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法院宣判馬爾他捕鳥傳統違法

本文授權轉載自地球圖輯隊

原標題:「別讓牠們成籠中鳥 歐洲法院:馬爾他捕鳥傳統違法

近日,歐洲法院宣判馬爾他的捕鳥傳統違法,引發國際社會的討論,究竟在維持傳統與生態保育間,怎麼做才對呢?

圖為一隻紅額金翅雀。根據歐洲法院的最新判決,這種鳥現在在馬爾他不准再獵捕了。 Photo: Alison Day

嚴重影響野鳥數量

上個月21日,歐洲法院宣判馬爾他的捕鳥傳統違法,已經嚴重影響到當地的野鳥數量。然而,獵捕雀鳥在馬爾他是一項淵遠流長的文化傳統,歐洲法院的判決也讓馬爾他捕鳥者群起抗議。

無法再上訴的判決

馬爾他政府回應道,他們會好好檢視歐洲法院的判決。然而,這份判決無法再上訴,馬爾他政府也只能遵守歐盟禁止以娛樂為目的捕鳥的法令。

過去三年來,11萬隻雀鳥被捕

歐洲法院表示,馬爾他的捕鳥傳統是無差別地濫捕,捕獲的數量驚人。

根據歐洲鳥類保育組織BirdLife的調查,馬爾他人會在野外架起捕鳥網,讓搞不清楚方向的鳥兒落入網中。而從 2014年馬爾他政府重新讓捕鳥傳統合法化後,有大約 11萬隻雀鳥被獵人捕獲,還有諸如歐歌鶇和歐金斑鴴等野生鳥類。

被帶到寵物店當成「家禽」

鳥類保育人士表示,這些被捕的雀鳥往往幾天內就死亡,因為牠們無法適應被關在籠中的生活,也常常因感染疾病和受傷而死。而那些活下來的雀鳥則會被帶到市場或寵物店出售,被當作「家禽」般飼養。

除非為了研究之用

無論如何,在歐盟其他國家獵捕野生鳥類都違法,除非是為了研究或保育之用。但就算是為了研究或保育,也不能大量無差別獵捕,而是要在受到控制的環境下獵捕。

希望捕鳥傳統被豁免

根據《衛報》報導,馬爾他政府一開始在歐洲法院裡辯稱,歐盟有關獵捕野生鳥類的規定有開放民眾在休閒和保育間取得平衡,他們希望歐洲法院可以豁免他們的捕鳥傳統。

然而,歐洲法院表示:「根據馬爾他非政府組織BirdLife在 2007年的研究,捕鳥在馬爾他太氾濫,導致只有幾種常見的雀鳥會到馬爾他定期繁殖,反觀地中海其他地區繁殖數量都很多。」

不禁止就得付罰款

現在,馬爾他政府如果不禁止捕鳥傳統,它在歐盟法律下就會面臨高額罰款。

保育組織樂見其成

對於歐洲法院新出爐的判決,歐洲鳥類保育組織BirdLife馬爾他分部樂見其成。

BirdLife政策長布魯納(Ariel Brunner)說:「今天歐洲法院的判決傳達出了一個訊息,那就是一定得尊重法律。這份判決應該能終結無差別獵捕,這種無差別獵捕完全不永續,是一種野蠻的行為。

歐洲法院拿出魄力

另一方面,德國非政府組織反禽鳥屠殺委員會(Committee Against Bird Slaughter)表示,歐洲法院針對馬爾他的違法行為終於拿出魄力了。

不該屠殺美好鳥類

英國歐洲議會議員畢爾德(Catherine Bearder)稱讚歐洲法院的判決,她說:「屠殺這些美好的鳥類是違法且非永續的。歐盟應該介入並且採取行動立刻停止屠殺。」

指控總理為了選票

面對馬爾他政府在歐洲法院的失利,前馬爾他在野黨「民族主義黨」(Nationalist Party)領袖布斯蒂爾(Simon Busuttil)指控馬爾他總理慕斯凱特(Joseph Muscat)為了爭取獵人們的選票,不管獵捕野生鳥類是否違法,決定在 2014年重新開放獵捕鳥類。

付出嚴重政治代價

布斯蒂爾在Twitter上寫到:「歐洲法院判獵捕鳥類違法且必須停止這件事不意外。我們一開始為了告訴捕鳥者真相,付出了嚴重的政治代價。反觀慕斯凱特透過自私地承諾捕鳥者可以繼續捕來買票。他也騙了他們。」

捕鳥組織:判決不公

馬爾他捕鳥者相關組織則表示,歐洲法院的判決不公,他們也怪馬爾他非政府組織BirdLife危言聳聽影響法院判決。

圖為在台中武陵農場拍攝的藪鳥。在台灣,保育類鳥類一律禁止獵捕。 Photo: John&Fish

那麼台灣呢?

在台灣,保育類鳥類一律禁止獵捕,一般野生鳥類可否獵捕則要看目的。

如果是為了進行鳥類調查或保育研究,根據《野生動物保育法》第十二條規定,得在攜帶證明文件且遵守規定下執行。

如果捕鳥目的和研究等目的無關,而是為了飼養、繁殖、買賣等,依據《野生動物保育法》第十七條規定,應在地方主管機關所劃定之區域內獵捕,並應先向地方主管機關、受託機關或團體申請核發許可證。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