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位狗學生的名字故事 她如數家珍

記者 何宜/報導

對國小老師來說,接觸新班級時最具挑戰的,莫過於得重新把班上每個小孩的名字輸入腦袋中。看得見春天的八里狗園負責人鄭文春阿姨,笑說自己曾當過國小老師,所以把狗兒當小孩教育、教訓,而身為140位「狗」學生的老師,鄭阿姨可是對每隻狗的名字與故事都能倒背如流呢!

140位狗小孩、狗學生,每一個都是狗園負責人鄭文春阿姨的心中寶。 何宜/攝

鄭阿姨原本在日商公司上班,10幾年前下定決心帶著狗兒們到山上生活,沒想到收容的狗數不斷增加,她這些年來便一點一點地在八里的山坡地上築起了一個替80隻流浪狗遮風蔽雨的家園。3年前因為狗園空間不足,於是又在廖添丁廟附近承租了另一位搬離愛媽的狗場,目前在那也養了50多隻狗。

採訪時,只要哪隻狗趨身上前,下一秒阿姨就會叫出狗狗的名字,然後說出牠的身世,像是跟著阿姨10幾年、宛如狗園公關犬的拉不拉多「露露」;從八里國中救援安置但不親人的「黃國中」;遭倉庫堆高機撞傷毀容的「扁扁」;一窩6隻兄弟姊妹,其中2隻被送到東引當阿兵哥犬,而目前仍等待領養的「大港哥、大港妹」;罹患過犬瘟目前是稱職看門犬的12歲「安哥」……等等,阿姨都能像連珠炮似的報出名字、說出故事。

笑容超甜的露露、眼神仍流露恐懼的黃國中、最喜歡佔領屋頂的麥麥,及被丟棄在3重的雪納瑞兄妹。 何宜/攝

更特別的是,鄭阿姨在八里狗園門口的鐵皮牆前,種了不同品種的盆栽,有芬芳的萬壽菊、茉莉花等,大多都是兼具驅蚊的香草。她說道,這些是從2年前開始替狗場內過世狗狗做的樹葬,而這些化為植物的狗兒們,大多都是突然因病過世、或是阿姨心中覺得有所虧欠的。誇張的是,阿姨光是看著一盆盆的植物,也能瞬間叫出狗狗的名字:突然生病的六星、被誤診的暖暖跟胖嘟嘟、奮力對抗病魔的廟公……。

每一株綠油油的植物,都是阿姨內心放不下的狗兒們。 何宜/攝

鄭阿姨的一天從早上4、5點就開始,一早先讓關籠的狗狗出去散步,遛完狗後就是打掃環境、餵食。她補充,八里狗園因為是山坡地、一下雨就會有土石流,所以清掃不能夠用水沖,只能用報紙包裹排泄物丟掉;而廖添丁廟的狗園則是阿姨或她的弟弟每天下午約3點左右過去打掃、放飯,那時候關在籠子裡的狗狗就可以出來活動筋骨,也因為是水泥地所以可以用水沖洗,不過阿姨也說,地上很容易長青苔、還會有大螞蟻跟蜘蛛網,所以都會定時交替用不同方法消毒。

經過10幾年一步一步的建造、改善,鄭阿姨替140隻浪浪打造了能遮風蔽雨的「家」。  何宜/攝

剛搬到八里山上時,鄭阿姨為了照顧當時收容的許多小幼幼,曾在行天宮當過日文翻譯,15分鐘就能賺到300、400元,後來因為台灣爆發SARS疫情,沒有日本客敢來,她只好改送羊奶。目前阿姨並沒有固定收入,偶爾才有朋友轉介擔任日本遊客的地陪,阿姨笑說,賺個3000-5000元,但得花掉一整天的時間準備,因為還要特地化妝打扮

往在八里狗園的紅面番鴨,可以安享天年到終老。 何宜/攝

鄭阿姨笑說,自己的狗園裡除了養狗,其實還養了紅面番鴨,當初搬到八里山上時原本收留了10幾隻,養到現在剩下4、5隻,曾有人想開價向她買回去殺來進補,沒想到被阿姨厲聲回絕,告訴對方這些鴨子就是要養到牠們終老的。鄭阿姨對待動物一視同仁的善心,在這裡一覽無遺。

想更了解鄭阿姨及看得見春天的八里狗園? ►請點此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