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老鷹還是雞?大學第一堂動物課(上)

挺挺動物講座「動保心生命教育」系列
臺南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 吳宗憲/主講,動物當代思潮團隊/紀錄

怎樣開始大學生動物保護的第一堂課?台南大學管理學院的吳宗憲老師,一開學就教學生擠眉弄眼、比手畫腳,設法渾身解數找到自己的同伴,而同學們竟然也玩得不亦樂乎!

「遊戲是這樣的,我會先讓他們抽籤,籤裡有各種不同的動物,通常一個班40-50個同學,卻只有12-16種動物籤,因此大概平均四五個同學會抽到同一種。抽完籤的人不能開口,必須比手畫腳找同伴。」吳宗憲說,最先找到夥伴的人可以加分,最晚找到要扣分(當然事實上最後都不會扣分)。

示意圖,取自網路

有加分、扣分的的遊戲競賽,同學都覺得很刺激。但結果發生什麼事呢?相較於常見的貓狗,有些同學會很苦惱,說:「老師,我怎麼知道綠鬣蜥怎麼比?」或有人以為彼此是同種,結果卻發現是老鷹跑進雞群裡,因為這兩種飛禽用來表演的肢體語言太相似了。

遊戲結束,吳宗憲才與學生進行討論,同學會開始反省:「為什麼我會找錯同伴?」這時他們才發現,原來自己平常「對動物行為有刻板印象」、「很多動物會被我們混淆」吳宗憲說:「事實上討論才是核心,我都不用照著課本教,他們就會主動告訴我,自己所發現的事情。」

「這麼做還有一個原因,學生若不用抽籤的方式,在大學裡,他們就會找自己熟悉的朋友分組;或喜歡搭便車的人,就會找認真做作業的同學一組,最後期末作業都會被他做完了。」吳宗憲利用遊戲,巧妙克服大學生的習性,更重要是,順利在他們心中種下開學之後的第一堂動物課。

他說:「我是學公共政策出身的,從來沒有學過怎麼教書,所以剛開始的前三年對我來說非常挑戰,一路以來的教學方法,都不是從課本上學習理論來的,而是從課堂上被同學白眼,一路反省、一路修改教法,慢慢演化過來的。」

他還說,相較於大學以下的國民教育,大學的自主性非常高,同學可以選喜歡的課程與老師,得到資訊之後再自己去思考判斷。「所以這幾年來,我開課會一直試著將我所關心的動物保護與公共政策相結合。」

公民行動:動機始於同理心,來看電影!

公共政策在大學以下,是公民教育的一環,最重要是最後一定要產生公民行動,可是公民行動的出發點,通常來自於動機的產生。「對教育者來說,我們要將一開學完全沒有任何動機的學生,讓他到期末對議題產生行動,這是成功的公共政策教育必須的教導,所以第一件事,建立同理心非常重要,我們怎麼讓人去同理動物?於是我想了很多方法。」

吳宗憲做了一般大學不大敢做的嘗試,他讓學生看有關剝皮取皮草、養熊取熊膽、以及談屠宰問題的影片。「我不會強迫同學看,而且會事先跟同學預告,說這些影片可以了解人類到底怎麼利用動物。大家可能不穿皮草,但是必須知道為什麼有人反皮草,學公共政策的人該怎麼看待這些問題等等,之後才播放影片。」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行動亞洲/提供)

吳宗憲跟學生特別強調不用勉強看,受不了可以離開。「可以想像,有些同學哭得非常厲害,但我覺得這是人生必經過程,如果是大學以下的孩子,我們就必須考慮學生的心境,可是大學以上的青年,我認為應該讓他們開始面對人生的事實了。

西方有一個研究發現,看過這類影片的人,經過道德的震撼,最後會產生兩種結果,一是徹底改變一生的習慣;一是產生愧疚,但從此完全不想知道這些事情。

「身為老師,我無法判斷看完最後學生會產生哪一種結果,這是公共政策上一個永遠的難題,但我讓同學們自然去發酵──有的同學會跟我說,他回家後肉吃得變少了;也有同學之後看到皮草議題會去關切一下;就算有同學從此遠離這些議題,也沒有關係。」

動物影片「包租公」?吳宗憲:有教學需求跟我借!

