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暴利中瀕臨崩潰的養殖漁業

環境資訊中心 報導

原標題:「暖化、抗生素、經營不善:在暴利中瀕臨崩潰的養殖漁業」

水產養殖業是世界上增長最快的糧食產業,並且已經超越野生漁業,成為現今市場主要的海鮮供應來源。但社會責任投資倡議團體透過報告指出,全球暖化、過度使用抗生素、野生魚類當飼料以及治理不善等風險,正威脅著這個利潤豐厚且增長迅速的產業。

養殖漁業已經成為市場主要的海鮮供應來源。圖片來源:Scottish Salmon Producers' Organisation(CC BY-NC-ND 2.0)

「農場動物投資風險與回報」(Farm Animal Investment Risk and Return,Fairr)的最新分析報告《近海危機?》(Shallow returns?)指出,氣候危機、濫用藥物,以及用野生魚作為養殖魚的飼料,可能使總值2300億美元(約新台幣7兆元)的水產養殖業崩壞。

水產養殖業是世界上增長最快的糧食產業,但最近治理醜聞頻傳。今年4月,美國海鮮採購商提起一項集體訴訟,指控挪威鮭魚生產商在歐洲執委會反壟斷調查人員對歐洲養魚場突擊搜查後涉嫌操縱價格。5月份,一份投資展望報告列出數名因涉嫌誤報化學品使用遭到蘇格蘭環境保護局調查的養殖戶。

Fairr的報告顯示,每年水產養殖的平均增長率接近6%,為股東帶來豐厚報酬,五年間高達400%以上。但Fairr警告說,這種擴張大部分來自高環境、社會和治理風險的高密度養殖。Fairr指責該產業在這些問題上「透明度有限」。

「投資者應該深入了解水產養殖領域的永續發展風險,」Fairr總監拉提尼(Maria Lettini)表示,「從污水排放到碳排放,該產業若想持續繁榮,必須解決重大的環境和公共衛生挑戰。」

報告稱,水產養殖是碳排放大戶,同時也極易受到暖化影響。由於海水溫度升高和海洋酸化,預計到2050年,全球主要水產養殖區東南亞的養殖海水魚類產量將下降30%。

報告發現,養殖鮭魚和蝦需要魚粉和魚油,這使得該產業高度依賴快速消耗的野生魚類。

拉提尼說:「我們認為養殖魚類可以拯救海洋中的野生魚類,但我們正在用野生捕撈的魚類餵養養殖魚類。

報告發現,全球近1/5的漁業產量用於魚粉和魚油生產。

養殖鮭魚和蝦需要仰賴快速消耗的野生魚類,以提供魚粉和魚油。圖為澳洲一處鮭魚養殖場。圖片來源:rod cuthbert(CC BY-NC-ND 2.0)

拉提尼說,從養殖場排放的污水和廢水也和有毒藻類大量繁殖和飲用水污染有關。

上個月,挪威爆發30年來最嚴重的藻華,目前為止已造成800萬條鮭魚死亡。據報導,藻類大量增生造成2016年智利鮭魚產業損失約8億美元,近2700萬條魚死亡,約佔該國年產量的20%。

報告還發現,養殖漁業使用抗生素加速產生抗藥性。今年1月,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檢測到禁用的抗生素後,拒絕26批印度蝦進口。

Fairr報告提出另一個養殖漁業的主要問題——養殖魚會脫逃並與當地魚類接觸。

拉提尼說:「養殖魚類逃出後與野生魚混種,會改變野生魚類的基因庫,已經可觀察到DNA的變化,我們目前還不知道這會產生什麼問題。」

Fairr建議採用良好的管理方法,包括使用益生菌來減少抗生素的使用,改用其他飼料代替魚粉,包括細菌製成的飼料,以及多養殖不需要以魚粉為食的貽貝和牡蠣等。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