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動物

使用糞粒形態指標判別水鹿和梅花鹿的性別

近年來全世界不少鹿科動物數量明顯增多,且開始對生態系及經濟造成明顯的影響和干擾。因此,研究鹿科動物族群結構來評估其未來的動態變化就越顯得重要。若能使用糞粒外觀形態指標來區分鹿科動物的性別,這將會是一種相對省錢、有效率的方法。不過此方法在台灣鮮少有相關之研究,且大多僅根據研究者的自身經驗。

臺灣梅花鹿遺傳多樣性與族群遺傳結構研究

臺灣梅花鹿 (Cervus nippon taiouanus) 為臺灣特有亞種,約於西元1969年在野外絕跡。臺灣梅花鹿復育計畫在西元1984年展開,由臺北市立動物園圓山舊址引入5雄17雌梅花鹿於墾丁國家公園進行復育,而後又加入少數民間鹿群。現今野外族群已成長到1,500隻左右。原始復育族群個體數目少、非源自野外且來源分歧等因素,因此族群遺傳結構、遺傳多樣性與外來鹿科動物之基因滲入問題需要被研究。
本研究以跨物種微衛星DNA標記為分析工具。自牛科微衛星標記篩選11組在臺灣梅花鹿具微衛星特徵與多形性之標記,分析墾丁國家公園90頭臺灣梅花鹿、金門畜試所36頭、大坵島39頭、壽山動物園8 頭及民間飼養梅花鹿23頭進行遺傳多樣性檢測。同時,分析族群內遺傳多樣性及族群間分化指數,並以遺傳距離建構族群親緣關係樹。另外,本研究整合粒線體母系遺傳資訊與Y染色體Zfy (zinc-finger gene in Y-chromosome) 鋅指基因父系遺傳資訊,進行物種鑑定並和11組微衛星資料做比對,以探討過去基因滲入鹿群的現象。

台灣灰鯨類化石形態及親緣關係研究

本研究針對兩件從台灣與澎湖間的海底所打撈的海洋哺乳動物化石頭骨進行形態及親緣關係研究。依據形態特徵,如上枕骨(supraoccipital)的突起、副枕突(paroccipital process)指向後方和上枕骨邊界成直線等,都說明了這兩件化石標本可能屬於鬚鯨亞目(Mysticeti)內灰鯨科(Eschrichtiidae)的物種。為確認本研究之兩件化石標本於鬚鯨亞目的親緣關係,在鬚鯨亞目的七個科(包含十四個物種、兩件新發現的化石標本)進行比對及分析,其中這七個科包含了鬚鯨亞目四個現生科,Balaenopteridae(六種)、Balaenidae(兩種)、Neobalaenidae(一種)、Eschrichtiidae(兩種)和三個已滅絕的科,Aetiocetidae(一種)、Eomysticetidae(一種)、Cetotheriidae(一種)。使用三十六個頭骨形態特徵,利用簡約法則 (Parsimony analysis)和貝氏方法 (Bayesian analysis),將各個物種取得的特徵資料進行分析,本研究之兩件新發現的化石標本和另兩種灰鯨(現生種 Eschrichtius robustus、化石種 Eschrichtioides gastaldii)歸為同一類群,證實這兩件化石頭骨標本為灰鯨科的物種無異。

台灣鄰近海域大翅鯨的歌曲及鯨豚通訊演化

大翅鯨(Megaptera novaeangliae)屬於鬚鯨亞目,廣布於南北半球之極帶、熱帶及溫帶海域,牠們會進行年度性的迴游:夏季在高緯度的覓食區,冬季於低緯度的交配及育幼區。在北太平洋,主要的覓食區包括:鄂霍次克海、阿留申群島、白令海、阿拉斯加灣、及阿拉斯加東南沿岸到加州。主要的生殖區可分為三大區域:(1)太平洋中部,夏威夷周圍的海域。(2)東太平洋地區:墨西哥沿岸。(3)西太平洋:小笠原群島、琉球群島、馬里亞納群島及台灣東南岸。而在台灣海域早期的捕鯨記錄顯示在1920-1967間每年有1∼60頭不等的大翅鯨在恆春一帶捕獲,之後數十年間只有零星的漁民及賞鯨船紀錄。
從1971年Dr. Rager Payne首次發表大翅鯨會有複雜而重複性高的歌曲(song)開始至今,全球各大海域的大翅鯨的歌聲被廣泛的紀錄、分析與比較,但西北太平洋的琉球海域只有少數的資料。而台灣於2000年周蓮香教授執行台東縣政府委託計畫,在蘭嶼海域首次完整記錄到一隻成年雄性個體短暫停留期間的歌曲,本研究藉由分析該迴游至台灣鄰近海域的大翅鯨歌聲,瞭解其歌曲結構及和其他地區的歌曲比較,期瞭解族群的移動情況。

