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第一線 獸醫師人道撲殺心忐忑

記者 蕭士塔/台南報導

一般人對獸醫師的印象,是穿著白袍為犬貓寵物看診,很難想像身穿密不通風的防護衣,配戴呼吸困難的N95口罩,使力搬移每隻重達5公斤多的死鵝,他們就是此次禽流感疫情中在養禽場防疫作業的獸醫師。

穿著密不通風的防護衣,入場前得先消毒。   蕭士塔/攝

截至18日為止,台南市已完成23場次13952隻的家禽,以鵝占絕大多數,其次是鴨、雞。這是繼民國85年的豬隻口蹄疫、99年羊痘後,灣畜牧業再一次的浩劫,短時間內仍得繼續執行撲殺家禽作業。除了獸醫師,環保局、國軍單位等也都派員支援。

「從電擊活豬、給羊安樂死注射,到讓家禽飲用鎮靜劑後捕捉裝袋再放入乾冰,雖是人道撲殺,心情上仍是『殺生』的天人交戰,久久不能平息。」在第一線執行撲殺的獸醫師說。

這一波禽流感是台灣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疫情,又是高致病性病毒,防疫單位急於在最短時間內控制疫情,只要接獲通報就馬上動員趕往現場,早出晚歸,忙了一個上午,中午脫下防護衣吃完便當後,就得重新著裝投入工作,勤務結束後負面情緒仍揮之不去

先讓鴨子食用鎮靜劑,再抓入袋中投入乾冰安樂死。   蕭士塔/攝

禽屍笨重,養禽場通風不佳,地面是積聚糞便發酵的稻殼層,雖然N95口罩可以阻隔異味,卻也因此缺氧而讓工作人員「頭昏昏腦頓頓」,揮汗如雨卻無法散熱,護目鏡因水蒸汽而讓視線模糊,有人因此跌倒而滿身屎尿味。

平時畜牧場大都由業者自主性管理,防疫單位的獸醫師扮演監督輔導角色,其實仍有許多防疫工作必須由獸醫師上陣處理,吃力也危機四伏,例如在市品市場公司為毛豬抽血,重達一百多公斤的毛豬擠在狹小空間焦躁不安,置身其間作業的獸醫師其實很危險,尤其女性獸醫師更顯吃力,曾有人被豬壓得差點骨折。

家禽畜防疫不單維護業者財產,也為確保肉品衛生安全,防止人畜共同傳染病,而讓防疫獸醫師必須站在防疫的第一線,如果禽流感病毒不幸變異而開始人傳人,誰要到現場執行撲殺防疫作業?也是防疫獸醫師們得身先士卒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