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導盲犬之父 自學技巧奉獻一生

特約編譯 小陸/譯寫

根據厚生勞動省的資料,日本目前服役中的導盲犬有966隻,凌駕亞洲各國之上。日本也是亞洲最早有導盲犬的國家,早在1957年,訓犬師鹽屋賢一便賭上個人事業與性命,獨自摸索訓練出首隻國產導盲犬。雖然日本現在的導盲犬多為長相討喜的拉不拉多或黃金獵犬,但當時則是以外貌精悍的德國狼犬為主流。

鹽屋賢一與愛犬阿斯特。 取自眼伴後援會

1921年出生的鹽屋賢一,原本是收音機製造商的技師。自小愛狗成痴的他,閒暇時以訓練家中母德國狼犬「阿斯特」為樂。1948年,鹽屋任職的公司突然倒閉,新婚不久的他又因肺癆舊疾難以謀職,便帶著阿斯特參加警犬訓練大賽,沒想到勇奪冠軍,也促使他投入訓犬師這個行業。

儘管「鹽屋愛犬學校」生意興隆,專為美軍及暴發戶訓練寵物卻讓他倍感空虛。鹽屋從書上得知歐美導盲犬的存在,十分嚮往這種能夠幫助失明者的犬隻訓練;然而,由於擔心外行人模仿發生危險,歐美並沒有詳述訓練方法的文獻,鹽屋也沒有資金赴海外學習。

為了摸索導盲犬的訓練法,鹽屋賢一戴眼罩走在街上。 取自眼伴後援會

鹽屋認為「實踐」是唯一手段,便用手帕蒙住雙眼,跟愛犬阿斯特一起上街練習。他曾掉進路旁水溝、被石頭絆倒、頭撞到遮陽棚的鐵杆,也常被卡車司機臭罵,或被路人訕笑。

1956年春天,因滲出性視網膜炎(Exudative retinitis)後天失明的河相洌找上鹽屋,詢問他能否將友人送的公德國狼犬「強皮」訓練成導盲犬。當時9個月大的強皮雖然可愛,但天生垂耳,予人魯鈍的印象。鹽屋儘管不安,仍毅然接下這個任務。

從左至右依序是鹽谷賢一、強皮與河相洌。 取自眼伴後援會

開始基礎訓練後,鹽屋才發現強皮十分聰明,許多事一點就通;可是,導盲犬並非聽從指令就好。例如使用者下令「直走」(Straight),但前方有障礙物時,導盲犬就得繞行;又例如使用者在路口下令「前進」(Go),但有車輛通過時,導盲犬必須停在原地不動。這是導盲犬最不可欠缺的高級技巧:「聰明的不服從」(Intelligent disobedience),但在沒有訓練指南可供參考的情況下,要教強皮學會「聰明的不服從」終究不是易事。

此外,年輕的強皮既淘氣又好鬥,一看到犬貓就瘋狂追逐,當時的日本法律又未規定遛狗必須上牽,等於沿路都是強皮的打架對象。尤有甚者,強皮還有流浪癖,三不五時就跳牆到附近空地玩耍。

鹽屋後來醒悟強皮總是被自己斥責才服從命令,他們並未建立真正的信賴關係,於是改變訓練方式,更極積地誇獎強皮,並與牠同吃同睡。那時的日本家庭多半採戶外放養,將大型犬帶進室內極其罕見。一起生活半年後,原本非常討厭導盲鞍的強皮,開始主動將頭鑽進鞍裡;在街上遇到其他同類時,也不再挑釁追逐了。

鹽屋賢一(左)在街上指導河相洌與強皮做步行訓練。 取自眼伴後援會

1957年暑假,鹽屋帶著強皮到河相家,展開為期3週的共同訓練。最後1天驗收時,鹽屋要求河相與強皮獨自到1公里外的郵局買郵票。途中不但有陡峭的樓梯,也得橫越沒有紅錄燈的馬路。當河相左手握著導盲鞍,右手拿著郵票出現在玄關時,兩個大男人都淚流不止。

暑假結束後,河相與日本首隻國產導盲犬強皮展開全新生活。無論是在盲人學校教書,或是週日上教堂,他們都同進同出;然而,由於當時人們對狗兒有骯髒、亂叫和會咬人的偏見,河相與強皮無法一起搭乘大眾交通工具,也不能進出飯店和餐廳。1967年8月22日,河相獨自到東京出差時,12歲的強皮因心絲蟲症猝世,令河相傷心欲絕。

在滋賀縣彥根市盲人學校教書的河相與強皮。 取自眼伴後援會

鹽屋後來創立眼伴協會(The Eye mate Inc.),持續為視障者培訓導盲犬,並不斷向運輸省、鐵路及公車公司陳請。強皮過世10年後的1977年,日本導盲犬終於能夠自由搭乘火車,公車亦於隔年開放。日本導盲犬之父鹽屋賢一於2010年9月12日過世,享壽88歲。現年87歲的日本首位導盲犬使用者河相洌如今則與妻子住在老人安養中心。

截至2016年6月為止,眼伴協會已完成1,298隻導盲犬和使用者的共同訓練,來看看眼伴協會解說導盲犬工作的影片吧: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