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就是法律 目標刑期無刑

澳門僑生陳皓揚虐殺貓咪案件,一審將虐殺「大橘子」與「斑斑」兩案合併判決,處以10個月的有期徒刑,併科以35萬元罰金。而又因為10個月的有期徒刑可以易科罰金,所以,只要陳皓揚吞了這個判決,不再尋求上訴,且能總計繳交95萬元的罰金,就可以不用去蹲苦牢了!

 / 黃慶榮(社團法人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秘書長)

筆者曾經在法庭上聽到法官對著兩造說:「我的判決一定會有人不滿意,但是,我總是要做出判決。」

我也常自問:「我們是不是一個法治國家?如果是的話,我們要不要守法?」而所謂的「守法」,首先是遵守現有的法律條文規範;再來就是尊重法官的判決。縱然我們對法官的判決不滿意,還是應該透過上訴程序,努力說服法官,取得自己感覺滿意的判決。不過,一旦定讞,則只好摸摸鼻子──認了!因為,法律就是法律。

但是,我們一定要認知到,不論是提起公訴的檢察官,或是判決的刑事庭法官,他們都只能依法行事,不能逾越法律規範所賦予的權限,不可以憑個人的主觀認知做判決,這就是司法程序!

如果有人基於民粹意識,不滿意其判決結果,而肆意批評、謾罵法官,甚至攻擊犯罪者。那麼,我們就算制定了再嚴格的法律規範,又有何用?誠如那位法官說的:「我的判決總會有人不滿意!」

受害的大橘子(左)及斑斑(右)。 資料照(截圖自相關臉書)

澳門僑生陳皓揚虐殺貓咪案件,一審將虐殺「大橘子」與「斑斑」兩案合併判決,處以10個月的有期徒刑,併科以35萬元罰金。而又因為10個月的有期徒刑可以易科罰金,所以,只要陳皓揚吞了這個判決,不再尋求上訴,且能繳交總計95萬元的罰金,就可以不用去蹲苦牢了!

走筆至此,或許有些讀者會指著筆者的鼻子罵說:「你根本不配做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的秘書長,怎麼可以幫犯法者說話呢!」會有這種感觸,是因為在發生台大博士生虐貓案時,筆者曾應電子媒體採訪,依《動物保護法》規定發表看法後,因為不符某些愛護動物人士的期待,第二天協會電話即被激動派者灌爆,甚至對筆者做人身攻擊。

但是,最後的結果,果不其然,還是應驗了筆者的看法,上訴後二審的判決,從一審的判處18個月有期徒刑,改判處6個月有期徒刑,得易科罰金36萬元。

6年前的台大博士生虐貓案,一審判處18個月有期徒刑,但被告上訴,二審改判其中兩貓證據不足無法定罪。 <a href="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00331/32399723/" target="_blank">《蘋果日報》新聞截圖</a>

「惡法亦法」這是我們常聽到的話,這句話的用意在告訴我們「雖然它是惡法,我們還是要遵守」。惡法,我們可以修,例如:當年的刑法第100條。更何況,只是有人認為目前的《動物保護法》對於違法者處罰得不夠重。這也是我們的《動物保護法》自民國87年11月4日頒布實施以來,歷經11次修法,且規範越修越嚴格,罰則越修越重的原因。但是,既然頒布實施之後,國人就應該遵守。

接著筆者不禁又要問:「我們的刑法是報復刑?還是感化刑?」報復刑是指讓犯罪者處以相等的懲罰。例如:殺人償命、偷竊砍手、性侵閹割、…等。感化刑則是指利用「矯正」的方式,讓犯罪者能有自我反省,獲得自新的機會,最後達到刑期無刑的目標。

筆者欣賞EMT隊長李榮峰的話:「要跟他做朋友,讓他不要再走向那條路,而不是把他逼得再走向那條路!」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