葷食還是素食好?大學第一堂動物課(下)

挺挺動物講座「動保心生命教育」系列
臺南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 吳宗憲/主講,動物當代思潮團隊/紀錄

怎樣開始大學生動物保護的第一堂課?台南大學管理學院的吳宗憲老師,一開學就教學生擠眉弄眼、比手畫腳,設法找到自己的同伴,而除了找出同伴外,吳老師還這樣說........

葷食好?還是素食好?吳宗憲老師笑而不答。「我在課堂上會給學生一人一張表格,讓同學回去做一件事情,將自己吃的肉、蔬菜、五穀雜糧通通照表登記下來,一週之後再回到課堂上分組。」

分組時依照比例,肉吃較多的就叫葷食組,反之就歸入素食組,雙方再用一週時間準備資料,然後開辯論會。A組提出論點,B組提出資料做反證,有資料就搶得發言權,得以提出新論據,讓A組來反駁,最後提不出任何資料、講不出任何理由的那一方就輸了。

因為有了競賽的刺激,同學都很認真準備,辯論時也玩得很開心,通常一堂課就這樣玩掉了。「可是我從開這門課到現在,沒有一次辯論是有結果的,因為理由太多了!」

吳宗憲表示,每個人一定都可以找出各種各樣的理由,來證明自己葷食或素食是對的,但由於社會對素食這件事普遍有誤解,所以他想透過這種方法,讓素食者至少在這時可以得到50%的發言權。

他說:「辯論之後,兩造都會有所反思,但反省比較多的是葷食者,他們大多會說:『如果世界上吃素有這麼多理由,為何生活裡基本上都是葷食呢?』這也是道德推理,也就是生活裡的習以為常與價值觀的假定,透過這樣的辯論就可以顯示出來了。」

吳宗憲還延伸一個有趣的玩法,讓同學去統計全班的飲食習慣,調查之後發現,學生所吃的肉、蔬菜、五穀雜糧比例都是1:1:1,他說:「我做了7年的調查,無一例外!可是營養師告訴我們,飲食最佳比例是1:2:3。也就是說,許多人以為自己日常飲食很均衡健康,實在是個大大的誤會。」所以保護經濟動物之前,不如先從保護自己這個動物做起吧!把飲食裡的肉類減少一半,達到營養師說的均衡飲食,應該不會太難。

同時他推薦《深層素食主義》這本書,作者將所有素食、葷食的辯論攻防,用非常嚴謹的學術方式,全都寫在書裡了,所以無論做為一個素食者或葷食者,都可以在書裡找到各式各樣的推理。

左三:《十二夜》導演Raye 。

現身說法:豬王最後的眼神,與養豬業者的眼淚

吳宗憲還在課堂與社會實務中間搭了一座橋,找來許多從事第一線動保運動的人士到學校現身說法。他說:「口才不是重點,講者的熱情與態度,才是影響台下最大的因素。例如我找《十二夜》導演Raye來談過她成為動保導演的原因,她提到她看了《血色海灣》的感受,邊講邊哽咽,你們無法相信那一幕對我的學生影響有多大!

還有一位駱鴻賢先生,自述他養豬賺了好多錢,可是有一次當他要送豬去屠宰時,有一隻從小跟他像朋友一樣、很乖很聰明的豬王,牠沒有像其他的豬一樣哀號,只有像告別一樣,回頭看了他一眼,就自己走上豬車了。因為是豬王,所以其他的豬也就跟著牠一起上車。

這名養豬戶將豬載到屠宰場之後,回到家,他躺在床上一直翻來覆去,想到豬王最後的的眼神怎樣都睡不著,結果他開車衝下山,想把豬全部救回來,可是等他到了屠宰場,那些豬已全數被肢解成肉塊了……

這件事讓他非常自責,愧疚讓他從此不但吃素,還把他剩餘的豬全部留下來養一輩子。「我並非想鼓吹吃素,而是這位先生講故事的時候,那種懺悔的心情與眼淚,讓學生很有感;而且得知他從此投身很多公共事務之後,學生的動力就來了。」

「別說學生了,我自己都很受他的鼓勵!因為在以人為主的社會裡,動物還是比較弱勢的,因此每次聽講、或接受演講的邀約,我也都會從朋友和聽眾身上得到許多能量的回饋。」

左四:「豬豬天堂」生命教育園區負責人駱鴻賢。

「媽~我在這裡!」參與公民行動很有成就感

有了同情、也有了思考之後,接下來就該讓同學去規劃行動了,公共政策有很多解決問題的討論方式,像公民會議、公民陪審團、願景工作坊、都可以操作。

「我都是用世界咖啡館,因為最快,大概兩個鐘頭就可以得出一些結論,每一組都能提出想做的議題與行動。」

世界咖啡館議題討論

吳宗憲師生一行人,過去曾去過公私立收容所幫忙打掃、去台南的水雉生態教育園區參加棲地維護,另外吳老師本身是「動物當代思潮」發起人,辦過多場研討會,只要時間允許,他也都會邀學生參與。

他說:「同學喜歡去收容所服務的原因,一方面是愛心媽媽看到他們都很開心,另外會有記者來拍照,上新聞對同學來說也很有成就感。」想讓學生對公共事務產生興趣,就需要創造一些誘因,像是參加水雉棲地維護可以穿「青蛙裝」,大家都沒穿過,就會覺得很新鮮,園區動物得到好處,學生也學到東西,何樂不為?

其實不要小看大學生的反省能力,吳宗憲表示,有一次研討會談的是動物園的歷史,本以為不會有人感興趣,沒想到同學寫出很深刻的心得,說原來戰爭時,在後方資援前線的女性,與被利用的動物都很可憐。當學生通過這些參與,覺得非常有價值、有意義的時候,他們就會分享、傳播出去。

若想不出更好的社會實踐方式,到了期末時,也可以請學生拍影片,或用各種方式製作,然後放到youtube上面,讓更多人可以從網路上觀看,這樣也能產生某種程度的效果,就算改變一、兩個人也好,社會實踐就有了一些回饋。此外,動物園的考察、採訪、填單,也是很好的行動方案。

 

相關文章: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