導盲犬都是德國狼犬,後來換成拉不拉多犬除了因為牠們對不特定多數人很順從、性格開朗、訓練容易之外,外貌討喜也是主要理由之一。

眼伴協會認為,維持狗兒清潔是入店及搭車時最低限度的禮儀。 取自《THE PAGE》

眼伴協會要求使用者必須親自進行狗兒的日常照護及健康管理,包括洗澡、梳毛、刷牙、剪趾甲等清潔工作。這不但有助維持人犬信賴關係,也是健康管理的一環,更是為了避免造成店家困擾。導盲犬要走得寬廣,除了法律完備,還需要教育化解無知,以及彼此尊重。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