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不要讓牠們再留在街上!

文 / 許文妤

上週又有狗被車子撞到肚子都破了,這跟術後照顧不周,在路上露了腸子出來一樣令人痛心。幫momo找了地方埋起來,看著路上的血跡。我都在想我是不是跟執行安樂死的醫師一樣,是傷害動物的大幫凶

是啊,其實我們都是,放任牠們在路上冒著生存風險

我想到我在國外念生物環境學的姪女問我:「你知道為什麼國外TNR研究是做貓比較多嗎?」我回她說:「難不成是國外貓比狗多嗎?」,她說:「不是,是因為國外沒有人在放養狗的。」

她接著說:「其實台灣也不該有放養這件事情,那是飼主責任最差的示範,我不知道為什麼大家會接受狗在外面冒著風險闖蕩。」我說:「其實我也都知道狗在外面風險很多,但就沒辦法啊。」她問:「什麼意思?內湖收容所不就沒在安樂死?要不然怎麼會開始談自然死亡率?」她當時在電腦上還直接找出內收不安樂死的新聞來給我看。

對狗狗而言,如果收容所沒有安樂死,是不是能比在街道上遊蕩安全些?                                       何宜/攝

仔細回想,其實我近年已經沒進過收容所了,五年前進去內收,那真的很糟,那不是文字可以形容的地獄。這禮拜我就打電話去問內收:你們現在有沒有在安樂死?她說沒有,健康的狗不安樂,養到送養出去。我說我不信,她邀請我自己去內收走一趟。說她們之前待最久的狗是近四年,已經送養出去。但裡面還有超過一年的狗,她說她願意請志工帶我進去看。

大概也是momo給我勇氣,引領我去的吧,二話不說隔天就去了。內收跟五年前實在差太多了,說是前年有整修,內部都不一樣,裡面不塞滿狗,狗雖然很躁動,但一點也不淒涼,現在也有志工在照顧他們。

想想這幾年來花錢照顧街上的牠們也是不少錢,但仍然沒辦法完全照顧牠們的狗身安全。如果公立收容所每間都可以變好照顧牠們、幫牠們找家,也許就不用像我這樣大把大把的燒錢。

我自己是公職教師,還算過得去,有的愛媽明明自己收入也不穩定,連帶狗去獸醫院都會被嫌,藥也不見得每個月可以負擔。人跟狗就落的一般可憐,辛苦

後來,再跟其他餵養的人討論狗的安全的問題,有人問說圍養或有沒有辦法限制活動範圍?但台北寸土寸金,去哪找地圍養?也有人想說,如果收容所真的不安樂,那讓收容所養狗,我們也可以去好好督促她們養狗就好了,去當志工也可以。但也是一堆人懷疑收容所的現況,只是大家真的沒去看過。一陣七嘴八舌,大家決定還是再去收容所看看。如果為狗的後路安全著想,那怕是在深山裡也去。

這陣子晚上放飯,心裡都會有個聲音:「保護好其他狗,答應我好嗎?」心裡也慌,牠們在街上不好,究竟要怎麼辦?momo你可以告訴姨姨,如果結紮沒辦法讓你們倖免於難,那到底要去哪裡?收容所行不行?你能保護在收容所的牠們嗎?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