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鳥

宜蘭地區冬季收割稻田的水鳥分布及其與環境之關係

宜蘭地區冬季多雨,收割稻田多呈湛水狀態而形同濕地。本研究探討其間的水鳥分布及其與環境之間的關係,並與鄰近的竹安濕地鳥類相相比較,以瞭解湛水田做為替代棲地或季節性補充棲地的可行性。於2009年10月至2010年2月在礁溪及壯圍鄉隨機選取1514塊稻田進行鳥類調查,並測量稻田的湛水狀態與周圍植被遮蔽情形。研究期間共記錄到鳥類27種3295隻次,其中陸鳥僅1種75隻次,餘均為水鳥。水鳥利用湛水田的比例明顯高於非湛水田。鳥類與環境因子的典型對應分析結果,水鳥主要沿湛水田至裸地的環境梯度分布,並與其跗蹠長有關。與竹安濕地的鳥類相相比較,湛水田的棲地同功群明顯以泥灘涉禽為主。稻田分布的水鳥種數與個體密度,隨其與竹安濕地的距離遞增而遞減。湛水田的總鳥種數少於竹安濕地,每一分布鳥種的個體密度則大多遠低於竹安濕地。結果顯示,稻田湛水可以增加水鳥的可利用棲地,但湛水田只能做為濕地鳥類的補充棲地,而無法取代天然濕地成為主要棲地。

由地景結構探討 過境水鳥對桃園濱海水田的棲地選擇

鳥類遷移過程中的暫棲點(stopover)提供候鳥中途能短暫休息和補充飛行能量。水鳥依賴濕地作為暫棲點,但近幾十年來,天然濕地的退化,造成許多濕地的動、植物面臨生存的壓力。而稻田是一種半自然濕地的類型,因而成為水鳥重要的替代棲地可供水鳥覓食或繁殖使用。水田地景包含不同的土地利用和土地利用,包括水稻田、休耕水田、灌溉溝渠、其他農業使用、草原和自然濕地。許多研究顯示,水田管理的方式如水深、灌溉型態和種植型態的季節差異,可能影響水鳥的種類、數量以及水鳥如何使用水田。然而在地景尺度上,水田和相關生態環境的大小和分佈的影響卻很少受到關注。

本文以個案研究探討桃園濱海的水田景觀變化對在移季節間過境水鳥的影響。在研究中顯示,棲地的鄰近性影響鳥類的選擇,鄰近性程度越高,鳥類使用的比例增加,單一嵌塊體面積大小的影響較低。水稻田和休耕水田對鳥類利用程度上的差異除了的面積以及分布型態之外,浸水時序和植被的差異也是影響水鳥利用水田的因子。

安平水鳥濕地公園生態旅遊價值之評估

本研究提出以「系統動力學」建構生態旅遊之價值評估模型,並以「安平水鳥濕地公園」為研究區域,評估其生態旅遊價值長時間發展之動態變化。本研究建構之系統動力模型包含三大主要部分:第一部分為透過模糊德爾菲法及模糊層級分析法決定本研究區域遊客最重視之屬性。第二部分為利用聯合分析法建立上述屬性與遊客願付金額之數學關係式。第三部分為結合第一及第二部分之研究結果,建立本研究區域生態旅遊價值評估之系統動力模型,並透過視覺評估法分析遊客的擁擠感受與可接受度之關係,藉以推估本研究區域之社會遊憩承載力,作為模型中一項重要變數。
研究結果發現在本研究提出之系統動力模型中,遊客人數與擁擠感受兩者之間形成一個關鍵之反饋迴路,遊客擁擠感受會隨遊客人數增加而提高,當擁擠感受超過遊客可以接受之程度後,不但會使遊客前來旅遊的意願減低,造成遊客增加量開始趨緩,另一方面也會使遊客的願付金額逐漸降低,因此即使遊客人數隨著時間增加仍持續成長到一穩定的數量,濕地生態旅遊價值反而更低。本研究最後透過情境分析提出持續提升本研究區域生態旅遊價值之數個方案。

淡水河度冬水鳥族群的長期趨勢

水鳥是淡水河重要的生態資產,過去已有許多局部樣區內的短期族群變動研究,推測淡水河的水質惡化、陸域化,可能致使水鳥族群下降。但遷徙性的水鳥族群,同時受到在地與國際因素影響,須先釐清何者扮演較重要的影響因子。此外,鳥群會在各樣區間移動,單一樣區的狀況無法代表整體淡水河的狀況。因此本研究以整條淡水河下游為群聚單位,藉由長期族群資料,試圖從水鳥的生物特徵,解釋族群變動的原因。

