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陣頭「鬥牛陣」體現古農村生活

記者高維奇/報導

早期台灣農村放牛吃草,常為了搶糧草地盤,農民常發生口角,牛與牛之間磨擦也難免,如沒有及時化解,常演出「牛互鬥、人互毆」,這種古農村生活印象,被濃縮在民俗技藝的「鬥牛陣」之中,饒恕趣味。

「牛互鬥人互毆」這種古農村生活印象,被濃縮在民俗技藝的「鬥牛陣」之中。高維奇/攝

現在的廟會或文化活動,還可看到「台灣鬥牛」的表演,每次鬥牛陣來到廟口一定擠滿人圍觀。首先牛是人裝扮的,牛頭牛尾各一人,牛不聽話時,主人拿著藤條發狠猛抽,最有趣的是還是牛主人「鬥嘴鼓」,兩名牛主既要吵架、還要摔角,再安排好心的旁觀者勸架才能了事,看了無不莞爾一笑,只是這樣的陣頭也愈來愈式微了。

 鬥牛陣最有趣的是還是牛主人「鬥嘴鼓」,兩名牛主既要吵架、還要摔角。高維奇/攝

現在的鬥牛陣一般都是四頭牛,分成兩邊,各有一位飼主,還要有鑼有鼓為「幹架」打節拍。一開始是飼主各帶兩頭牛在田邊吃草喝水,牛有時不聽話,主人就拿起長又粗的藤條猛抽,打在牛身會發出「蓬蓬蓬」的巨響,但因都是道具,所以不會痛,這要換成現在,可能會違反動保法,因虐待動物吃上官司。

接著就是雙方搶地盤,牛和牛鬥起來,飼主還要在旁「鬥嘴鼓」搧風點火,然後一語不合打了起來,不論男主人或女主人還要擒抱摔角,在地上滾來滾去,圍觀的人鼓掌叫好,此時宮廟老大就會喬裝和事佬出來勸架,雙方才能分開,結束表演。

宮廟老大就會喬裝和事佬出來勸架,雙方才能分開,結束表演。高維奇/攝

遠興民俗技藝團長尹連秋表示,最早全陣有十頭牛,近幾年邀演愈來愈少,目前只剩四頭。

鬥牛陣是早期農村社會縮影,當時耕牛是家戶最重要的生財工具,可犁田拉車、馱重物。耕牛食量非常大,當年沒有乾草等配方飼料,農閒時得牽牛吃草,荒地及農田圳溝的野草是耕牛的主要牧場,在春夏野草茂盛,耕牛放牧尚能填飽肚子,台灣南部冬季進入枯水期,農田被迫休耕,荒地也長不出草,牛不吃飽也就沒力氣幹活,農民為了搶地盤,真實的鬥牛陣就不斷上演了。

台灣耕地面積小,可以放牛吃草的荒地也有限,幾隻龐然大物擠在小地方吃草,磨擦的機會大增,如果碰上兩隻都是未結紮的公牛,為了麵包更為了愛情,打鬥在所難免了,也是農民最怕的事,因為兩牛相鬥必有一傷,甚至兩敗俱傷嚴重不治。

抓狂的鬥牛有時連主人也拉不開,讓主人累倒在地上。 高維奇/攝

當農民知道家中的耕牛吃草與別隻牛相鬥,會急忙提起籐條趕赴現場,趕緊拉開自家的牛並猛抽打訓斥一番,抓狂的鬥牛有時連主人也拉不開。來不及勸解拉開的,農民眼看自己家中的生財工具被鬥得鼻青臉腫、皮開肉綻鮮血直流,心痛之餘也指責對方飼主的不是,一言不合就扭打起來了,引來左鄰右舍看熱鬧,人潮多愈多,兩個老農扭得愈起勁,累了也不知如何收尾,村長知道「眉角」,趕到現場一人罵一句:「大人大種,還這麼笑破人嘴!」就是這句話讓真實的鬥牛陣落幕。

現在的牛大都供肉用,擁有面積充足的牧場,牛與牛和睦相處,極少演出鬥牛陣了。高維奇/攝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