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摔死的博美毛孩 勾起美容師的痛

/ 梁憶萍 (梁憶萍寵物美容中心負責人)

這周在美容圈內討論得最多的話題是,一位蘇姓男乘客,因檢疫問題無法帶一隻2個月大的博美毛孩搭機前往金門,憤而在機場眾目睽睽之下,直接將博美毛孩重摔在地致死⋯⋯

此事件引起美容師們集體熱血議論,為什麼只是寫蘇姓乘客?做出這麼殘忍事情的人,新聞卻沒公佈全名?「但是寵物美容師工作上的無心失誤,一經民眾檢舉,不用查證,就被媒體直接指名道姓,鄉民更是瘋狂的敲鍵追殺,直到美容師體無完膚、心力加瘁,仍不罷休?!」

美容師的工作是要冒著被毛孩咬、抓的風險,加上現在動保意識抬頭,法令出發點固然是好事,但卻造成有些飼主無限上綱,美容師寧可受傷的是自己,也不願毛孩有任何差錯,卻在一旦有犯錯情事發生時,就被指責為沒愛心!不適任!!

「明明不適任的飼主,遠比美容師要多很多好嗎~」美容師們心有戚戚焉⋯⋯

身為美容從業人員多年的我,近年來倍感當個美容師是越來越不容易的事。染毛被指虐待,無麻醉潔牙被指不當醫療,安親住宿條件嚴苛,而法規常伴隨民粹,急急如律令,動輒罰以鉅款或勒令停業。

此外,民眾與美容師在信任基礎脆弱之下,互相攻防,常見美容師在所謂的「爆料公社」中被客戶無理評論或攻擊之後,只能轉而向同業組成的「美容師工場」、「靠北社團」等不公開社團訴苦,相互取暖。

眼看在互聯網時代,寵物美容師這一行想從素人變紅人,早已不需經「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十年磨一劍」的鍛練過程,是不難達成的目標,而技術層面也隨著科技發達,逐年進步和多元發展,人人都皆可在網絡平台找到自己的亮點和舞台,成為名師。

然而從業人員一旦失去入行的初衷,卻為了吸睛和達到宣傳目的,行為模式變得驚世駭俗、語不驚人死不休,雖然可以引發相濡以沬的功效,但平心而論,對於整體寵物美容產業並無多大助益。

當今有部分飼主藉由法令遊走灰色地帶,自身對於尊重生命一事不甚了了,而且處於「只許州官放火」的心態,對相關的寵物從業人員頤指氣使,又相當苛求,寵物美容到底是技術業?是服務業?或許見仁見智,但我心中常想著:現今身為美容師,是幸或不幸? 

資訊類別: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