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石虎遭路殺 屍體破碎就跟牠家一樣

記者 陳璽安/報導

6月4日上午,苗栗縣議會做出否決《石虎保育自治條例》的決定,而在當天清晨,一隻石虎幼獸在苗140縣道卓蘭路段遭遇路殺,屍體破碎,研究人員辛苦撿回屍塊,才勉強拼湊出石虎的樣貌。學者賴玉菁指出,當地是石虎的棲地,苗140縣道直直從棲地切過去,石虎為了生存只好不斷穿越馬路,也因此造成路殺事件層出不窮,這也是幾個路殺熱點共同的狀況。

苗栗140縣道卓蘭路段橫切過石虎棲地,導致路殺事件頻繁。圖為研究團隊野放的石虎亞成體MZM2002,非遭遇路殺之石虎。賴玉菁/提供

吃飯必須過馬路、睡覺也要過馬路,這就是石虎的日常

試想一下,如果您家的客廳跟廚房中間有一條馬路,每天吃飯都必須橫越這條路,那會是怎樣的情景?6月4日清晨6點,一名屏科大的博士後研究員在苗栗140縣道卓蘭路段發現有石虎遭到路殺,屍體被撞爛,花了一些時間才將散落的屍塊拼湊回石虎的模樣。這是一隻幼年石虎,體型只比人類巴掌大一些,牠破碎的屍體,彷彿呼應了石虎棲地的破碎化,就像你我的家被馬路切過一樣,到廚房吃飯必須過馬路,回房間睡覺也必須過馬路,這就是石虎的日常。

這次發生路殺的路段是典型的石虎棲地,一側為樹林與草生地,另一側則為河岸,研究團位已透過紅外線自動照相機在當地記錄到多筆石虎活動的蹤跡,事實上,在發現這隻小石虎屍體的前一天晚上,研究團隊才在當地野放了一隻編號MZM2002的石虎亞成體。華梵大學景觀與環境學系副教授賴玉菁與該名博士後研究員屬於同一研究團隊,正在執行科技部的石虎研究計畫,她指出,苗140縣道卓蘭路段跟其它路殺熱點路段一樣,都是在石虎棲地上開路,且道路設計沒有考量到石虎與野生動物,才導致路殺不斷

一隻年幼的石虎遭遇到路殺,體型只比人類巴掌大一些。賴玉菁/提供

如果快速道路緊鄰你家門口……

賴玉菁進一步說明,這些道路又直又寬,兩旁沒有緩衝,讓野生動物從圍欄一出來就得面臨高速行駛的車輛,就像在人類住家門口開了一條快速道路,沒有騎樓、沒有人行道,一踏出家門就得面對高速往來的車輛,自然十分容易遭遇車禍。

野生動物生存大不易,一隻石虎生活至少需要200公頃,如果當地食物不多,牠的活動範圍甚至必須到500公頃才能養活自己,以研究團隊剛野放的MZM2002來說,牠被發現時,體態過瘦,顯然沒辦法找到足夠的食物,並且還有壁蝨的問題,顯示牠可能已經沒有足夠的精力理毛,可見牠的生活多麼窘迫。然而,賴玉菁指出,比起吃不飽,研究團隊更擔心牠遭遇路殺,也因此研究人員才在野放後的隔天清早回到當地視察,發現遭遇路殺的幼年石虎後,研究團隊也一直緊盯發報器的動向,確保MZM2002往安全的地方移動。

要改善石虎的處境 我們可以這樣做

MZM2002的處境令人擔憂,身體破碎的小石虎更是讓人心痛,野生動物的棲地因道路開發而破碎化,我們能做些什麼?賴玉菁建議,這樣的路段若要減緩路殺,可在道路兩側增加野生動物可利用的緩衝區域,例如灌木叢或草生地,讓動物在穿越馬路前可稍微躲藏、觀察,不至於迎頭就被車撞,此外,也要在這些路段加設警示牌等裝置,讓用路人放慢車速,增加石虎與車輛之間緩衝的時間與空間。賴玉菁也指出,在這樣的路段加裝圍欄並不是好方法,因為這就是石虎的棲地,阻攔牠對牠的生存沒有幫助。

賴玉菁同時表示,要保護當地的石虎,除了加裝道路改善措施,也希望當地的民眾不要使用環境用藥或是老鼠藥,因為石虎就會幫人類抓老鼠了,使用這些藥品反而會傷害到石虎。盼大家一起來營造好的石虎棲地,給牠一個安全的家。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