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有獸鋏無罪 法律漏洞何時能填補?

記者 陳璽安/報導

屏東林邊有一名老翁持有大量捕獸鋏,遭民眾檢舉,屏東縣動物防疫所表示,目前《動保法》並未規定不能持有獸鋏,目前還在聯繫老翁瞭解狀況,若老翁不曾使用、僅單純持有,防疫所不會開罰,僅會將獸鋏沒入

屏東林邊有一名老翁持有大量捕獸鋏,但《動保法》並未規定不能持有獸鋏。徐小姐/提供

不能使用 不能製造 但能持有

一個捕獸鋏是一條生命!」民眾徐小姐表示,本週日(10日)發現一名老翁持有25支捕獸鋏,大剌剌地放在自家門口,疑似準備出門放置,報警並通知屏東縣動物防疫所前來處理。徐小姐說,老翁向他抱怨附近的流浪狗會踐踏田地,還說浪狗咬到人也不會怎麼樣,言下之意是要用捕獸鋏對浪狗採取私刑,徐小姐擔心老翁真的會設置獸鋏傷及無辜浪浪,趕緊報警、通報動保處

然而,並沒有證據證明老翁確實使用了這些捕獸鋏,屏東縣動物防疫所中小動物課課長蕭春暉表示,《動保法》僅規定不能使用、製造、販賣、陳列或輸出入獸鋏,但並未規定不能持有,目前動保處還在聯繫老翁瞭解狀況,若老翁的獸鋏是《動保法》禁用獸鋏前就擁有的,且禁用後不曾使用,這種單純持有的狀況並不違法,防疫所僅會將獸鋏沒入,無法可罰

猛禽遭捕獸鋏斷爪,等於失去求生能力,圖中的鳳頭蒼鷹便是無回歸自然的可能,僅能安樂死。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畫面,野生動物追思會/提供

持有無罪 設置難追 成法律漏洞

近日台灣各地傳出多起動物遭捕獸鋏傷害的案件,各地方政府卻束手無策,早在2015年,台灣動物新聞網便曾報導禁用捕獸鋏的法律漏洞《動保法》規範了獸鋏的「來源」,《野保法》與《動保法》雙管齊下限制獸鋏的「使用」,但《野保法》有除外條款,只要野生動物危及人類安全或是危害作物、家禽、家畜或水產養殖,便可合法使用獸鋏,而「持有」獸鋏的部分,則是完全不受法規限制。這個漏洞,至今仍然存在。

除了這個漏洞,在各捕獸鋏傷及動物的事件中,各地動保處、防疫所也面臨了搜證困難、找不到設置捕獸鋏的行為人等問題,導致許多案件中動物受了傷,卻沒有人需要負起責任。面對這些困境,部分地方政府以自治條例來應對,今(2017)年上路的〈高雄市動物保護自治條例〉即明訂任何人未經主管機關許可,不得持有獸鋏,而〈臺北市動物保護自治條例〉則規定土地所有人、使用人或管理人有義務將管領土地範圍內之獸鋏予以拆除。

這隻約1個月大的台灣獼猴,便因為斷爪而與族群分離,難以回歸自然,恐需終生待在收容中心。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畫面,曾翌碩/提供

但是,僅靠地方政府的自治條例也不是辦法,畢竟只要設置捕獸鋏的行為人只要以防範鼠害或保護農林作物為由,便是在《野保法》的但書中合法使用。農委會也意識到捕獸鋏氾濫的嚴重性,2011年便提出要修改《野保法》,全面禁用捕獸鋏,政院版修正草案於2014年與2016年兩度進入立院審查,立委吳焜裕等人的提案也於今(2017)年進入立法院,目前這些草案都還在審查中。

雖然朝野對禁用捕獸鋏已有初步共識,整體而言修法腳步仍十分緩慢,究竟什麼時候台灣能夠全面禁用捕獸鋏?何時不再有死於獸鋏的冤魂?讓我們一同關注。

資訊類別: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