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緣----動物前世欠了你?

/ 麥志豪 (香港非牟利獸醫服務協會執行主席)

做動保的人當然會很關心動物題材的電影,但有時是會「表錯情」的。

那天去看《狗眼看人間》(英文片名《White God》,台灣片名《忠犬追殺令》),由於錯誤的期望,整個觀影經驗可以話係「錯哂」!

戲看到一半我已經知道這其實並不是一套甚麼「動物電影」,狗並不是主角,狗狗所代表的弱勢社群才是 至於電影想表達甚麼訊息,我雖然明,但卻不關心。電影拍得好不好,已不能客觀判斷。因為我一直被另一問題困擾著:究竟電影裡的動物要受幾多不必要的痛苦?

我年輕時候做過電影,拍過廣告,知道拍動物的戲份是十分艱辛,對拍的和被拍的都是。我很難想像有一隻動物是會享受拍攝工作的。

電影《忠犬追殺令》,英文片名《White God》,港譯《狗眼看人間》。 美昇國際影業/提供

當然,因為人類工作的關係而為動物帶來一些「不便」或「不快」,社會上一般是會接受的。而我知道荷里活的電影對拍攝動物也有相當專業的指引。然而, 很多電影裡的場面除非你說全是特技,否則很難相信動物可以在沒有受苦或受虐的情況下完成。 隨便舉例,所有古裝戰爭片的戰馬倒地翻滾戰死沙場,要拍多少個take?馬匹要受多少折騰?

回說《狗眼看人間》(匈牙利電影),電影裡的狗主角哈根在故事中段開始被訓練成一隻兇殘的鬥狗,要做出各種窮兇極惡張牙舞瓜的表情及噬咬廝殺的動作,也有不少狗隻埋身肉搏的場面。那麼導演要如何「教戲」呢?究竟他用了甚麼方法去挑釁激怒狗狗,才可以逼他們做出那令觀眾們不寒而慄的表情?!善良的狗 在受驚受嚇下被逼不停發怒,算是虐待嗎?哈根和其他狗狗互相廝咬,頭破血流,我相信應該不可能是真的,但在拍攝過程裡,狗狗們會好過嗎?

為了滿足人類的慾望,我們會對動物做出形形式式林林總總的傷害。我們要吃動物,要穿動物,要從動物身上得到娛樂,賺取利益。 這都幾乎成為了人類的「普世價值」,動物要為人類工作,做偵緝犬,做警犬,做導盲犬,從來沒有人質疑過其合理性,當然也不需要考慮動物的意願。理所當然到「奉旨」一樣,彷佛動物是前世欠下我們的。 

而最悲哀是,所謂文明的人會一方面懂得譴責一些歧視行為,(像電影裡對種族/物種歧視的控訴) ,但另一方面卻認為動物受到某程度的傷害是必須的。這種另類的「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竟被說成是動物的使命。動物在拍攝過程的苦難可以被看成對藝術創作的貢獻吧!至於動物本身應享有的權益,肯定從來沒有人考慮過,監製導演固然沒有,喜歡這套電影的朋友也肯定沒有創作人影評人電影人會讚揚一套「勇敢批判歧視」的電影,卻又不介意電影裡有歧視動物的行為,這種偽善,才是最令人惋惜的!                     

                                                        本文轉載自香港am730麥志豪「動物緣」專欄

 

達人小檔案

香港非牟利獸醫服務協會執行主席 麥志豪(Mark

20多歲開始接觸動物,稱許動物與人的感情、溝通方法很單純,很容易就讓人感到快樂,也因而決定投身動物福利行業,希望讓貧窮人士的寵物也可享受醫療服務。FB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香港非牟利獸醫診所特別規則

•拒絕為寵物繁殖者或繁殖場提供任何醫療服務

•拒絕為動物作不必要的安樂死

•按不同階層的人士收取不同診金,綜援戶、失業人士可獲四至六折折扣

•有需要人士可分期付款支付醫藥費或手術費

•收養的流浪狗前往接受治療,可獲極大折扣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