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隻小鼠生命一課 她守護浪浪不輟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台灣大學關懷生命社管理台大校園流浪動物,還延伸到校園周邊幫助鄰里舒緩流浪動物問題,台大懷生社的第一任「狗長」郭璇在畢業離開校園後,依然持續為流浪動物奔走,今年已是她投入動保的第9,不過開啟她動保之路的原來不是小貓小狗,而是兩隻小老鼠!

郭璇與台大懷生社成員們時常進入山林或近郊幫不斷生育的浪犬結紮。  取自台灣大學關懷生命社臉書

郭璇是台大懷生社的資深社員,直到現在還擔任台大懷生社的「特務部」成員進行校外TNR行動,多年來和社員們一起結紮了數以千計的流浪貓狗,為減少流浪動物付出相當大的心力,而她開始決定幫助動物的契機,令人意外的是兩隻只養了一個月的楓葉鼠。

在郭璇還在讀電機系時,朋友轉贈了兩隻楓葉鼠給她,喜歡動物的她欣然接受,但在飼養了一個月後,兩隻楓葉鼠卻在她出國託人照顧時意外死亡,這是她第一次驚覺有生命因自己而消失,對兩隻寵物感到歉疚的郭璇,從此開始成為素食者,因為這樣「不會有任何一條生命因為自己而死」

在都市中的未利用土地有許多流浪狗存在,牠們不斷繁衍的幼犬最容易被捕捉進入公立收容所。 取自台灣大學關懷生命社臉書

除了吃素外,郭璇開始到公立收容所當志工,也是在這時,她才發現流浪動物被捕捉進收容所後,會因為疾病或收容空間限制而死亡,而入所的動物數量絲毫沒有隨著歲月遞減的跡象。這樣的惡性循環,讓她決定轉向其他更能直接幫助流浪動物的方法。

最後,郭璇選擇了流浪動物TNR這條路,從台大校園開始,漸漸延伸到校園周邊,再到近郊地區,為一般人無法接近、卻持續繁殖擴大數量的流浪狗結紮。郭璇表示,這些流浪狗平常離人很遠,但隨著數量的增加,會越來越往人的活動地區擴散,一旦民眾通報,就有被抓到收容所的危機,而她最開始的想法,只是單純的想要多阻止一隻流浪狗進入收容所。

郭璇與台大懷生社成員們也時常進入山區進行TNR行動。 取自台灣大學關懷生命社臉書

也由於頻繁的與動物「相處」,讓郭璇發現自己志在與動物相伴,並且也需要更多專業知識,因此在電機系畢業後,她再念了獸醫系、獸醫所,期間持續進入郊區進行TNR行動,多年過去,她與其他台大懷生社成員幫助了許多地區減少了流浪動物問題。

從一個簡單的念頭開始,到現在將保護流浪動物作為志業,郭璇花費了大把光陰,但她仍堅定地在為牠們奮戰,秉持的始終是那個最初的想法:不要再讓無辜的生命,因為人為因素消失。

相關文章: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