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獺」遍金門 李玲玲守護野生動物

記者 何宜/報導

只要牠們能在野外活得好好的,知道牠們ok,這樣就好了」、「圓仔出生這麼久了我都沒去看過牠們一家」,說這話的是一頭短髮、面容慈祥的台大生態學與演化生物學研究所教授李玲玲,而她陳述的正是她對野生動物保育的看法----不干擾、不接觸。專長包含動物行為、動物生態、保育生物學及生物多樣性,連台灣的8目哺乳類也統統在她的研究範圍內,而其中,最為人知的就是金門歐亞水獺的研究

研究歐亞水獺多年的台大教授李玲玲,站在研究室學生製作的真人身高水獺看板旁相映成趣。 何宜/攝

談到李玲玲與歐亞水獺的歷史淵源,可要回溯到22年前、也就是1992年金門解嚴的時期。當時的林業處保育科為了了解金門當地的物種狀況,特地請李玲玲前去調查金門的獸類動物,也在當時確定金門有水獺族群、並且分布範圍廣大

李玲玲表示,1992-1993年當時主要是研究水獺的排遺(排泄物)、並藉此監測出沒地區的水質與食性等等。除了大金門外、小金門、烈嶼也都實際調查走訪,後來2000年後也曾與台北市立動物園合作,請溯溪及登山客追蹤調查在台灣是否還有水獺存在,無奈當時並無任何發現。

第一次的調查確定,根據1989年官方紀錄曾在台灣本島楠梓仙溪上游捕獲兩隻水獺後,金門已是目前唯一還有歐亞水獺族群活動的地方。但依然不知道族群的數量,於是2000-2007年間,展開了尋獺之旅。在2000年,金門國家公園進行了「金門地區水獺族群之調查研究」,因常用的族群估算方法用在水獺上有其限制,捕捉水獺安裝無線電追蹤器更是困難。

於是,李玲玲參考國外研究建議可以透過排遺分析腸道DNA、進行分子調查,並和台灣師範大學生命科學系的教授李壽先合作,採用分子技術達到鑑別個體的方法,更有效估計某一地區的水獺隻數及分布範圍。也是等到這個時期,透過分子調查,才標定出63隻水獺個體,推估當時水獺數量約100多隻

李玲玲回憶,當時約一季一次的調查一趟需要花費5-6天,一年大概要跑金門5、6次,不過等到分子調查做得差不多時,後續監測的工作就交由在地的莊西進老師負責,「在地的力量才是可以永續保育該物種的」李玲玲說,要先從當地人認同物種保育的觀念做起,才能擴及讓更多當地民眾了解。

李玲玲調查水獺20餘年,認為調查要盡量做到不干擾野生動物。 何宜/攝

因近來水獺議題引起民眾高度關注,加上距離2003年的水獺族群普查研究已近10年,於是自去年起,金門國家公園再次委託李玲玲團隊進行「金門水獺分布變遷與族群生態研究」的3年計畫,預計將在今年底就可以得知更具體的水獺數量及未來的保育策略

而談到目前大眾對金門歐亞水獺滅絕的擔憂,李玲玲語氣中略帶無奈也不放棄希望的說,水獺不是嬌嫩的物種,只要自然環境沒更大的變動,或許歐亞水獺還能再撐一段時間;另外,也希望能申請至仍有軍事管制的太武山區進行調查,甚至是重新在台灣本島調查水獺足跡。

李玲玲說道,台灣現在有種奇怪的現象,就是「把寵物當野生動物、把野生動物當寵物」,或許一般民眾會優先關注被送到台北動物園的小水獺們,不過身為學者的她更關心的是整個物種的族群問題。李玲玲認為,台北動物園照養小水獺、莊西進老師連署希望建立水獺保護區,都是關心水獺的不同面向,而她也會提供專業的數據、說法給這些替水獺謀求更大福利的人。

紅外線自動相機拍攝到的歐亞水獺。 翻攝自金門地區水獺族群之調查研究

拯救歐亞水獺目前關鍵

  1. 在金門當地設立救傷中心,方便日後進行野放工作
  2. 棲地改善(另外歐亞水獺因金門流浪犬問題,有疾病及生存上的威脅)
  3. 改善工廠所造成的水質污染

達人小檔案

 

台大生態學與演化生物學研究所教授 李玲玲

學歷: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博士
現職:台大生態學與演化生物學研究所教授
專長:動物生態、動物行為、哺乳動物學、保育生物學、生物多樣性

資料來源:台大生態學與演化生物學研究所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