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屠殺野狼 源自人類欲望與誤解

特約編譯 小陸/譯寫

2016年9月16日,挪威國會通過「合法撲殺國內7成野狼」的決定,被保育團體抨擊是動物大屠殺。挪威的野狼爭議十分複雜,野狼基本上不會攻擊人類,200年來造成的人類死亡數為零;遭狼牙奪命的是羊,在以羊謀生的農民要求下,政治家們允許了射殺野狼。

世界自然基金會(WWF)挪威分會執行長詹森(Nina Jensen)指責這是場「大屠殺」。 取自Yahoo! Japan

根據挪威生物經濟研究所(NIBIO)的調查,2014年挪威的自然區內約有195萬隻羊。每年有10萬隻羊死於各種原因,其中因野狼而死的占1.5~3%。當農民飼養的羊被狼殺死,挪威政府便會支付損失;然而,這其中不無問題。

挪威與其他國家不同,對羊群採獨特的「自由放牧」。不是在牧場內放牧,而是在牧場外放牧。換言之,農民對羊群的管理相當鬆散,這些來去自如的羊可能在攀爬岩石時不慎墜海死亡,亦可能遇上野狼或其他動物。即使如此,國會並未追究農民對羊群的管理責任,亦未探索動物與人類的共存方法,便決定射殺野狼。他們眼裡看見的是「可憐的羊與飼主」,野狼則是「罪大惡極的入侵者」。

挪威農民任由羊群在人類管轄範圍外自由活動。 取自挪威生物經濟研究所

挪威在開採石油前,是以農業立國,「農民」具有特殊的崇高地位。對一般挪威人來說,是否要在野狼議題上支持農民,也是極為困難的決定。而無關左派或右派,挪威的主要政黨均是「射殺野狼派」,保育派則為那些關注環境政策的小政黨,例如:自由黨、綠色環境黨、左派社會黨等等。

野狼長年被挪威人視為異端,對牠們的恐懼與誤解深植人心;但事實上,野狼一發現人類接近就會立刻逃離,危害人類的可能性極低。相較之下,人類遭遇駝鹿的機率更高,羊群被其他野生動物殺死的數目也更多。

然而,經驗不足的年輕野狼狩獵時往往一次襲擊大量羊群。挪威媒體不時出現「野狼殺死○○隻羊」的報導,並以斗大標題搭配渾身浴血的羊屍照。當羊被其他動物殺害時,則不見這類血腥報導。於是,挪威人對終其一生幾乎無緣遭遇的野狼,就這麼建立起了負面印象。

媒體的報導方式加深了挪威人對野狼的恐懼與排斥。 翻攝自Dagbladet

造成羊群死亡的最大原因絕非野狼,為何跟人類相遇率更高的駝鹿、曾有殺死人類案例的北極熊,卻不像野狼這般被視為討厭鬼呢?挪威冷岸群島上的北極熊,對人類的危險性遠高於野狼,仍受到政府的禁獵保護,甚至有許多遊客造訪該島,只為在一個安全距離下欣賞北極熊之美。

主張「野狼保育」的「都市」和主張「撲殺野狼」的「地方」,兩者存著巨大鴻溝。比起環境保育派,「農民」在挪威的歷史更悠久,具有強大影響力。野生動物不是選民,政治家以農業和活化勞動市場為先,或許也是理所當然之事。

1971年,挪威將野狼指定為保育類動物,目前棲息於挪威國內的野狼僅65~68隻,另有25隻往來於瑞典邊境。 取自The Guardian

對部分人士來說,射殺野狼這個選項或許比較輕鬆;可是,射殺總數僅68隻中的47隻,又能對高達195萬的羊群數量及農民生活發揮多大影響?他們是想創造一個「家畜零死亡率」的世界嗎?為了這個目標,野生動物死了也無所謂嗎?

諷刺的是,獵人普遍將野狼視為高級獵物,許多人單純是覺得新奇而獵狼,壓根不是為了農民生計。尤有甚者,這個野狼爭議的根源其實不在動物數量,而在人類本身,其中牽扯的是人類的欲望與誤解。至於羊的生命有多寶貴?當然也就不是人們的討論對象了。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