本研究以1991至1995、1997、1999及2011八年的冬季資料(11月至隔年2月),涵蓋挖子尾、關渡、社尖、社淡、成子寮、蘆洲、華江橋、華中橋、中正橋等九個樣站,以廣義線性模型進行卜瓦松迴歸,建立27個常見物種20年的長期趨勢。另以七項分屬棲地偏好、食性及國際因素等三大項水鳥生物特徵,與長期趨勢指數進行單變項及多變項分析,找出較能解釋族群趨勢的生物特徵。之後將研究尺度縮小至樣區內,檢視樣區尺度與整體尺度的狀況有何異同,以及不同生物特徵類群在樣區間的分布差異,更全面性地了解淡水河的狀況。

利用覆網實驗研究四草野生動物保護區冬季鷸科候鳥覓食對其餌食生物豐度之影響

四草野生動物保護區是度冬候鳥相當重要的棲息地。對於度冬的水鳥族群而言,覓食是最主要的活動。有文獻指出,在度冬區水鳥強烈的覓食活動,會造成其餌食生物數量的減少。因此,本研究利用覆網實驗,並配合水鳥胃內含物分析及樣區環境監測,以探討四草野生動物保護區水鳥覓食對其餌食生物豐度的影響,藉此了解該保護區度冬期水鳥的覓食生態。 由實驗結果及統計分析可知,一、除在1月22日水深因子顯著高於各天外,其餘各環境因子於各實驗天間並無顯著差異。二、在四草野生動物保護區水鳥覓食會造成底棲生物數量減少,然而如覓食鳥數過少,影響就不顯著。三、底棲生物的減少量與覓食鳥數呈正相關,亦即當覓食鳥數愈多時,底棲生物的消耗量會愈大。四、由水鳥胃內含物分析發現,在當地覓食的水鳥,會以腺帶刺沙蠶、小頭蟲sp.1及粗紋塔蜷為食,而在覆網實驗中亦能得到同樣的結果。五、由晚上進行的覆網實驗,顯示水鳥應會於晚上覓食,並造成底棲生物數量減少。 實驗結果顯示水鳥的分布與底棲生物數量無關,推測可能是底棲生物數量充足,足以負荷水鳥的覓食。在水鳥覓食率的估算上有偏高的情形,可能是由於數據在換算時將誤差放大所致。此外,如能獲得更多有關底棲生物的資訊,如生活史、活動模式等資料,並配合其他方面的實驗和研究,將對度冬侯鳥的覓食生態有更深入完整的了解。

不同漁塭經營策略對水鳥組成的影響

由於自然濕地日益減少,研究人員開始關注人工濕地就水鳥所扮演的生態功能,然而,焦點大多集中在稻田而較少探討漁塭,與漁塭相關的研究亦忽略了不同養殖型態的差異性。本研究的目的在於探討不同漁塭經營策略對水鳥組成的影響,並擷取關鍵性的因子,以區域性的角度提供四草野生動物保護區經營管理之建議。研究地點位於台南市四草地區,包含深水漁塭、淺坪漁塭與廢棄漁塭三種類型,保護區則鑲嵌在漁塭之間。資料包含長程(2004年1月-2006年2月)與短程(2005年9月-2006年2月)兩組不同尺度的鳥類與環境因子紀錄。 研究結果顯示,淺坪漁塭有最高的種豐度、均勻度與歧異度,是鷸鴴類的主要棲息地;深水漁塭的物種轉換率最高,其他指數皆低,卻是鷺科、秧雞科與鴨科所偏好的棲地類型;廢棄漁塭的鳥類組成則介於兩者之間,各有其生態定位與功能。在農曆九月過後,淺坪漁塭會進行最後一次收成,開始長達兩個月以上的曬坪,並在隔年農曆新年後重新注水,準備新一季的養殖。這些操作時程似乎能夠配合渡冬鷸鴴類的需求,提供即時並且適當的棲地。因應周圍棲地的條件與產業趨勢,保護區應將鷸鴴類設定為首要保護目標,減少保護區淺水區的植被覆蓋,增加濕土面積並提高鹽度。經過棲地工程改造的深水區則應增加植被覆蓋,降低水位至50公分,以整體性地提高保護區對於水鳥所扮演的棲地功能。