日本土佐灣之布氏鯨族群及聲學研究

布氏鯨(Balaenoptera edeni)屬於鬚鯨科,廣泛分布於熱帶及亞熱帶海域,牠們沒有長距離的洄游習性。出現於土佐灣的布氏鯨族群在親緣上屬於東海系群,而東海系群的行動模式介於洄游與非洄游之間。2000年為止,在土佐灣雖已辨識出43隻個體,而聲音和個體辨識上的研究能幫助我們更了解土佐灣的族群。本研究在2008年8~12月記錄並分析了兩種聲音類型,分別為可能與攝食行為有關的聲音類型Be8a,以及可能為母子分離時維持聯繫相關的nonpulsed moan。另外在此研究期間,除了2008年的布氏鯨照片外,同時蒐集2001~2007年的照片供個體辨識,共有45隻個體被辨識出,其中有14隻個體是2000年之前已被辨識之個體。土佐灣終年可目擊布氏鯨,但春夏多在土佐灣中部目擊並有攝食行為,而秋冬則多在西南方目擊並有求偶行為。本研究認為東海系群的布氏鯨可能分為兩個(或以上)社群,而土佐灣的布氏鯨屬於北方社群。

台灣狐蝠生態研究之初探

本研究透過文獻回顧整理、出沒地居民訪談,以及野外目擊觀察、食渣收集和無線電追蹤等研究方式,對台灣狐蝠 (Pteropus dasymallus formosus) 的生態進行初步了解,俾利未來進一步研究及保育該物種的參考依據。台灣狐蝠於1873年由Sclater發表為一個新種,1933年黑田將其改列為琉球狐蝠 (Pteropus dasymallus) 五個亞種之一。台灣狐蝠早期穩定棲息於綠島,相關研究不多,僅日治時期 (1895- 1949) 有較多的觀察紀錄。1976-1986年間,台灣狐蝠因遭受嚴重的獵捕威脅及棲地破壞,族群數不斷下降,1989年,正式由政府列為瀕臨絕種保育類野生動物。2006年起,台灣東部各地陸續發現零星漂流的狐蝠個體,綠島亦重新觀察到野外的個體,更於龜山島發現常駐的族群。根據文獻整理及訪談結果,綠島為台灣狐蝠早期最主要的棲地,台灣東部各地皆屬於零星出現,而目前則僅綠島及龜山島有固定的族群分布。本研究以龜山島為田野觀察點,發現台灣狐蝠食性以榕屬植物如稜果榕的果實為主,但是在食物資源不穩定時,亦會取食其他食物資源;主要活動覓食時間為日出前及日落後,雖然不會形成顯著的大群體,但個體間偶有互動,交配時間約為秋季,產仔則於春季四月左右。日間棲所選擇方面,狐蝠偏好棲息於近水源處的陡峭天然林內,研究期間四個月內,單一個體的日間棲所涵蓋範圍不超過1km2。

以排遺DNA標定法探討金門地區兩條溪流流域歐亞水獺之族群結構

本實驗利用非侵害性分子調查方法研究金門地區歐亞水獺的族群結構及空間分布。自2001年二月到十一月,每季於金門本島的兩個流域採集新鮮排遺,並從其中萃取DNA,再利用7組微衛星基因座及SRY基因辨識排遺樣本的來源個體與性別。自343份排遺樣本中,成功地增幅出222 (65%) 份的所有基因座,並被辨識為38個基因型。在此實驗中,因等位基因遺漏 (allelic dropout) 造成各基因座中誤判基因型的機率小於0.005。由於根據試算,即使在由近親構成的族群中,任意兩隻個體為相同基因型的機率也小於0.01。因此,本實驗所用微衛星體基因的解析效果是足夠用來估計族群數量。成功辨識的38隻個體中有13隻 (34%) 為居留者 (停留超過一季以上的個體),其中有6隻與7隻分別出現於兩個流域中。其餘的25隻為過境者 (僅出現一季的個體)。這些流域的水獺密度為每公里河段1.5-1.8隻,若只考慮居留者則為每公里0.8-1.1隻,兩種密度的估計值皆高於其他研究文獻所估算的密度。雄性居留者的平均活動範圍約為2.3公里,雌性則約為1.3公里。此外,兩個流域各有兩群二到三隻雌性居留者同時活動於相同範圍,同一群內的個體並未出現在另一群的活動範圍中。根據基因分析及排遺分布資料判斷,一個流域內的同一群雌性居留者類似家庭組成,另一流域內同一群個體的親緣關係則較不親近。

