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街頭野鵨 露天撿食討生活

記者高維奇/報導

人類居往都市化,許多野生動物也隨之安居,鴿子就是成功的移民,在巴黎等知名景點城市街頭的野鵨,除受惠於戶外咖啡座殘留的食物碎屑,巴洛克建築繁複的雕塑提供舒適又隱密的住所。

鴿子性情溫和,是猛禽、野貓等獵食的對象, 卻能在各大都市討生活,族群壯大,靠的是依附人類的本領,許多人從餵食動物得到心情平靜與愉悅,許多國家的景點都有人餵養野鴿子。

露天咖啡座是法國市區享受生活的場景,野鴿則忙著討生活填飽肚子。高維奇/攝

巴黎街頭極少看到有人餵養鴿子,主要景點亦然,但野鴿卻如影隨形到處看得到,食物來源是每年湧進大批觀光客,尤其歐洲許多城市習慣在戶外用餐,巴黎街頭亦然,吃燒餅掉芝麻,啃法國麵包也難免會掉碎屑,露天咖啡座的地面就成為野鴿的獵食場,不需遊客刻意餵食就可以飽食無虞。

法國民眾及遊客並不刻意餵養野鴿。高維奇/攝

都市的野鴿也有天敵,在流浪貓較多的城市,常見廣場上的鴿子被野貓伏擊,美國紐約市區的野鴿則常被遊隼獵捕,遊隼築巢棲息在摩天大樓,其飛行速度極快,俯衝時速可達每小時300多公里,牠們先飛到獵物上方,翅膀收到後方讓自己成為「自由落體」垂直而下,以極快的速度循螺旋線飛行路徑俯衝而下,用腳爪附近的肉團打昏野鴿,或是直接抓住獵物的頭部

工商業發達城市的現代摩天大樓,外牆線條簡約平整,有的甚至採用玻璃圍幕式,根本沒有野鴿棲息餘地,而巴黎市區極少摩天大樓,大都是7層樓以下的建築物,不利於猛禽築巢棲息,讓野鴿少了天敵,而巴洛克建築物的格式卻成了野鴿築巢最佳地點,不管是教堂或歷史建築,幾乎都成了野鴿的家

教堂或歷史建築,幾乎都成了野鴿的家。高維奇/攝

鴿子排泄物汙染環境,也有傳染疾病的疑慮,許多古老建築物被築巢棲息,建材已見腐蝕破壞,或是直接飛近室內製造髒亂,巴黎以擁有古老建築物為傲,也是珍貴的觀光資源,市政當局自是不願野鴿破壞一切,除定期清洗建物以外,重要且脆弱的建物雕塑則以鐵絲網保護。

重要且脆弱的建物雕塑則以鐵絲網保護以免被野鴿棲息築巢。高維奇/攝

為了減少鴿子在建築物築巢,巴黎市政單位甚至建造野鴿公寓提供牠們築巢,也順便監控疫情,但不是每隻鴿子都滿意,牠們最喜歡的還是巴洛克風格的建築物,莫非鴿子和人一樣,都喜歡住漂亮的房子。

巴洛克建築繁複的雕塑提供舒適又隱密的住所。高維奇/攝

由於沒有人為刻意餵養,加上人為控制,巴黎街頭的鴿群規模小,情況尚能控制,不像印度的城市,只要有空地就有人在餵養,還有靠販賣鴿飼料維生的小販,讓鴿子危害一發不可收拾,甚至飛入重要歷史築建築內築巢,滿地糞便,珍貴的典藏文物也難以倖免。台灣也有類似的情況,因人為餵養造成野鴿族群壯大,在大樓公寓築巢製造噪音及髒亂,禽流感來襲則引發民眾恐慌。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