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權利

一個動物各種表述:動物保護法制的虛像與實質

本文係以我國動物保護法製作為主要的研究對象,以其為中心,所要處理的問題分別是「人類為什麼應該保護動物實體?」、「人類是如何保護動物實體?」、「動物實體於人類所建立的動物保護法制中有無受到保護?」、「若否,則其原因為何?」及「動物保護法制所要保護者究竟為何?」。為了回答上述一連串的問題,本文將論述內容區分為三大部分:倫理世界中的「動物」、法律世界的「動物」及符號世界中的「動物」,筆者將�%

動物保護理論與實踐-以我國動物保護法為觀察對象

雖然關懷動物的慈悲思想存在於在各個文化中,但真正對近代動物保護議題及動物保護運動發生影響的則是西方歐洲社會在十八至十九世紀期間,逐漸出現的動物保護理論們;在複雜又繁多的的動物保護理論中,主要可以大略地區分為動物權利理論、動物福利理論,與兼容並蓄兩者的新福利理論;在動物權利理論與動物福利理論間,平等和悲憫恰恰就是兩者間最根本的不同,大致上來說,動物福利理論對動物的態度是出於對動物的悲憫,在看待動物的地位上,則是較動物權利理論保守,堅守人類中心的想法;反之,動物權利理論則是顯得激進,它明確的挑戰「人類崇高」這樣的文化根基觀點,認為萬物平等,動物在道德上和法律上都應享有某種程度的權利,至少是包括免於受傷害與殺戮的權利。而動物保護又可分為野生動物與非野生動物,本文中為避免討論範圍過大,將討論範圍限於非野生動物,藉由文獻整理分析法,觀察動物保護理論的源起、背後文化、宗教等背景,進而掌握動物保護理論的內容,並在動物權利理論與動物福利理論內各有不同見解的情形下,試圖釐清動物保護理論間的差異。

從Tom Regan的動物權利觀探究台灣流浪犬問題

在台灣的動物保育意識非常薄弱,在流浪動物的處理,一直非常的不人道,雖然政府一再提倡保護動物的觀念,不過真正實行起來和現實生活中,似乎有嚴重差距。所以本文試著以Singer的解放動物權利觀及Regan尊重生命主體、本有價值的道德觀,引入現實社會中所發生的問題,其中包括反對動物權的Frey及 Cohen等哲學家的正反兩面論證激辯,及Regan的回應,並以台灣今日對待流浪犬行為及態度,進行道德、哲學倫理關連性的探討,希望透過案例能更深入瞭解台灣街頭流浪犬的種種問題與現況,進而檢討及提出改進建議,但動物權利還是取決於人的道德反省以及實踐修養,所以希望透過教育來宣導民眾並喚起國人的道德心,另外從法律觀點來說,我國既然通過動物保護法,那麼在法律上,即使動物們未必能夠主動察覺或要求,但是牠們依法擁有生存權和生活權。提倡動物權利的立法,借由外在力量來約束及規範民眾,在內外兼施的情況下,更能達到其效益。所以本人希望藉由台灣流浪犬的問題探討去喚起國人對動物權的重視,讓大眾瞭解問題的嚴重性,進而形成輿論的壓力,成為推動流浪動物政策改革的力量。

寵物殯葬制度建構之研究

  隨著社會變遷、時空更迭與基於動物權的提昇、環境衛生的改善等因素,許多國家均已對寵物福利或動物屍體處理的方面著手立法或提出呼籲。本研究有鑒於台灣社會仍以﹝廢棄物清理法﹞處理動物屍體,而少數鄉村地區仍保有「死貓吊樹頭、死狗放水流」的風俗,不僅影響土地永續經營,更危害人類生存健康。本研究以動物權利、依附關係理論為基礎,透過次級資料分析與電話訪談飼主,以探討寵物地位之提升、飼主與寵物之間的關係變化,進而了解寵物殯葬之必要性,另依循制度變遷理論以建構較完善的寵物殯葬制度。此外,實地訪談寵物殯葬設施經營業者,以了解其經營之困境與現行法律之缺失,最後再輔以電訪方式訪談政府行政人員、殯葬禮儀師與殯葬法規講師等之見解,俾利參考以確立寵物殯葬立法體例及主管機關歸屬構想。      經研究結果發現,現今飼主多以「擬人化」方式對待所飼養的寵物,在將其視為「家人」之際,倘若以廢棄物處理著實不符合民眾普遍之需求。而坊間雖有寵物殯葬設施,但礙於現行法律規定,確有其申請經營上之困難。在制度設計考量上,立法體例及權責歸屬各有其不同之優缺點,本研究分析主張採取單獨立法的方式較好,而職掌業務則以劃歸民政單位的優點較多。

動物權之爭議︰雷根對辛格與科恩

動物是否有權利仍未獲定論,但也已形成某種程度的共識,如動物非機器、會受苦,應得道德考量。本文簡述動物權利論爭的起源和發展,陳示本文的論題外,析論雷根的動物權理論。由於本文的進路是直接由雷根不滿於辛格和效益主義以動物為苦樂的容器著手,因此,先陳述辛格的保護動物利益的理論,作為後續討論的起點。進而申論雷根何以必須提出固有價值的觀念,由生命主體說明何以動物具有這種價值,以申論動物何以具備生命權,人類不能對動物加以傷害,並確立人類對動物有直接的義務。 為了表明雷根理論的理論效果和強度,進一步分析雷根如何回應反動物權理論的挑戰。 引述辛格回應雷根的指控,說明何以他的偏好效益主義並無所謂以生命作為容器之說。 最後,進一步反省動物權所引生的爭議,建立可能有不同構想和可能出路。

探討傅可思(Michael Allen Fox)動物權利理念之轉變及其涵義

本文的目的是藉由文獻分析比較傅可思(Michael Allen Fox)在不同時期就動物權利相關具體應用問題,「動物實驗」及「素食主義」兩個論域所持的論點及立場,檢視他如何闡述人類和動物之間的道德關係,進一步詮釋其立場轉變的涵義。 我的研究發現,傅可思動物權利理念轉換的內涵其實牽涉到複雜的傳統與現代的交織!整體而言,他的倫理理念是以「人類–自然之關係」為理解進路。早期的倫理觀是以「人類中心主義」為要,目前則是博採眾議,具有「非人類中心主義」的理念,但在應用上,務實地肯認道德能動者的主體性,訴諸道德行動者「食素良知」的視野,會讓我們決定我們在自然社群裡的位置,可說具有「修正人類中心主義」的意含。依傅可思的理念轉換為例,也足以說明西方環境倫理學的發展趨勢,可以稱得上是一部動物解放運動爭鳴與分歧的歷史;人類的種種作為都是其特定價值體系的某種體現,傅可思也參與其中,在不同階段展現不同觀點的道德尺度和價值取向。

 
Subscribe to RSS - 動物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