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忍讓收容中繼站 淪為老殘終養所?

 

【零撲殺非零安樂死】系列一

記者 黃靖雅/報導

比起生命品質,大眾太過重視生命的留存,飼主責任制卻始終沒有徹底落實。零撲殺後,老病殘犬貓在收容所中的占比恐越來越高,在收容壓力日益增加的情況下,是否將使部分弱勢犬貓,落至賴活而不得好死的境地?這個問題沒人能給出篤定的答案,但針對需要特殊醫療的動物,部分收容所也只能積極建立應變之道。

老病殘動物在收容所中更加弱勢。 示意圖。安東尼/提供

照顧患有心臟病、腎臟病、貓愛滋、皮膚病、心絲蟲、癱瘓的毛孩,即使對飼主來說都頗耗費心思,而在收容所中,這些需要特殊照顧的毛孩更不會僅有一兩隻。面對老病殘動物,收容所能提供的照顧不可能達到「飼主」的標準。

台北市動物之家獸醫師謝邦杰說,針對需要特殊照護的動物,獸醫手邊有的資源,一定盡量提供,但獸醫師們仍常迫於無奈,需和現實妥協。

圖攝於台北市動物之家(內收)。 李娉婷/攝

以心臟病為例,謝邦杰講得坦白,患心臟病的犬貓,病況極易反覆,最需要專人密切觀察,但收容所哪撥得出人力24小時只盯著幾隻動物看?他補充,「強心劑如果用得不正確,比沒用更危險」,因此他盡量不開強心劑。桃園動保處動物管制課高課長也說,在實務上,收容所因為沒辦法做精細的心臟檢查,很難針對心臟病動物給予特殊藥物。

而好發於浪浪的心絲蟲,收容所也難以做積極處理,收到心絲蟲犬隻時,其實動物之家傾向開預防藥,殺死幼蟲,讓原有的成蟲慢慢自然死亡。不積極治療除因藥價昂貴,更因心絲蟲療程有危險性,狗狗治療期間需保持安靜、避免過度興奮、忌運動,以免狗狗血栓缺氧昏倒。然而這幾點,在收容所中都很難控制,甚至動物昏倒後,也未必能夠在第一時間發現。

公收能給予動物的照顧可能很難比得上飼主,不過飼主應盡的義務,又怎麼會是公收來擦屁股?

收容所也常收到患腎臟病的動物,高課長直言,「一般輸液、給皮下點滴沒問題,但如果是嚴重腎衰竭,收容所絕無能力定期讓動物做腹膜透析(洗腎)。」

至於浪貓常見的貓愛滋,由於無法治癒,一旦收容所的貓咪驗出貓愛滋,能做的處理也僅是將牠隔離,或是與其他愛滋貓同籠。而癱犬、老犬,雖無立即性的生命危險,但因為健康狀況難有明顯進步更是照料不易。

老病殘毛孩本身在收容所中已屬弱勢,同時更因需特殊照顧,恐排擠到其他毛孩的資源,未來這樣的毛孩在收容所中占比恐越來越高,且這類的毛孩送養不易,一旦進了收容所,是否就要在此度過餘生?

圖為板橋動物之家的三腳,三腳從3、4個月就進到收容所,待了1年多,比牠晚進的同伴都被領養了,三腳還是乏人問津。幸好牠開朗的個性讓領養人對牠一見鍾情,在約1歲半的時候被領養。但不是所有殘疾犬都像三腳一樣幸運! 資料照。李娉婷/攝

台中市動保處秘書姜淑芳表示,為提升所內動物福利,台中自今年1月1日起公告了一份「流浪犬貓及傷殘長期收容安養計畫」,由動保處付費請外部單位收容照護老年及傷殘流浪犬貓,她強調,來申請的單位會經過審核,動保處也會到現場確認收容環境、照料方式等條件,「不是有空間收容就好,申請單位必須精於老病殘犬貓的照護。」

她補充,動保處能支付的動物飼料費和醫藥費雖有上限,但犬貓轉出去後,照護單位可採用義賣、募款等方式籌措資金,也解決了公家機關不能募款的窘境。

傷病動物必須以單獨籠舍安置,舊式的收容所因功能和現在不同,不可能規劃充分的傷病犬單獨籠。 示意圖。黃靖雅/攝

送養不易的老病殘犬貓數量大增,考驗的不只是收容所軟硬體設備,對公務獸醫的心境,也難免產生衝擊。姜淑芳坦言,台中市動物之家裡有很多熱血獸醫師費盡心思救回的截肢狗、橡皮筋狗,救回後,卻幾乎送養不出去,「同仁也會質疑自己,如果動物知道會被關在收容所過一輩子,牠們會不會寧可不要我救?」

人性使然,普通領養人很難捨健康可愛的犬貓,而選擇有殘疾的犬貓。新北市動保處從獸醫到工作人員都很有熱忱,獸醫救回殘疾犬後,工作人員還自製犬輪椅,使癱犬能行動自如。這些毛孩雖下半身癱瘓,但個性爽朗、活潑樂觀,是動物之家的招牌狗,很討民眾喜歡,可惜民眾和牠們玩耍之後,仍會帶四肢健全的毛孩回家。為了毛孩和死神拔河的獸醫師,不知道是否也常在心裡和自己拔河?

新北市有擅自製犬輪椅的工作人員,會為癱犬製輪椅,裝上輪椅的癱犬行動自如,個性都活潑開朗、人見人愛,但仍少有人願意領養輪椅犬。 資料照。黃靖雅/攝

零撲殺不是流浪動物的萬靈丹,民眾更不該理所當然的要求收容所要成為流浪動物的「家」。收容所僅能中繼,不適合終養動物,毛孩該享有主人的專寵、能自由活動的空間、不虞匱乏的食物、適當的醫療,可惜這些都不是收容所能無上限提供的。零撲殺後,飼主責任制同步加緊落實,減少老病殘犬貓入所量,避免拖垮公務收容系統,將成為最急迫的課題之一。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