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親人浪犬 TNR的捕捉難題

記者 江幸芸/報導

TNR捕捉浪犬相當費事,事前要做足功課、勘查地形,若是遇上連愛媽都不親的狗兒,就得花上更多時間。 何宜/攝

新版《動物保護法》通過2年後零安樂條款,各縣市的流浪動物政策紛紛加入TNR(Trap捕捉、Neuter絕育、Return回置);事實上許多動保人已著手執行多年,但光在第一階段的捕捉,就相當費事,不僅事前要做足功課、勘查地形,若是遇上連愛媽都不親的狗兒,可就更頭疼了

「台灣貓狗人協會」目前以執行新北市浪犬TNR為主,並用Google Map分區、逐步執行。幾天前的傍晚,台灣動物新聞網記者們跟著台灣貓狗人協會,來到與愛媽約定的地點,在台北市與新北市交界的河堤邊,時間已屆6點,卻不見狗影。愛媽殷殷探頭,直說:「奇怪,這個時候應該要回來了,尤其是那隻貪吃鬼。」

帶頭的「狗阿媽」朝人群方向警戒,相當盡責。 李娉婷/攝

這名愛媽餵養河堤浪犬已有5年餘,對狗兒生態相當清楚,目前這群浪犬共有9隻,有帶頭的狗阿嬤、3隻公犬、1隻未孕母犬、2隻懷孕母犬和2隻幼犬;有趣的是,2隻幼犬不跟著自己的媽媽,反而跟著狗阿嬤到處跑,愛媽說:「狗阿嬤好會帶小孩!」

隨著時間流逝,愛媽的心越來越急切,「該不會生了吧?」記者也擔心狗兒是否發生意外,但幸好7點時狗兒總算出現,由狗阿嬤帶頭,領了6隻過來,還有2隻沒出現。記者一行人站在河堤上、狗兒在河床邊,狗阿嬤朝著記者方向警戒,我們不敢靠近分毫,僅由愛媽和負責捕捉的妮可先拿食物下去,測試狗兒反應

愛媽走下河床放飯,妮可則是勘查地形與狗兒反應。 李娉婷/攝

餓了一天、聞到香味的狗兒應當馬上趨前才對,但機警的狗阿嬤反而離得遠遠、不時回頭向其他狗兒吠叫,似乎想要把狗兒帶開,不過被稱為「貪吃鬼」的公犬先不顧身旁的愛媽和陌生人大吃了起來,接著兩隻幼犬也耐不住餓、拚命地吃。勘查河床地形的妮可上來後,搖搖頭,「牠們看到我,馬上就走掉了。」這群狗兒連愛媽都不親,妮可表示必須再來一次,查看狗兒白天活動的沙洲地形

為了執行TNR,台灣貓狗人協會執行長黃泰山還發展出圍捕法以每人手持一片圍籬逐漸圍攏的方式困住狗兒,但圍籬拿起來不輕加上有些地形不合適採用,如果浪犬警戒心又重,捕捉時就相當耗費時間妮可就說這次的河堤地形,圍捕法有些難以施展。

台灣貓狗人協會捕捉浪犬時會架設圍籬,困住牠們。 取自黃泰山臉書

出動捕捉的時間,更須順應狗兒習性,時而在半夜、時而在晚上愛媽放飯時,下一次嘗試捕捉是什麼時候?「一大早!」一行人離開河堤時,手錶指針已走向8,此時狗兒已涉水走到河床中的沙洲上休息,愜意的牠們也許欣喜「逃過一劫」,但動保人憂心的是腹中幼犬的未來啊。

不理狗阿嬤叫喚,4隻狗兒耐不住飢餓低頭狂吃。 李娉婷/攝

小黃是「台灣貓狗人協會」執行長黃泰山(左圖左二)口中的「問題犬」,愛咬人、又領著一群流浪狗,TN之後R不回去了,現在由黃泰山養在身邊。李娉婷/攝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