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教授實踐動保 兼做愛媽救浪浪

記者 李娉婷/報導

不少人提倡動物保護觀念要從教育紮根、從小著手,對於大學中的成年學子,鮮少有人會想要再對他們「撒動保種子」,台大外文系的黃宗慧教授卻是不同於尋常,她將自身專長結合動保教育,從文學中的動物角色出發,帶領學生去探討各種動物與社會間的關係,期望或多或少能在已經有獨立思考能力的學生間傳遞動保觀念,而她自己的動保之路也是在台大啟蒙,不過,卻是源自於一起駭人的事件。

黃宗慧與寄養在私人收容所的狗,她每隔一段時間會去探望牠們。 黃宗慧/提供

10多年前黃宗慧還在台大就讀博士班、擔任助教時,非狂犬病疫區的台灣曾經發布一項「有可能爆發狂犬病」的報告,引發民眾恐慌,甚至導致10多起民眾拿硫酸潑狗的案例,這樣的可怕事件也進入了台大校園內,短短的兩周間,陸續有5隻流浪狗遭到不明人士以強酸攻擊,讓喜歡動物的黃宗慧突然意識到這些狗在外非常危險,於是她開始在台大校園內撿流浪狗送養。

1998年台大校園內發生硫酸潑狗事件。 黃宗慧/提供,取自黃奕瀠臉書

除了台大校園內的流浪狗,若是路上看到受傷的流浪狗,黃宗慧也會忍不住「收編」,撿來卻遲遲送不出去的狗越來越多,黃宗慧只好將牠們託付給收費的私人收容所代為照顧,再加上醫療費用,漸漸的,她不只成了月光族,還動用到累積的存款,許多朋友要她別再撿了,雖然她始終無法放下那些在外流浪、隨時可能遭遇危險的狗,但無法給這些狗狗一個家,也讓她越來越不確定這樣的安排是否正確,直到2006年,黃宗慧下定決心不再撿狗

黃宗慧寄養了10多隻狗狗在付費私人收容所,10多年過去,狗狗們都老了,照片中的阿土(右)已經在去年過世。 黃宗慧/提供

不撿狗之後,黃宗慧不停地思索自己還能做什麼,最後,她決定好好善用自己教師的身分,選擇了在任教的台大開課傳授動保教育,開設「文學、動物與社會」課程,從有動物的文學作品切入,她讓在原著中只是配角的動物,在課程的動保脈絡下成為主角,帶領學生去探討這些動物在人類社會的角色與處境,並引導學生進一步關懷動物

牽涉到「社會」的課程,其實相當沉重,不只學生會受到心理衝擊,授課多年的黃宗慧也常常會陷入情緒中,雖然她曾想過要休息一段時間,但迫切想要為動物付出的心還是督促著她年年開課,這門課也影響了不少同學進入台大關懷生命社服務,甚至曾有社員對她說:老師,你不開課我們會倒社啊!

TNR時期的小白(左)與小橘(右),現在都是黃宗慧家的家貓。 黃宗慧/提供

除了開設動保相關課程,黃宗慧也在自家社區做街貓TNR,街貓的誘捕工作還是靠著過去教導過的學生幫忙呢!不過她還是常常有不忍之心,TNR最後都成了TNA(Adopt認養),現在她的家中養了7隻貓咪,被問及還會不會再繼續收養,黃宗慧笑著說,她已經知道該設立停損點,不過哪天又遇到了有緣份的貓狗,誰知道呢?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