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衣天使+灰色幽靈 搜救全憑熱情

記者 何宜/報導

當大災難發生時,眾人一定是逃難第一,但卻有一群身穿紅衣的人總是在第一時間趕抵現場,他們就是為難民帶來希望、被暱稱為「紅衣天使」的中華民國搜救總隊隊員。曾在裡頭擔任教官、服務20年的陳星瑋,因為看到了人在搜救時的障礙,於是開始鑽研並自行訓練搜救犬。目前他與自己訓練的搜救犬「林志玲」希望未來有機會能貢獻所長、救人救命

在中華民國搜救總隊擔任教官的陳星瑋,對搜救犬有極高興趣,自行投入訓練,目前與自己命名為「林志玲」的威瑪獵犬搭檔合作。 何宜/攝

被人稱作「教官」的陳星瑋,年輕時是貨車司機,但當時因為戒嚴不能使用無線電,於是在1994年時加入當時唯一能合法使用無線電的中華民國搜救總隊,原本是希望能「以合法掩護非法」,沒想到卻在第一次執行勤務時順利救了一位登山客,而那份無法忘懷的感覺也讓他從此一頭栽進了搜索救難的領域

陳星瑋說,對搜救人員而言最有效率的工作時間是白天,但對搜救犬來說卻是氣溫涼爽的夜晚。他從1994年開始投入研究搜救犬,但早年因為資訊不發達,只能偷學訓犬學校的訓練手法,那時候他才發現服從訓練大部分都是違反動物本能,在不認同這樣理念的情況下停頓了10餘年。

到了2008年后豐大橋斷橋事件後,陳星瑋有感於台灣災害有密集發生的現象,於是又重新啟動訓練計畫,到前年底山難事件頻傳,便積極將原有的瓦礫犬進階改造為氣味追蹤犬。陳星瑋也提到,台灣在1999年發生921大地震時,是仰賴國際搜救犬的協助,也是從那之後才展開本土的搜救犬培訓。

小時候林志玲會在空曠的山區進行搜索訓練,也都能順利找到藏匿的人。 取自遊俠搜救犬組-搜救犬-林志玲Ranger Search and Rescue Dog

陳星瑋說自己訓練的狗比較笨、訓練也很不紮實,所以沒有參加國際認證,他認為獵犬本能就會搜尋獵物,所以他除了搜救之外的東西都不會特別教,因此如果林志玲去參加認證,在第一關的「服從項目」可能就會慘遭淘汰;此外他也提到認證中一項走翹翹板的訓練,可能會在實際救難現場造成危險,若狗狗踏上的是沒有支撐點的建築殘骸,很有可能會發生墜落意外。

雖然陳星瑋在搜救總隊已有20年的服務經驗,但仍表示搜救工作相當地危險,加上總是在險峻的環境下工作,心思又必須放在搜救犬身上,很容易忽略四周變化。家人雖然相當擔心,但也都默默支持,兩個兒子常常替他添購新裝備,連太太也替他手工製作後背包、特製的人狗帳篷等等。陳星瑋認為,用自己的閒暇時間做對人有意義的事,相當值得。

陳星瑋常常帶著林志玲到山上搜救時,被拒絕進入山莊,希望未來這種情況能有所改善。 圖為美國搜救犬前往尼泊爾時搭乘專機。取自themoderatevoice

身為全台少數民間自行訓練搜救犬的陳星瑋,在實際參與過大大小小的勤務後,發現大部分的山莊、山屋不允許狗狗進入,曾經在又濕又冷的山上找不到地方落腳,因為老闆說人可以住屋內、但狗只能睡屋外,讓陳星瑋大嘆若不是為了救人、狗狗也不需上山,和國外搜救犬相比待遇落差極大。他盼望未來在搜救期間,能開放山莊能讓搜救犬進駐稍事休息,對這些正在拯救生命的「人類最好的朋友」更友善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