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市場機制於野生動物保育規範上之運用

外文標題: 
The Study of Fauna Conservation Law
校院系所: 
東吳大學 法律學類
指導教授: 
范建得
出版年份: 
1996年
主題類別: 
摘要: 

我國素來在國際社會上有著危害野生動物的惡名,近年來更由於宰殺老虎 與進口犀牛角事件遭國外保育團體於國際媒體上披露,不僅使我國的名聲 跌入谷底,更使得美國引用培利修正案對我國施行貿易制裁,最近我國之 所以遭受空前的壓力乃在於國際上保護野生動物觀念的改變,在過去國際 保育運動焦點集中在保育地的建立與防止保育類動物遭盜獵及濫殺,後來 執行成果不彰,經檢討結果發現,不管在保育地投入多少人力、物力,只 要市場需求仍在,盜獵也就無法遏止,於是國際保育活動開始積極介入野 生動物的貿易,企圖藉由貿易的控管而消滅或控制消費野生動物的市場, 遏止保育地盜獵的歪風,此即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 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auna and Flora,以下簡稱CITES)產生之背景。而在國際間紛起訂立保 育公約,以貿易管制手段進行保育活動之際,為了防止各國假借保育之名 ,濫行貿易保護之實,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eneral Agreement on Tariff and Trade,以下簡稱GATT)對於因保育而發動貿易制裁之相關限 制規定,亦因此而產生。國際保育團體除了對像我國之類的野生動物進口 國施壓之外,亦對保育地的管理方法加以改革,從多年的保育經驗裡他們 瞭解到,單純禁絕野生動物的利用往往阻力甚大而成效亦有限,特別是在 貧窮、落後國家,獵殺野生動物經常是當地居民的主要經濟或食物來源, 一旦加以禁絕,人民生活頓失所依,反而引起更多的社會與犯罪問題,這 是保育人士所不樂見的。此種經濟發展與保育活動的利益衝突是當今國際 保育活動所要克服的首要問題。為解決此利益衝突問題,關鍵在於如何調 和此兩種利益。首先我們必須認識,保育運動並不必然與人民的經濟利益 產生衝突,只要改變對野生動物的利用方式,人民的利源並不一定會減少 。經由妥善的管理規畫,反而能永續經營,進而能創造更大的富源。就經 濟學上來觀察,法律上單純地禁止野生動物的捕殺或相關自然資源的利用 ,會有兩個問題產生,一為市場需求仍然存在,一旦需求存在,人就會千 方百計地要獲得滿足,法律禁止只會增加取得的困難,而提高價格,較大 的經濟誘因,反而導致盜獵更加猖獗,不但引發惡性循環、加速物種的滅 絕,也造成了更多的社會犯罪問題。再者,靠獵捕野生動物或利用相關保 育資源為生之人,其生計將受嚴重影響,如政府不為之另創利源或補貼其 生計,社會保育野生動物的成本,完全由這些人負擔,實有欠公允。因此 以法律禁絕野生動物及其他相關資源的利用,並無法有效地達到保育野生 動物的目的,反而衍生出更多的問題。為求根本解決野生動物保育與經濟 利益衝突問題,需瞭解野生動物保育活動本身是一種經濟學上資源配置與 利用的問題,對於此種經濟上問題仍須以經濟上之方法加以解決,於制訂 管理規範時,應運用經濟學裡的市場機制分析野生動物相關商品之市場活 動。所謂的市場機制,在經濟學上指的是,對於某一種商品,經由供需雙 方於公開市場上之操作,決定該商品之市場均衡數量與價格。野生動物相 關產品之市場活動即可利此種方法,劃分為供、需兩大部份分別加以討論 ,在需求方面,國際上已建立頗多規範以抑制需求,但由於野生動物相關 商品之消費,本身是一種習慣行為,通常具有宗教、歷史、醫藥、文化上 之淵源。對於此種積習,只能靠教育逐漸改變其消費觀念,欲以法律上之 禁止規範,於短期間內扭轉民眾之消費習慣,可以預期收效將十分有限, 而事實上的執行結果亦是如此,因此本篇的討論將針對野生動物相關產品 之供給面著手,嘗試以提供經濟誘因、建立私人財產權、內化使用成本等 方式,誘導野生動物棲息地人民,將以往有害於野生動物資源之使用方式 ,轉變為人類、野生動物之間,互利共榮之供給方式,以誘導代替圍堵, 以期在最不損及民生的情況下,達成保育野生動物的目的,此即本文研究 動機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