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死17犬不起訴!告發人探究緣由

記者 黃靖雅/報導

上週五,桃園市推廣動物保護協會在粉絲專頁控訴,去年底由協會告發的林口17繁殖用犬餓死案,竟被檢調判決不起訴,而吳姓業者甚至高調宣示「謝謝檢察官還我清白」,引起輿論一片譁然。協會祕書長劉盈如在28日演講時,也提出反思,認為一個案件的判決結果不能達到社會期待,可能很多環節都有需再加強的空間,「我們應該試著看清楚,每個位置疏忽掉的部分是什麼」。

桃園市推廣動物保護協會是林口餓死犬案的證人和告發人。圖右為秘書長劉盈如。 取自桃園市推廣動物保護協會、窩窩

桃園市推廣動物保護協會是林口非法繁殖場餓死17犬案的目擊證人和告發人,去年12月底,協會於林口山區驚見一處環境惡劣的非法繁殖場。新北市動保處趕赴現場後,共清點出19隻瘦骨嶙峋、奄奄一息的品種犬,和至少17具四散各處的狗屍,連辦案多年的動保員都大受衝擊。

現場環境惡劣且無飲水、飼料,但檢方認為動保處提供的證據,無法「直接」證明犬隻死於業者的虐待,也無「親眼目睹」虐待情事,最後採信業者的說法,認為現場備有未開包的飼料,業者沒有惡意餓死犬隻的意思,「犬隻是自然老死,屍骨留在現場是因為業者工作忙碌,無暇收屍」,因此不起訴。

吳姓業者繁殖場至少有17具枯骨。 資料照

新北市動保處處長陳淵泉說,吳姓業者放置的全都是未開包飼料,應是把該處當倉庫,「檢察官不起訴,我們只能尊重司法」但他也忍不住補充,犬隻死狀悽慘,針對虐待動物,動保處仍會有行政處分的罰鍰。另外,針對犬隻未施打狂犬病疫苗的部分也開罰15萬元。

桃園市推廣動物保護協會秘書長劉盈如。 窩窩/提供

劉盈如語重心長地說,社會現在對動保案件的觀感,就是政府總是重重提起、輕輕放下,這些不滿和怨憤造成人民對司法的不信任,但我們要的是司法正義,還是私法正義呢?如果我們希望司法能發揮它的作用,就要好好的探討它,找到判決的關鍵,並避免類似的案件持續發生。

劉盈如另舉了兩起非法繁殖場為例,案一是業者將鬥牛犬和黑貴賓同關一籠,使黑貴賓遭攻擊死亡;案二則和林口案子很類似,一樣有枯骨,倖存犬隻也奄奄一息,這兩個案子,都因業者坦承犯行,最後有明確判決。

劉盈如說,檢方不會到現場查看,判斷依據通常只有動保機關呈上的相關證據和業者的自白,所以動保機關應該盡量齊備證據,例如上述案二除了現場狀況外,還附上了活狗的身體狀況證明;倖存犬隻的醫檢紀錄,其實就是最好的虐待證據。因為交付的調查結果不夠充分,而讓第一線的動保人員的辛苦白費,是很可惜的事,「這時候才去指責司法單位沒有盡到它的義務也沒用,這是環環相扣的。」

另外,不起訴書是不公開的,檢方只會公開判決書,但劉盈如認為,大家可以從不起訴書中推斷出檢方判定不起訴的原因,因此應在隱去個資後,開放讓大眾檢閱。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