吳宗憲自爆,一年多以來,他花了好多好多錢,把過去20年的動物相關影片通通買來,而且還在持續採購中。「這些影片都放在我的研究室裡,如果有人想教學使用,都可以來跟我借。」

有了齊全的動物影片,吳宗憲開始在「專門議題研究」的課程上融入教學。為了保護著作權,吳宗憲先讓同學分組回家看片,各組再回到課堂上導讀,然後播放部分片段,接著做議題討論。

每一部影片都有不同的議題與反思。例如談生死議題的有《生命奇蹟小狐狸》、談動物倫理的有《血色海灣》、談動物實驗的有《猩球崛起》《人工進化》;同伴動物有導盲犬議題的《再見,可魯》、收容所議題的《第七日的奇蹟》;還有台灣拍的《小石虎返家之路》等。

他說:「像《食物帝國》,談的是美國的農場系統,整個政治機器怎麼奴役動物以及飼養動物的人。其實包括屠夫、畜牧工作人員,都非常辛苦,都是被社會壓榨剝削的一環;還有《大象與男孩》,讓受奴役的大象回到森林,成為保育野生動物的警察,整個系統怎麼轉變,對研究公共政策的人也非常具啟發性。」

「《搶救鯨魚大作戰》,內容是綠色和平組織用很激烈的方式保護鯨魚,他們開船去北極跟日本捕鯨船互撞,我也沒跟同學講這樣做的對錯,而是讓同學自己去同理捕鯨與反捕鯨的人,雙方的處境與手段。」

「《搶救旭山動物園》這一題我也不會丟給同學很明確的答案,同學看完會自己思考。像有同學就會想:『旭山動物園經營得不錯,台灣有沒有辦法辦到?』我覺得能這麼問,這門課其實就成功了。」

道德推理:to eat, or not to eat? 內心千萬難!

上述的課程都是培養同理心,但同理只是公共政策的起點,要有動機,人才會願意做事;可是有動機之後,接下來又會碰到一個非常難的問題,那就是該怎麼做出好的公共政策?

「很多時候公民碰到議題都很義憤填膺,但假如今天我是一個公務員,在公部門工作,就無法靠義憤填膺來解決問題,必須頭腦很清楚才行。」於是他用下列影片來引導學生學習決策的方法。

《和豬豬一起上課的日子》是個真實故事,日本有位老師某天帶了一隻小豬到學校,跟學生說:「等牠長大,我們是不是就吃掉牠?」剛開始小朋友不覺有什麼不妥,等把豬像寵物一樣養大之後,學生就開始反省:「我跟小P有感情了,我能吃牠嗎?我該不該吃?用什麼方法?」這些孩子在影片中辯論得很厲害,而且都哭成一團。

「我的學生看了也形成好幾派,吃豬派、不吃豬派、送養派,他們很容易就有了自己的投射與認同,這在哲學上,叫道德推理。之後我再帶入公共政策一個很重要的決策方法,叫『多元屬性效用分析』,去判斷這個決策用什麼標準?哪個標準的權重比較重?我要達到什麼好處?各種好處之間有無衝突?有衝突的話,到底哪個目標比較重要?最後贊成方案的人數×效益之後,得出的結果就會比較理性。」

通常一節課的時間,最後肯定會做出一個結果,但這個結果通常無法讓每個人心裡都滿意,因為分數最高的方案未必是人人都認同的方案,但人人都必須承認這就是公共政策的一部分。

吳宗憲說:「這堂課我要讓同學理解的是,公共政策確有不得已的地方,民主有它現實的一面,大家必須接受。當然,我們也可以在通過方案之後,透過各種方式再去影響公共政策,不過那都是後話了。」

 

精采預告:「保護動物?先保護自己這個動物吧!」此話怎講,詳見下篇。

 

資訊類別: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