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見聞:搜救犬不見德國狼犬!

/ 周聰吉 (內政部消防署特種搜救隊搜救犬教官)

德國狼犬於第一次世界大戰時,隨軍出征名揚世界,其優異的工作性能至今仍為多數工作犬操作者所喜愛。筆者個人十餘年來從事工作犬培訓工作,從早期的守衛犬、防衛犬到後期的搜救犬,近幾年來幫中央和地方政府訓練人、犬,也面對不少壓力,而培訓犬使用德國狼犬與拉不拉多犬,對個人而言,如同是在一場牌局中拿到的穩贏好牌,至今絕少有失敗案例。

消防署特種搜救犬隊到德國參與共同訓練,發現當地不止訓練場地好,各項設備更勝出台灣許多。  周聰吉/提供

透過良好訓練,德國牧羊犬可以接受任何種類的工作,幾乎是萬能的工作犬,一般不常接觸犬隻的民眾,經常將牠們稱之為警犬,如同拉不拉多被視為導盲犬的同義詞。

地球上任何物種只要被人類看中,以商業利益為發展角度,介入牠們的育種繁殖,都會讓該品種走向極端兩極化,育種界因此區分為「體型展示選美」與「工作性能」兩派別,「低能的體型展示犬」和「醜陋的工作犬」成為兩派別彼此間相互批評的名句

這隻德國搜救犬是混種黃金獵犬,像不像是台灣普見的浪犬「小黃」? 周聰吉/提供

但「低能的體型展示犬」與「醜陋的工作犬」,各有喜好者,有人偏好性能,有人偏好選美,兩者之爭永遠不會停歇。德國狼犬在台灣工作犬界的數量,目前仍穩居榜首,次為拉布拉多犬,但此兩種犬隻的健康及其他狀況,卻也成為台灣發生最多問題的工作犬種。

近年世界各國的搜救犬培訓趨勢看來,有小型敏捷化、雜種優勢化的現象,並朝向單犬單功能方向發展,尋屍與追尋活體分開,未來多功能搜救犬將逐漸被單功能犬取代」,以上這段節自筆者2009年為內政部消防署所彙整的國際人道搜救訓練教材內容。

你說得出牠們是什麼品種的狗嗎?德國的工作犬控犬手只在意犬隻的性能,不會去管牠們是不是純種犬。  周聰吉/提供

全世界的德國狼犬近年面臨的共通問題,就是體型越來越大、近親繁殖、斜背、屈腿、育種削弱犬隻性能,而基因放大效果也讓一些遺傳疾病無法根絕,即使在德國原產地也不例外。

此次出訪行程的主辦單位「德意志搜救犬協會」有2500個會員,擁有2000條搜救犬,訓練期間接觸到的約50隻左右,竟只有兩隻是德國狼犬,而且還是我們從台灣帶過去的,本以為到了德國參加這類工作犬訓練活動,當地控犬手用的應當都是德國狼犬,沒想到大出意料之外。

「德意志搜救犬協會」擁有2000隻搜救犬,竟然鮮少看到舉世聞名的德國牧羊犬(狼犬) 。周聰吉/提供

探討問題的根源,發現最主要的是業者觀念問題,德國的犬隻都是經過專業育種而來,而我們所接觸到的工作犬控犬手,在意的都是犬隻性能,才不管牠是不是純種犬,即便狗隻外表長得與我們收容所內那些米克斯狗兒一樣,但追究之下,每隻狗的祖上及父母犬都是性能優異、經過訓練的一線工作犬。

德國與台灣在犬隻育種繁殖的最大差異在:德國從業人員對體型犬與性能犬的差別認知觀念,非常清晰;而台灣從業人員對此的差別認知很薄弱。德國很少只做交配不育種的專業繁殖場,而台灣的專業繁殖場多數只做交配繁殖不育種,此外德國的育種繁殖者,多數具備犬隻基礎訓練能力,而台灣繁殖者多數不具備訓練能力。

這隻搜救犬是不是也很眼熟?就像我們街頭常見的小花,雖是米克斯,牠們可都是工作犬的名門之後哦! 周聰吉/提供

正因為觀念正確清晰,德國育種者繁殖出來的工作犬小狗,即便是米克斯,隨便都可以訓練成高階放繩工作犬,而台灣繁殖出來的小狗,即便是工作犬後代,也不一定能當工作犬使用,造成台灣想找一隻可以用來訓練的工作犬,非常困難的窘境,也因此箝制了工作犬發展上最重要的主體「犬隻整體性能條件」。

相關文章: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