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虐待動物調查 官警民三方合作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去年9月,在香港大角嘴通州街一個20多坪的房間內,藏著135隻瘦骨嶙峋的品種貓狗,經過不具名民眾通報,警方進入室內後發現環境髒亂不堪、動物狀態極差,隨即請SPCA香港愛護動物協會支援,SPCA人員與主管機關漁農自然護理署隔天迅速將貓狗帶出治療,最後非法繁殖的飼主被判監禁4個月──香港警方處理案件的方式,有一套「動物守護計劃」的標準作業流程可依循。

SPCA檢核部人員(調查員)聯同警方及漁護署一起虐待動物案件。 取自SPCA (HK) 香港愛護動物協會臉書

動物保護調查員沒有司法權、有司法權的警察不懂動物保護,是許多沒有動保警察的國家都會面對的難題,不過香港警務處認為與其設立專職警察,不如透過現有的組織間合作、各自發揮所長來的有效,因此於2011年10月推出「動物守護計劃」。

「動物守護計劃」由漁護署(主管機關)、警務處(執法機關)、SPCA香港愛護動物協會(民間團體)、獸醫組織等多方合作,並邀請大眾參與,SPCA檢核部總監何子棠表示,不論證據是否足夠,動物守護計劃都鼓勵民眾多通報,以增加情報的收集,SPCA會經由調查確認是否為虐待案,掌握足夠證據後再通報警方,偕同警方前往案發現場。

何子棠說明,警方經由SPCA提供的情報,會對虐待動物者作出拘捕、蒐集證物、查問嫌疑人等具體行動,SPCA除了作為「顧問」在旁協助、提供警方建議外,在法院判決前,受虐動物的照顧、治療也是由SPCA負責,而漁護署則是在虐待動物案件中協助進行驗屍、提供動物法醫服務、對違法者開罰,若是像繁殖場等大規模掃蕩行動,漁護署也負責動物的暫時收容。

香港雖然有「動物守護計劃」,但部分團體認為此計劃對虐待動物的標準太高,還是必須設立動物警察。 取自爭取成立動物警察大聯盟臉書

不過這樣的執法方式依然有部分團體與民眾不認同,由於對虐待動物的標準不同,在去年的投訴案件中,有76%被SPCA判定為沒有違法、16%進行勸諭、5%警告,僅有3%進入司法程序,因此仍有人堅持應設立專職動物警察,對此提議,SPCA認為目前的運作模式相當有效,動物警察似乎沒有這麼必要。

台灣近月來破獲的多宗香肉店案件,也是先由動保團體蒐集足夠證據、偕同警方與動保機關前往查緝成功,因此在台灣的專職動保警察成功推動前,不妨參照香港模式,先增強三方合作、緝捕違法者。

上週台北市動保處舉辦「2014年臺北國際動物福利研討會:虐待動物調查」,邀請來自香港、澳洲昆士蘭、新加坡的三位講者分享處理動保案件的經驗與技巧,三個地區同樣沒有動保警察,其中新加坡狀況與台灣相似,香港與澳洲昆士蘭則是發展出自己獨特的調查模式,或許可供台灣借鏡。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