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獴媽媽愛黑狗 幫助浪浪20年

記者 江幸芸/報導

多次到非洲觀察狐獴、被稱為「狐獴媽媽」的溫芳玲,平常經營粉絲團「I Love Meerkat 我愛狐獴」,分享從狐獴行為中領悟的為人之道,而她私底下也是愛狗人,特別喜歡黑狗,跟狗狗擁有長達20幾年的緣分。溫芳玲目前除了是兩隻米克斯的媽媽,全台各地私人狗園也都有她寄養的浪浪

溫芳玲去年到屏東探望寄養的兩隻狗狗。 溫芳玲/提供

因收養被丟棄在工廠的小幼犬,溫芳玲踏上救狗之路,她開始在南港、汐止一帶餵養浪浪,看到需要就醫的狗狗,就和朋友一起捕捉。為了有足夠空間安置待領養的狗,溫芳玲在汐止山區買了30幾坪的房子,當年要送養狗狗很不容易,她得印製傳單、到處張貼,「但最後還是靠人脈送出去。」

溫芳玲養的狗狗幾乎都是救援、領養來的,唯一買來的狗狗是在建國橋下滯銷的黑色柴犬Rocky。無意間飼養的Rocky,卻成為她最愛的狗狗,「從眼神和互動,就能感覺到情感深度。」Rocky走失時還曾懸賞5、6萬,也因為牠,溫芳玲深深愛上黑色狗狗,現在從收容所救出的狗狗以黑色居多。

在建國橋下滯銷的黑色柴犬Rocky(上)是溫芳玲的最愛,而缺了一隻眼睛的阿諾(下)是她救援時期最長壽的狗狗,不久前才過世。 溫芳玲/提供

大學畢業、當了6年中途後,溫芳玲肚子裡有了小生命,因身體難負荷而暫停救援與中途,還未送出的狗狗就自己收編。從山上帶回的黃色流浪柴犬、少了一隻眼睛的「阿諾」不久前才過世,是救援時期最長壽的狗狗,目前溫芳玲的兩隻米克斯,小黃妹來自新屋收容所、Lucky來自瑞芳。

溫芳玲說,黑色米克斯Lucky和Rocky的個性很像,找家的過程也一波三折,曾被退養3次,其中一次是她自己。溫芳玲解釋,同住的爸爸不希望再養狗,但Lucky回到中途後一直悶悶不樂,她實在不忍心,決定再次帶回Lucky,還因此和爸爸冷戰半年。不過,人狗之間的情感非常奇妙,慢慢地爸爸就不排斥Lucky,甚至負責早上和傍晚的遛狗任務。

黑色的Lucky和黃色的小黃妹現在是溫芳玲家中的一對活寶。 溫芳玲/提供

工作忙碌、要照顧女兒,現搬到市區居住的溫芳玲無暇再養更多狗狗,便用寄養的方式來幫助浪浪,從收容所、中途帶出後,安置在淡水、桃園、台中、屏東等地的狗園有趣的是,溫芳玲的女兒從小就會在網路上領養狗狗,學生身分被識破後才求助媽媽,有不少寄養狗狗是女兒「下訂」、媽媽「出錢」的。

深知黑狗送養不易,溫芳玲希望有一天能幫黑狗拍一部電影,呈現黑狗「忠心、守護、憨厚」的特質,洗刷一般民眾對牠們的負面印象,目前劇本大綱已經全部完成。以後若退下工作崗位,溫芳玲希望能搬回山上,跟著狗狗一起養老,過著簡單而心靈富足的生活。

兩隻狗狗個性鮮明,Lucky(右)會用盡各種方式幫溫芳玲呼叫女兒,而小黃妹(左)每到凌晨3、4點就會從房間移動到外頭的沙發上,似乎在看門。 溫芳玲/提供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