水鳥種數時序分析與空氣品質影響之研究

本研究以大肚溪口鳥類調查資料計算水鳥種數 (Number of species),並利用相乘性分解模式與相加性季節變動模式進行大肚溪口水鳥種數之時間數列分析,以瞭解78至96年間大肚溪口水鳥種數變化情形。兩模式之水鳥種數長期趨勢 (T) 都顯示隨著時間 (t) 而減少。在相乘模式中,其間的關係可表示為 T = 61.575586 - 0.04532t;相加模式中則可表示為 T = 61.638312 - 0.046083t,其中 t = 1, 2, 3, … 228。在季節變動 (S) 方面,結果顯示S於每年4月及11月分別為2個高峰,4月為冬候鳥之高峰,11月為夏候鳥之高峰,其中4月的高峰最高,故大肚溪口的水鳥以冬候鳥為主。在循環變動 (C) 中發現,民國78至95年6月間為一個大循環,期間約每間隔二年為一個小循環。而不規則變動 (I) 則顯示兩模式皆呈隨機不規則變化。由上述可知,兩模式之結果大致相同,且大肚溪口水鳥種數有明顯下降的趨勢。 在地理統計方面,距離類別中之距離平方成反比預測法比距離反比權重預測法正確。Surfer當中最佳預測方法為8.0版的Local Polynomial interpolation為最佳。在距離類別中之Arc View預測結果皆優於Surfer。

桃園埤塘景觀特性與水鳥族群關係之研究

近年來,由於人口成長與都市的開發,造成沿海濕地與農業水田的破壞,導致大量的候鳥與留鳥族群面臨喪失的危機,而桃園縣大多數濕地都沿著海岸線分佈,因此也受到衝擊。因此想藉由單純保護海岸濕地方法,可能已不足以供應大量的水鳥族群所需的棲息空間,同時在文獻上發現,桃園境內埤塘環境有少數部分候鳥族群在此進行覓食與休憩。因此希望藉由桃園境內埤塘的人為環境,針對其埤塘本身與週邊環境,強化自然生態之方式,也許能彌補海岸濕地數量之不足。 本研究運用景觀生態學的概念,針對埤塘環境區分為大小兩種尺度,其中包含了埤塘本身結構與植栽數量及埤塘外圍環境12種土地覆蓋的面積百分比。同時進行水鳥調查資料之收集,調查桃園縣中七個鄉鎮市,抽取49個埤塘,為期1年的調查時間,每個埤塘分別紀錄5次,共紀錄245份鳥類調查表。水鳥資料的分析運用雙向列表分析與降趨對應分析進行水鳥分群討論,並且利用不同季節與科種之水鳥密度與埤塘之間進行迴歸分析與樹狀分析,探討水鳥族群與桃園埤塘與週邊環境之相關性。 整體分析發現季節變化、埤塘放水曝氣、週邊水田農作週期會影響水鳥密度高低,桃園大致上在冬季(11-2月)期間,在埤塘內部可以看到成群大型的鷺科候鳥與鴨科候鳥來台渡冬,在夏(8月)、秋(9-10月)期間,在埤塘週邊水田、蓮花田或是灘地容易觀察到一小群鷸鴴科的蹤跡。

關渡自然公園內棲地管理對水鳥之影響

 棲地管理是減緩溼地陸域化的方式之ㄧ,而鳥類多樣性與分布則是一項檢視棲地管理成效的指標。在此要檢驗的假說包含(1)棲地改善工程可增加鳥類之量豐度與種豐度;(2)各生態同功群對棲地改善工程之反應不同;(3)水鳥時空分布會受棲地改善工程影響。研究地點位於關渡自然公園,資料包含台北市野鳥學會提供(1998年1月-2005年4月)與研究者收集(2004年2月-2005年4月),並利用同時期之航空照片以檢視地景改變的狀況。結果顯示鳥類種豐度明顯增加,而各生態同功群對棲地改善工程之反應均不同。2004.2-2005.4水鳥量豐度與種豐度變化主要受季節影響,但也可能受到工程干擾。棲地改善工程後,水鳥空間分布有改變,但棲地改善工程對各生態同功群之空間分布影響則不同。時間延遲、環境承載量、水深、人與野狗的干擾等都可能影響水鳥對棲地改善工程的反應。

以粒線體DNA控制區之序列探討水雉之遺傳變異

近年來,雉尾水雉在台灣的數量不斷下降,而且棲地也因人為活動而逐漸減少。其基因多樣性已成為一個在保育上的重要議題。本研究中以粒線體控制區作為基因標誌,以探索雉尾水雉在台灣、廣東、泰國三地之間的遺傳變異。總共從34隻個體中得到長度1182鹼基對之序列,只發現6個變異點以及7種不同的基因型,而且在這些基因型中彼此都很相似。在取樣的三個地區之間,其基因變異相當貧乏,而且存在有高度的基因交流。不過,這些結論尚有待更多的樣本數來加以驗證。

 
Subscribe to RSS - 水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