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豹難得一見 挪威小鎮放棄獵捕

本文授權轉載自地球圖輯隊

氣候變遷和時代演變往往會改變許多傳統習俗,在今年,挪威的捕海豹業也完全離開了經濟歷史的舞台......

海豹狩獵者在北極海上抓到的海豹。<a  data-cke-saved-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zach/4335351183/in/photolist-7B6NSc-4Yzbu7-7bFYxG-dUWUc4-dzfHhk-dzfHri-6vznB-B5gZj-7dyiuR-kJkCBa-qJ8CJL-ptAhwq-7kGBnR-p86mFw-jkXrQd-qvqvgf-raQE1h-od8qgn-bjGRbG-82cy2R-pMcRN5-pp7G7r-aZjA1T-pZnAvM-eixbHz-r3YnsM-dzfHte-raREnQ-r1QjXj-v4LxpJ-ftVtGf-hEvAFq-5CdBBB-vj3iEm-hBEKEM-8hWTFN-gseyH9-qrM95x-qLyQqN-75UbQ3-67Xhw7-dzfHot-eDnPjU-eFwBWw-ksFNLz-nJrNBz-nZmRhH-bLwuwB-4xDDHd-stexWR"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zach/4335351183/in/photolist-7B6NSc-4Yzbu7-7bFYxG-dUWUc4-dzfHhk-dzfHri-6vznB-B5gZj-7dyiuR-kJkCBa-qJ8CJL-ptAhwq-7kGBnR-p86mFw-jkXrQd-qvqvgf-raQE1h-od8qgn-bjGRbG-82cy2R-pMcRN5-pp7G7r-aZjA1T-pZnAvM-eixbHz-r3YnsM-dzfHte-raREnQ-r1QjXj-v4LxpJ-ftVtGf-hEvAFq-5CdBBB-vj3iEm-hBEKEM-8hWTFN-gseyH9-qrM95x-qLyQqN-75UbQ3-67Xhw7-dzfHot-eDnPjU-eFwBWw-ksFNLz-nJrNBz-nZmRhH-bLwuwB-4xDDHd-stexWR" target="_blank">Zach Lipton</a>

通往北極海的入口「特羅姆瑟」

挪威北方城市特羅姆瑟(Tromsø)從 19世紀初就有著「北極海入口」的稱號,因為海豹獵人要到北極海狩獵海豹時,都一定會從這裡出發,過去,特羅姆瑟每年都有超過 200艘船隻出海狩獵,海豹經濟也形塑了當地的商業發展

從200艘到0艘

然而,隨著氣候與社會變遷,特羅姆瑟逐漸榮光不再,一直到今年的獵海豹季,已經沒有任何挪威船隻出海捕海豹了。

四十多年的榮景不再

船長克朗夫(Bjorne Kvernmo)在 1973年開啟了捕海豹生涯,40多年過去,克朗夫在去年成為唯一 1艘船隻出海捕海豹的獵人。

在今年的狩獵季,克朗夫雖然一樣把船開了出去,卻不是為了捕海豹,而是為了拍攝海豹獵人的紀錄片《航海者:最後一位獵人》(暫譯,Sealers: One last hunt)。

圖中紅標處即為挪威北方城市特羅姆瑟,這裡其實是座小島。

要把文化記下來

紀錄片《航海者:最後一位獵人》的導演歐騰森(Trude Ottesen)和摩登森(Gry Mortensen)有感於特羅姆瑟的獵海豹文化正在逐漸消逝,擔心任由這項文化消逝會是場悲劇。

氣候變遷  海冰不如前

船長克朗夫表示,海冰在這幾年來出現了「劇烈的變化」,不斷萎縮的冰層不僅影響海豹的聚集地,也影響到獵人在冰層上宰殺海豹的工作。

海豹全部消失了

以去年來說,克朗夫一行人找不到任何年輕的海豹,要是在以前大概可以看到 5-7萬隻的海豹,但現在的牠們全都不見蹤影。他形容現在「就連北極熊也找不到海豹」,說道:「去年的冰非常少,我們幾乎找不到任何海豹,這完全是浪費時間的航行。」

格陵蘭島旁邊在下雨

克朗夫提到,當他在 2015年到格陵蘭島附近狩獵時,那邊還在下雨。「有什麼東西出錯了,」克朗夫說道:「格陵蘭島冰層的旁邊是不應該下雨的。」

橋連結的島嶼即為特羅姆瑟,這裡又有「通往北極海的入口」之稱。<a  data-cke-saved-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jmmuggianu/16691628516/in/photolist-rqYXCy-93WrtG-eb8aym-voUx1q-ebch7s-qpDsnJ-eb6DCV-saXQQq-cVy8L3-mzJHPp-eb87f1-dcPn5b-"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jmmuggianu/16691628516/in/photolist-rqYXCy-93WrtG-eb8aym-voUx1q-ebch7s-qpDsnJ-eb6DCV-saXQQq-cVy8L3-mzJHPp-eb87f1-dcPn5b-" target="_blank">Jean-Marie Muggianu</a>