利用排遺DNA標定法探討金門地區水獺之族群遺傳結構與雌雄播遷模式之差異

本研究於2003年四月、八月與2004年二月,在金門與烈嶼共15個水域採集新鮮水獺排遺,萃取374份排遺樣本中的水獺DNA,並利用15個具有多型性的水獺微衛星體基因座對排遺進行個體標定與性別鑑定;共標定出63隻水獺個體,包括37隻雄性與26隻雌性。遺傳資訊分析顯示金門存在著小尺度的族群遺傳結構,分為西北、西南、東北、東南4群。而由追蹤個體移動的結果顯示,在群間移動的個體其移動方向皆指向島中央水域,推測4個次族群藉由島中央的水域達到有限的遺傳交流。其中雌性個體的遺傳分化趨勢較雄性個體顯著,且在不同分區間移動的6隻個體中有5隻為雄性,推論金門的水獺族群呈現雄性偏差的播遷(male-biased dispersal)趨勢。本研究以排遺DNA為材料,配合遺傳資訊與追蹤個體移動方向,探討了小地理尺度下的水獺族群遺傳結構與性別偏差的播遷模式。

寬尾鳳蝶屬之親緣關係及保育遺傳研究

寬尾鳳蝶屬(Agehana)的蝴蝶後翅具有不尋常的寬闊尾突,而且其內有兩條翅脈穿過,由於形態特徵與其他蝴蝶明顯不同,因此其分類歸群、親緣關係等尚未有明確定論,值得深入探討與釐清。目前一般認為這個屬有兩個物種,而台灣寬尾鳳蝶(A. maraho)被認為是台灣一個特有且瀕危的分類單元;另外一個物種是廣泛分佈於中國大陸南方的中華寬尾鳳蝶(A. elwesi)。本研究針對寬尾鳳蝶之屬級親緣關係及遺傳保育,分別進行三個部分的研究探討。
中華寬尾鳳蝶有一型的個體外表相似於台灣寬尾鳳蝶,被稱為中華寬尾鳳蝶白斑型,分佈地侷限於中國大陸西南地區一帶。此一白斑型與台灣寬尾鳳蝶以往並沒有從形態或分子方面作嚴格的檢視。第一部分的探討即針對雄性交尾器及CO I基因1531個鹼基對片段所做的基因序列檢測,結果顯示白斑型個體較近似於中華寬尾鳳蝶黑色型,與台灣寬尾鳳蝶關係較遠。此一結果支持白斑型個體僅是中華寬尾鳳蝶族群內之一「型」,而非亞種。
第二部份針對寬尾鳳蝶的屬級親緣關係進行探討,結果顯示寬尾鳳蝶屬的兩個分類單元彼此的分化時間極短且關係非常近緣,而與北美地區的Pterourus屬的鳳蝶結合成單系群。此一結果產生了一個極戲劇性的討論空間。本研究的初步建議暫時將寬尾鳳蝶屬處理成廣義鳳蝶屬 (Papilio sensu lato)的亞屬,或是併入Pterourus屬內。

台灣寬尾鳳蝶的習性與生態需求之研究

台灣寬尾鳳蝶(Agehana maraho(Shiraki & Sonan))是台灣特有的珍稀保育類蝴蝶,自1932首次被發現,1934年命名發表迄今已超過70餘年,期間雖然有部分學者、昆蟲愛好人士對此蝶的生活史、部分生態資料進行研究與收集,還是有些基礎生態需求、行為、習性等問題尚待釐清,而且物種保育經營與管理上仍需更充分的研究以建構一完整有系統的生態資料以供作依據。
本研究調查台灣全島各主要台灣檫樹(Sassafras randaiense)分佈的地區,針對台灣寬尾鳳蝶選擇產卵植株的條件、幼生期出現時間及生長發育各階段之生態需求、蛹的化性及越冬蛹越冬條件等項目進行研究,發現雌蝶偏好產卵於陽性環境的台灣檫樹成熟葉片表面上,產卵時間從四月下旬到八月上旬;一、二齡幼蟲由於移動性較差,生活在與卵相似的環境,三、四齡之後的幼蟲則會移動至較為隱蔽的環境。幼生期發育過程面臨各種生存壓力,如捕食、寄生、病菌感染等。此外台灣寬尾鳳蝶藉由不固定蛹期天數以分散遭遇不良環境的風險;研究尚發現溫度為影響越冬蛹越冬成功與否的重要因子之ㄧ。
台灣檫樹於森林自然演替過程中族群逐漸式微,幼苗更新情況不良,有被其他植物取代之趨勢;加上歷年台灣寬尾鳳蝶觀察記錄之數量亦隨時間遞減甚劇,亟需人為長期介入其棲息地的經營與管理。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野生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