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罪化

從動物保護法的生成與演變探討在地動物福利之發展與實踐-以犬、貓為例

相對於幾萬年以上的動物使用歷史,我們正視到動物並非僅僅是方便我們生活的工具的時間,只有短短兩百年左右。一直到十九世紀初,世界上才開始出現比較完整而全面的動物保護思想及相關立法。在此之前,動物僅能依靠人類偶發的惻隱之心。 在學者及動物保護團體的推動之下,台灣在1998年11月04日順應世界潮流,公佈施行動物保護法。不過,台灣動物保護法之立法動因主要係解決當時之流浪狗問題,而後才是保障動物福利。動物保護法在立法之前被寄予厚望,而被當作能夠全面性解決所有動物問題的動物保護靈藥。 可惜事與願違,立法之後不但流浪狗問題依然,其他動物福利問題也相繼浮現。為解決這些問題,動物保護法數度修法,並在最後兩次修法中,加入了入罪化的規定,對虐待動物者科以徒刑。但是這樣的嚴罰之下,動物被虐殺的新聞仍然時時可見,動物福利問題依然存在。 本文就觀察動物保護法的發展過程,以及該法與社會間的互動,全面性地探究動物保護法在台灣效果有限之原因。本文認為,動物福利的實現,必須奠基於民眾動物保護意識之提升,嚴刑峻法只能收效於有限的時間及空間內,而無法全面性地解決問題。換言之,動物保護法的入罪化並非不可行,但仍須從基本面著手,以收全面之效。

獵捕保育類野生動物之可刑罰性研究

本文是以行為人對於保育類野生動物之獵捕行為作為討論對象,先以生物多樣性為中心,探討生物多樣性之意義、作用與功能以及快速流失之原因,再探討生物多樣性與生態系之間具有的互動關係,並說明保育類野生動物之減少為何會大幅度降低生物多樣性。生態系是屬於自然科學裡中性的概念,生態系對於人類而言有何利益,人類的價值觀中對於生態系抱持怎樣的態度,則需要將生態系透過保育倫理學之觀點轉換為人類的主觀想法,以人類價值觀所創設出的環境倫理說明生態系對人類的價值。然而,並非所有人類的利益均受到刑法的保護,因此,生態系是不是一個必要重大的生活利益,進而成為刑法所保護的法益,必須加以證明。另外,該利益侵害是否具有特殊性而與一般固有的利益侵害模式不同,是必須思考之處。法事實的研究是入罪化時的重要社會基礎,必須一併考量。處理完保護法益之問題後,獵捕保育類野生動物之行為若欲加以入罪,其他必要去處理的問題,包含因果關係、故意以及保育手段之選擇等。研究之結果,是希望能夠證立保育類野生動物與人類的利益之間的關係,並藉由刑法處罰行為人之獵捕行為,達到保護保育類野生動物以及人類生態利益之目的,進而確認對於行為人的獵捕保育類野生動物施以刑罰之正當性。

 
Subscribe to RSS - 入罪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