遭到動保人士抨擊

社會風氣的改變也影響了海豹業的發展。一方面是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國際人道協會、綠色和平組織等動物權益組織,都曾抨擊獵捕海豹的行為既「殘忍又無謂」,善待動物組織則強調,獵捕海豹早已跟傳統文化無關,並逐漸演變成基於商業利益的獵捕行動。

過去動物權益團體也常以海豹被敲擊致死的畫面強調狩獵海豹的殘忍,藉此呼籲人們反對狩獵行動。

獵捕方式太殘忍?

對此,船長克朗夫認為示威者誤解了整個情況,他表示現在海豹獵人都用槍射殺海豹,雖然他們還是會用一種稱做hakapik的工具擊打海豹的頭,但一切只是為了確認海豹有死透。克朗夫強調,他們是盡可能用「最人道的方式」完成這一切。

圖拍攝於 2009年,一隻隻豎琴海豹趴在大浮冰上頭。<a  data-cke-saved-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dangel799/15269310581/in/photolist-pgid4x-e3DW1v-ax4SRH-i3DhdJ-fuSasa-9oxyoi-i3DQ3K-FDH8V-8p8BJN-6vg9Xf-557wTr-4iGcj2-9aCSrB-aqmQJv-RbA4jE-6LwrWp-5amUPh-W8zYb-nr9Mj1-rmgoz1-7EpJgi-qpmEMN-8NtYmd-7AmXqq-8Nt1VV-6EJP7z-6wSSmH-6FTezX-6kGhdX-ab77rF-i3Djmm-8NdRyS-ekMWDo-4H6kxz-3gjEox-8VFgwT-8rqm9-4E1W9F-7x5sxk-i3DRs8-5WxHV5-9EN4V-i3D2UK-77WX6s-4GT6aE-5z9hmh-r3WKK-2kwedm-8gkYk3-dHafza"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dangel799/15269310581/in/photolist-pgid4x-e3DW1v-ax4SRH-i3DhdJ-fuSasa-9oxyoi-i3DQ3K-FDH8V-8p8BJN-6vg9Xf-557wTr-4iGcj2-9aCSrB-aqmQJv-RbA4jE-6LwrWp-5amUPh-W8zYb-nr9Mj1-rmgoz1-7EpJgi-qpmEMN-8NtYmd-7AmXqq-8Nt1VV-6EJP7z-6wSSmH-6FTezX-6kGhdX-ab77rF-i3Djmm-8NdRyS-ekMWDo-4H6kxz-3gjEox-8VFgwT-8rqm9-4E1W9F-7x5sxk-i3DRs8-5WxHV5-9EN4V-i3D2UK-77WX6s-4GT6aE-5z9hmh-r3WKK-2kwedm-8gkYk3-dHafza" target="_blank">Suzanne</a>

 

歐盟禁止海豹製品

2009年,歐盟的法規限制也對當地的海豹經濟產生重擊。當時歐盟禁止了任何海豹製品,包括海豹皮做成的靴子、夾克,用在餐廳或自用的海豹肉等等。

挪威政府暫停補助

2014年,挪威政府暫停了一年約 100萬英鎊(折台幣約 3,834萬元)的補助給海豹獵人,讓他們因此銳減了近 80%的收入來源。談到這一切,挪威最後一位海豹獵人克朗夫說道:「一切都結束了。遊戲結束了。」

轉海豹狩獵為能源開採

現在克朗夫仍然待在北極海,不當獵人的他現在的工作是開挖北極海的石油和天然氣,並由挪威國家石油公司主導。

挪威政府要大家放心

儘管開採的工作使得環保團體大為抗議,但挪威政府強調他們一定可以在能源開發和維持北極海安全之間取得平衡,挪威首相索柏格(Erna Solberg)也表示,他們一定會為保護環境的標準設下高標,她說:「對海洋資源的永續發展,是促成挪威繁榮與安康的重要基礎。」

顯然挪威北極海的獵海豹生活雖然結束了,但另一個經濟發展才正要開始。

延伸閱讀:英國乳牛救起小海豹康復回大海
海洋生物也有同理心? 學者發現座頭鯨保護其他生物不被追殺
挪威瘋看18小時電視馬拉松

參考資料:
01 Tromsø says goodbye to the seal hunt, a long-lasting local tradition
02 ‘Game over’ for Norway’s seal hunt
03 Norway's seal hunters hang up their clubs

 

資訊類別: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