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動物故事之研究—以本緣部為中心

校院系所: 
逢甲大學 中國文學所
指導教授: 
李寶玲
出版年份: 
2009年
主題類別: 
摘要: 

我國東漢時期,大量的佛典從印度傳入中國,因為傳教的需要,於是產生為數眾多的漢譯佛典,其中《大正藏》「本緣部」是故事文學的一大寶庫,動物故事所佔的比例極大,本文整理《大正藏》「本緣部」中的動物故事八十五則,瞭解其故事主題有布施、持戒、忍辱、精進、智慧、瞋恚、教化、其他八大類,其中布施類故事主題最多,其次是教化,最少的是智慧類,佛經中動物故事,較為特殊的是動物的內財施,以血腥味及震憾感,強烈的展現佛陀聞聲救苦,死而後已的大慈大悲精神。從主角動物出現頻率來觀察,會發現龍、象、獼猴、鹿、兔、鸚鵡,出現的頻率遠遠高於其他類動物,更瞭解到這些不同的動物在漢譯佛經的傳播過程中,各扮演不同的角色,及擁有豐富的意涵。 分析這些動物故事的類型及文學特色,動物故事的內容以本生故事數量最多,譬喻故事其次,因緣故事最少,依故事結構來看,省略型最多,原始型居次,複雜型最少,省略型故事結構最多的主因,跟這些動物故事大量採用短小精悍的動物寓言故事有關,而其文學特色將分動物的生物習性、動物的互動對象、動物的擬人化,三部分來探討,就動物的生物習性而言,佛經動物故事對動物本身的外形描述不多,反而對其生活習性有較多敘述,應是為鋪陳故事而做的準備,就動物的互動對象以和人的互動比例最高,形形色色的人中,又以和國王的互動最多,而動物王的行為常讓人王感動,人王從傷害動物到保護動物,行為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其內涵意義相當具有教育性,而動物的擬人化,在佛經動物故事業報輪迴的思想中,賦予動物充分的人性,這些具有人性的動物,傳入中國,又加上中國佛教的重點在於人,使得中國文學展現了另一種不同於本國文學的風采。 動物故事蘊涵了豐富的佛教思想,筆者觀察出幾個重點,有善惡因緣業報相隨、廣發誓願救護眾生、生命無常行善避惡、佛陀威德佛法殊勝,其中又以善惡因緣業報相隨的思想影響中國人最深,這些動物故事,除了影響一般人的價值觀及行事風格外,更發現,表現於中國文學中的小說、戲曲、變文、民間故事等作品,在材料或情節的運用上,有許多來自於這些佛經的動物故事,最後從走獸類、鳥禽類、水族類,找出最具代表性的動物,有猿猴、馬、鸚鵡、烏、龍等動物做為點的突破,以這些動物故事為主軸,並以東漢以前神話傳說、古籍記載及東漢後詩、賦、故事中猿猴、馬、鸚鵡、烏、龍等動物的意涵,做為旁證援引,探索這些動物在傳播過程中的變化,觀察到獼猴、馬、鸚鵡、烏、龍等故事奇特的構想,豐富了中國東漢後詩、賦、故事中獼猴、馬、鸚鵡、龍的文化意涵及象徵意義,更觀察到佛經中的烏對中國東漢後詩、賦、故事中烏的象徵意涵影響不大,更藉此點的研究,呈現《大正藏》「本緣部」動物故事全面整體的意義。 《大正藏》「本緣部」中八十五則以動物為主角的動物故事,展現了一個無限慈悲的世界,佛陀藉由具體的故事,將抽象難解的佛理具體化,又將佛經和文學巧妙的結合,豐富了佛教文學,也達到傳教的目的,更為中國文學畫出一道道美麗的彩虹。又藉由《大正藏》「本緣部」中的動物故事進入佛經中各種動物豐富的生命樣態,體會佛法尊重生命、保護動物的精神,在邁入二十一世紀的新時代中,更具有時代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