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疫程序世界最嚴 苦了工作犬、賽犬

記者 黃靖雅/報導

一般人帶狗出國的機率不高,因此鮮少去關心進出國的檢疫問題;但對一些常需出國參賽、工作的狗來說,嚴苛的檢疫程序,不是導致牠們有性命危險,就是隔離檢疫造成牠們發生分離焦慮。經常帶狗出國比賽的台灣畜犬協會,12日就在立委黃昭順舉辦的公聽會中表示,因為回國時漏蓋一個印,險些讓一隻名犬被銷毀撲殺。防檢局已承諾進行評估,簡化相關犬隻短期出入境的程序。

詳見防檢局<a  data-cke-saved-href="https://pet-epermit.baphiq.gov.tw/files/other/information_99asfiledownload0_3971045.pdf" href="https://pet-epermit.baphiq.gov.tw/files/other/information_99asfiledownload0_3971045.pdf" target="_blank">《犬貓輸入檢疫作業辦法》</a>

防檢局在公聽會中表示,針對導盲犬和搜救犬等工作犬設有較簡便的隔離檢疫措施,可在家中隔離,使視障民眾在家中仍能有導盲犬輔助;搜救犬也能在隔離檢疫期間持續進行訓練工作。但事實上呢?

台灣導盲犬協會秘書長陳長青說,導盲犬由於工作特性,確實可在家隔離。但在家隔離並非大眾所想像的自主隔離,事實上,檢疫員仍會每天到視障者家中檢查。

看得出Deanna在台灣的哪裡嗎?沒有Deanna,曾建平就只能使用手杖,行走效率和安全度都會下降  取自Deanna Guidedog 導盲犬

香港導盲犬協會副會長、也是香港第一位導盲犬使用者的曾建平,在2014年首度到台灣參加會議時,就曾因為防檢局要求他的導盲犬Deanna,抵台後要在飯店「隔離」21日不能外出,而向防檢局嚴正抗議過。

曾建平表示,「此舉等同是拒絕視障人士帶導盲犬到台灣」,後來雖在立委協助下以專案處理,改以防檢員每天前往他開會地點幫Deanna檢查,但他也說,他帶著Deanna走遍全世界,只要備妥檢疫文件,連非疫區國家都來去自如,從沒遇過要求隔離檢疫的情況。

曾建平在「忠心GPS遊世界」中,以一個章節來描述台灣行的種種轉折。 取自Deanna Guidedog 導盲犬

而根據搜救犬界知情人士表示,搜救犬到國外出任務,回台時檢疫程序也不如外界所想,會有非常便捷的方案。據悉,內政部消防署設在南投的搜救犬訓練中心,之所以在約4年前蓋了訓練中心專屬的「檢疫隔離犬舍」,就是因為防檢局的幾個檢疫站,工作人員人力並不充沛,且對犬隻照顧和犬隻行為毫無所悉。

知情人士表示,搜救犬和控犬員的關係密切,狗對控犬員依賴感更勝一般寵物犬,狗隔離檢疫的21天中,易產生分離焦慮症和行為異常,搜救犬結束隔離回到訓練中心後,可能「武功盡失」要重新訓練。

搜救犬和控犬員之間的關係非常緊密,從每日不間斷的訓練中,培養出深厚的信任和依賴,控犬員和搜救犬平時幾乎不會分開 。圖為搜救犬訓練照。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

「狗被關禁閉21天,什麼事都不能做,關笨了不說,還有兩隻狗曾經關出一身壁蝨」,無奈之下,搜救犬訓練中心乾脆自建隔離犬舍,狗狗雖然一樣隔離並配合檢疫員不定時抽查,但至少能由控犬員自己照顧,維持互動和訓練,「防檢局說有對搜救犬『因狗制宜』,其實那個犬舍也是搜救犬中心自己蓋的」。

台灣畜犬協會在12日的公聽會中則「動之以情」,表示台灣育種、訓犬技術在亞洲來說算是非常好,在各式比賽中,都能看到中華民國國旗飄揚,但現在犬隻出境、入境都不方便,不但出國參加比賽不易,也是台灣舉辦國際賽事的阻礙。

台灣畜犬協會會員陳文洲表示,一隻能夠在國際賽事露臉的狗,身價可能要上百萬,「飼主絕對比防檢局更謹慎,一定都定時打針」,他們也對明明在台灣出境時已經確認過相關檢疫文件,短短不到一週的時間回來,又還要再隔離21天感到無奈。

2013年工作犬世界盃於捷克。 台灣畜犬協會/提供

「我們都盡量每1、2天就去看狗,但限時1小時,說真的連洗澡的時間都不夠」。陳文洲也說,對外國犬協成員來說,狗一入境就要放在台灣檢疫單位關21天,也會降低他們來台灣參加參賽的意願。

防檢局表示,正在評估簡化防疫程序的可行性,目前考慮縮短指定地點隔離檢疫的天數,而居家隔離追蹤的部分,預計未來將以個案處理,如果出境時間短,去的國家狂犬病危險指數也不高,有可能完全不用居家隔離,且簡化防疫程序是針對所有犬隻,當然也包含比賽犬。但防檢局現階段未考慮針對工作犬再放寬檢疫規範。

 

註:台灣自2013年七月,於鼬獾身上驗出狂犬病後,到現在為止都還是狂犬病疫區。

註:抗體力價測試可檢驗血清中抗體的含量。狂犬病抗體力價檢測需達零點五IU/ml。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