驕傲送別導盲犬 寄養家庭真情告白

記者 黃靖雅/報導

不久後,1歲3個月大的導盲幼犬Koby就要離開寄養家庭,開始正式的導盲犬訓練課程,正值青春期的牠,雖仍然貪玩但已具備成為優秀導盲犬的條件。面對近在眼前的分離,Koby的寄養家庭媽媽史美瑜堅強地說:「我認為Koby只是去工作,不是離開,所以我不會難過、會為牠感到驕傲」。

通常導盲幼犬會在2個月大時進入導盲犬寄養家庭直到1歲半,因Koby是由日本導盲犬協會捐贈的導盲幼犬,通關來台前,需經過嚴格的檢疫,4個月時才到台灣。 黃靖雅/攝

史美瑜在Koby約4個月大時把牠帶回家,短短不到1年的時間,史美瑜一如既往地過著多采多姿的生活,不同的是生活中多了Koby。教會Koby各種導盲幼犬應學的規矩,陪著Koby進行各種社會化訓練,雖讓她的生活變得更豐富,也讓她經歷了一些從未預料到的挫折。

Koby跟著爸爸、媽媽和兩個哥哥一起去露營。 史美瑜/提供

雖然行事沉著冷靜,但首次擔任導盲犬寄養家庭的史美瑜,一直很擔心Koby會不適應環境,「台灣的氣候跟居住環境都和日本大不相同,幸好Koby沒有適應不良也沒有過敏」,到了潮濕高溫的台灣,Koby仍然一派天真、好吃好睡,這一年來也從未有過什麼行為問題。

史美瑜一家熱衷戶外運動,無論是露營、衝浪還是足球比賽,Koby都沒有缺席。帶著Koby跑遍全台各處的史美瑜表示,都會區的業者普遍對身著紅背心的「訓練中導盲犬」已有概念,多願意讓Koby入內,甚至搭公車時還曾獲得特殊對待,「車上乘客明明不多,但司機還是熱情的叫其他乘客不用害怕,因為Koby是導盲幼犬、很乖」。

Koby有大將之風,無論是陪媽媽去上瑜珈,還是去看哥哥的足球比賽都很沉著穩定,寄養家庭輔導員Ally也稱讚Koby是難得一見的資優生。 史美瑜/提供

當然也有部分餐廳態度強硬,看了證件、聽了解說,仍堅持不讓Koby入內,「他們千篇一律都說客人會介意,但我們從沒真的見到客人反彈」,史美瑜曾聽過最荒唐的理由是:你又不是盲人,真的盲人過來,我們就會通融。「我覺得很不合理也很難過,因為視障同胞看不見,業者不想讓導盲犬入內,只要謊稱客滿,就可以理直氣壯要求他們離開」。

聽著各種千奇百怪的理由,史美瑜的心一次比一次更堅定,態度反而越加和氣,「寄養家庭是教育社會認識導盲犬的第一線,我們要保持理性才能爭取到雙贏」,如果大吵大鬧,也許當下店家會放行,卻會造成其他導盲犬寄養家庭甚至視障朋友的困擾。

Koby穿上犬用救生衣,陪媽媽去衝浪。 史美瑜/提供

台灣導盲犬協會寄養家庭輔導員Ally表示,對寄養家庭來說,最難的是面對分離,「有的爸爸媽媽會因為太捨不得,希望把寄養期限延後,我們絕對能體諒,但卻著實為難」。

史美瑜一家陪著Koby一天天長大,陪著牠從調皮蛋變得成熟守規矩,在牠身上費的心思和愛都難以估計,看牠將踏上一條光榮卻辛苦的道路,史美瑜也有不捨,但卻為寄養家庭的爸爸媽媽做了個最好的示範---為牠驕傲,是愛牠最好的方式。

小Koby已經準備好成為一隻優秀的導盲犬了嗎? 史美瑜/提供

台灣導盲犬協會寄養家庭招募中:

您符合寄養家庭資格嗎?
別吝惜給自己和導盲幼犬一個機會!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