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槍手都有動物虐待史? 非事實

特約編譯 小陸/譯寫

2018年2月14日,佛羅里達州馬喬瑞史東曼道格拉斯高中發生17人死亡的重大校園槍擊案,19歲凶嫌尼古拉斯.克魯茲(Nikolas Cruz)事後被爆出有虐待動物的傾向,例如他曾在社群網站張貼死亡動物的照片、用空氣槍射殺松鼠和雞、把木棍插進兔子的巢、殺死蟾蜍等等。

佛州校園槍擊案凶嫌在IG張貼自己殺死的動物屍體照。 翻攝自網路

美國大約每個星期就會發生1起校園槍擊案,研究人員無不殫心竭力尋找識別潛在犯罪者的危險信號,而動物虐待史往往被傳揚為這類警訊之一。《紐約每日新聞》就在案發後指出,對虐待動物者採取更多追蹤措施,將能阻止克魯茲這種槍手。

2月21日,人與動物關係學家哈爾.賀札格(Hal Herzog)在《今日心理學》反駁了這種見解。賀札格表示,若能由追查兒童和成人有無動物虐待史來減少、甚而撲滅校園槍擊案當然最好;然而,「多數校園槍擊犯曾經虐待動物」是個迷思,「虐待動物行為」無法用來預測誰會變成校園槍手

賀札格提出3大理由。首先,虐待動物與人類暴行間的關聯性很薄弱2015年,心理學家艾蜜莉・派特森—凱恩(Emily Patterson-Kane)以統合分析法(Meta-analysis)結合了15份相關研究,發現34%的暴力犯曾經虐待動物;另一方面,對照組的守法者亦有21%曾經虐待動物,且更令她印象深刻的是——那些對人類施暴的犯罪者,大多數不曾虐待動物。

相較之下,「正常人」的虐待動物行為卻是出奇地普遍。賀札格指出,研究發現近30%的大學生坦承犯過某種形式的動物虐待。總而言之,大多數的暴力犯沒有動物虐待史,正常人卻有相當大的比例虐待過動物

理由之2是校園槍手多數沒有動物虐待史。由於媒體和動保團體的推波助瀾,民眾普遍認定絕大多數的校園槍手都是虐待動物者,但該說法顯然悖於事實。2003年的1篇研究指出,1995至2001年間的15起校園槍擊案中,僅3名凶手有動物虐待史;2004年,美國特勤局和教育部的聯合專案小組發現,37名校園槍手中,僅5名有動物虐待史。

2000年,太平洋大學的研究團隊調查了10起校園槍擊案的風險因素。如下圖所示,他們發現50%的槍手曾經虐待動物;話雖如此,包括:憂鬱、霸凌、社交孤立、沉迷於暴力音樂或媒體,以及對槍枝的迷戀等其他風險因素卻更加重要

2013年, 阿諾・阿魯克(Arnold Arluke)和艾瑞克・馬德費斯(Eric Madfis)研究了1988至2012年間23名校園槍手的虐待動物頻率及方式。一如其他研究,他們發現多數槍手(57%)沒有虐待動物的經驗,甚至有4名校園槍手曾有愛護動物的表現。

例如2012年桑迪胡克小學槍擊案的凶手亞當・蘭薩(Adam Lanza)因為不想傷害動物而成為素食者;造成2名學生死亡和13名師生受傷的查爾斯・安德魯・威廉斯(Charles Andrew Williams)在他的朋友殺死青蛙時,則顯得非常難過。

不過,他們也發現校園槍手所犯的虐待動物類型往往異於「正常的虐待動物者」。10起案件中僅1名槍手採取無須觸摸動物的施虐方式,其餘9起則是直接接觸動物的虐行。此外,有7起是虐待犬貓,但沒有任何槍手虐待自家寵物或鄰近動物。

追查動物虐待史無法終結校園槍擊案的理由之3是邏輯缺陷。誠如上方范恩圖(Venn diagram)點出的基本邏輯概念——即使所有的A都是B,亦不能證明所有的B都是A。舉例來說,即使大多數的海洛因成癮者是從香菸開始吸起,並不代表大多數的吸菸者將變成毒蟲;同理可證,即使所有校園槍手都有動物虐待史,亦不能就此斷定大多數的虐待動物者就會帶槍至校園掃射。

事實就是,無數的美國人曾在其生命中的某個時間點虐待動物;相較之下,僅少數校園槍手如此。賀札格認為,校園屠殺是難以言喻的悲劇,可是擴大追蹤虐待動物事件,亦無法降低槍案的發生頻率。他強調,我們應該關注虐待動物的原因有很多,預防校園暴力犯罪則非其一。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