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龜”家路迢迢 成為她放不下的使命

記者 何宜/報導

「台灣許多物種的保育,都是等到面臨問題、而且是問題很嚴重時,才會著手處理」廖珠宏說道。目前是中興大學食蛇龜保育團隊宣導專員的她,這個職位其實是自己爭取來的,被問及難道是特別喜愛食蛇龜,廖珠宏想了想說,全是因為自己「放不下」

牠們受到傷害的時候不會說話,而只能以緩慢的方式逐漸凋零,牠們是台灣珍貴的保育類本土食蛇龜,牠們需要你我的協助。圖為獸醫正在進行食道胃管手術。 食蛇龜保育團隊/提供

廖珠宏當初的研究領域其實是蛇類,根本與食蛇龜八竿子打不著,不過在2006年台灣查獲第一起食蛇龜走私案件,同一年超過500隻的保育類食蛇龜一下子都被送到了中興大學由教授吳聲海負責安置,當時廖珠宏就身在現場

廖珠宏沈重地解釋,爬蟲類的特性是受到傷害、壓迫後,會很緩慢地凋零,已經收容5-6年的個體,可能都還在陸續死亡。「親眼看著救援生命不斷的消逝後,就很難排除在自己的生活之外」,於是雖然畢業後從事了與本科無關的工作,她卻仍心繫食蛇龜,決定與教授商量讓自己成為保育宣導專員;也自發性辦募款義賣活動,希望未來能成立專門的保育團隊。

因為放不下食蛇龜而決定成為保育宣傳專員的廖珠宏(圖左),與研究食蛇龜野放的博士生洪敏瑜(圖中),兩人一同為這次2015單車環島守護食蛇龜努力。 取自活動臉書

或許也會有很多人好奇,早在2006就爆發食蛇龜走私案件,為什麼到現在才逐漸有保育食蛇龜的活動?廖珠宏答道,因為前面這些年光是要安置、照顧好這些食蛇龜,就花了這麼久的時間!頭幾年人力不足時,廖珠宏甚至不回家過年,自願待在收容中心照顧食蛇龜,天天替牠們換水、準備食物,「常常才剛添好水,就聽見『哐啷』一聲,原來是食蛇龜鑽到水盆底下把水盆給頂翻,那時候就會覺得好氣又好笑」,廖珠宏談起食蛇龜不覺得辛苦、反而眉開眼笑。

而吳聲海研究室的博士生洪敏瑜,研究主題為食蛇龜野外族群調查,她表示,透過研究成果可以發現,雖然食蛇龜看起來行動緩慢,但野外的食蛇龜一走可以翻越一個山頭,雖然查緝攔截讓牠們免於一死,但這些表面上看似獲救的食蛇龜,卻得要被安置在收容所,一個跟野外天差地別的環境。

2012年在高雄港查緝到食蛇龜534隻、柴棺龜277隻,全都被堆疊裝在紅網袋中。 食蛇龜保育團隊/提供

洪敏瑜表示,走私的食蛇龜被盜獵者從全台各地聚集在狹小的空間,不但長期沒水沒食物、烏龜們受到極大的緊迫以致於獲救後需要進行灌食,也時常發生在運送過程導致龜殼破裂引起敗血症等等。於是安置過程中也與中興大學獸醫密切合作,替這些傷病的食蛇龜進行醫療。

有些人或許有疑問,為什麼不將康復後的烏龜重新野放就好啦?那是因為在盜獵仍興盛的階段,幾乎不存在安全無虞的野放地點;加上食蛇龜隱蔽的天性,對野放後的持續監測相當困難。洪敏瑜說,研究室做了長達7-8年的野放研究,在2013年才第一次進行野放實驗,另外每隻野放個體也都有注射晶片作為身份辨識。

最後,接下保育宣傳專員一職的廖珠宏,在舉辦了「2015單車環島守護食蛇龜」活動後,接下來的目標就是向企業募款;並設計出給國高中小學老師的教案,讓食蛇龜保育可以納入自然綜合課程,使全台的教師化為傳遞保育知識的種子。

想更了解食蛇龜?

食蛇龜的歸家路迢迢,需先從喚起一般大眾對牠的認識開始。 何宜/攝

是什麼原因,讓原本應隨處可見的食蛇龜,變成只存在老一輩的記憶與俗諺中?

是什麼原因,讓原本可四處為家的食蛇龜,返「家」之路迢迢?

 

阿食也想回家-食蛇龜之聲 部落格

2015單車環島守護食蛇龜 臉書專頁

石虎平安龜保育創作特展 食蛇龜樂園介紹

資訊類別: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