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湖漁民的社區認同-以沙港圍捕海豚為例

外文標題: 
The community identity of Penghu fishermen-a case study of Shagang Dolphine capturing pratices.
校院系所: 
國立清華大學 社會人類學研究所
指導教授: 
莊英章
出版年份: 
1993年
主題類別: 
摘要: 

就沙港村內有資格參加圍捕海豚活動的成員而言,生產關係維繫與傳承的 基礎在於"沙港祖"觀念的運用,以分配海豚的帳簿登記為準,聯繫數個人 群聚落,形成沙港海豚圍捕活動的合作關係。對整個生產合作團體來說( 包括沙港村與員貝村)漁穫分配規則中的網份,為沙港村所獨有,是沙港 村其他參加捕捉海豚者(例如員貝村)重要的區別,藉此由外在參考團體為 指標畫出社區的疆界。就沙港村內部的層次而言,網份的傳承,以及附帶 的人份之資格確定,是一種家戶或是個人的權利,此權利可以轉移給男性 繼嗣。當此權利轉移給社區中的男性繼嗣時,基於下列兩點:(一)此權利 來自前述固定的社區(沙港村) 內部合作關係,而非個人選擇是否參與生 產勞動的結果,(二)此權利以社區(沙港村)內部合作關係為基礎,可以擴 散增生,譬如不論一個父親有多少個兒子成立新的家戶,新家戶成立即意 味新網份的成立,所以筆者將之稱為社區財產。沙港圍捕海豚活動基本的 精神,不在於生產活動的出物是否可以維生或者是出售,而是以集體圍捕 海豚為人群結合的方式,跨越村落內聚落、宗族、宗教等範疇,形成更大 範圍人群的結合,在分吃海豚肉背後所蘊含的"分享"觀念,更加強社區為 一體的意識。 1976年海豚外銷市場的出現,生產活動的分配物品乃由金 錢逐漸取代海豚肉,雖然為金錢如同海豚肉一般可以細分,維持社區合作 的形式繼續存在,但生產活動已受到外來市場的影響,營利性質不可避免 已滲入生產活動之中。放生事件所揭露的營利與分享精神的衝突,加上法 令的禁止,使海豚生產活動不論在社區內部持續的動力,或者在外在大環 境的容許上,都面臨極大的挑戰。一旦社區生產合作的動力消失,村落內 部原有的人群結合勢力會再度興起,重新做一番整合,下社媽祖宮的興建 ,與媽祖宮宗教組織"公司"的成立即為一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