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橘子案被簡化?證人公開關鍵影片

記者 李娉婷/報導

溫州街「大橘子案」從案件爆發到檢察單位偵查終結,關心案情的民眾等待了近半年,卻換來「聲請簡易判決」的結果,不須開庭、不須傳喚證人,法官可直接就檢察官的調查證據判決,最後,案件有極大可能被輕輕放下。有鑑於此,立法委員黃偉哲今(8)日陪同大橘子案的證人王嫻如召開記者會,公開大橘子受害的監視攝影畫面,讓證據說話,並表達加重《動物保護法》刑責的重要性。

立法委員黃偉哲(左三)今日陪同大橘子案目擊證人王嫻如(右三)召開記者會,說明提高動保法刑責的重要性。 黃偉哲國會辦公室/提供

黃偉哲表示,從大橘子案來看,因為《動物保護法》中虐殺動物的刑責只有1年,是輕刑,聲請簡易判決是被接受的,之後不用提示證據、不用證人描述、不需要公開審判,法官直接書面判決即可,他認為對社會教化、對民眾了解虐待動物的嚴重性都沒有幫助,而刑責的提升,不只是讓案件能經過公開審判,他認為對犯行的遏止將會有幫助。

淡江大學整合科技與戰略中心執行長蘇紫雲指出,在國外的許多研究已經證明,虐待動物、家暴都是反社會人格的一個重要指標,「我們今天不只是在談愛護動物、保護動物,而是對社會安全的一個追蹤、預警」,蘇紫雲舉例,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已經在今年1月開始將虐待動物者做為追蹤對象。

「酒駕也是經過數次的修法,慢慢加重刑責,才產生一點點的嚇阻效果」,黃偉哲表示,動物保護的路還很漫長,學校教育、社會教育都要做,但他認為最後一道關卡就是法律。

推動修改動保法第25條的「為毛孩子連署」團隊發言人李建明另指出,從國內的許多判例可以看的出來,虐殺動物的裁罰標準,往往取決於各地法官的自由心證或檢察官的蒐證,這也是需要改革的部分,因此連署修法只是第一步,後續仍有許多可努力的空間。

王嫻如(左)目擊陳嫌掐著照片的虎斑貓「布丁」,後至派出所報案、調閱監視器,才讓大橘子案曝光。 黃偉哲國會辦公室/提供

大橘子案的證人、同時也是大橘子餵養者的法籍教師王嫻如憤慨表示,虐待動物的狀況頻繁發生,也常因為沒有足夠的證據而無可奈何,沒想到在證據齊全的大橘子案上,卻仍發生這樣令人無力的狀況,「我們有貓的屍體、有兇手、有影片!」王嫻如說,由於檢察官不採用她的說詞,沒有任何的聲音可以幫大橘子辯護,牠在法律上沒有任何的權利。

「檢察官跟我說學生的未來,我跟她說,但我的貓未來在哪裡?牠已經死了,而且牠不應該死的」王嫻如說,在調查期間,檢察官重複地告訴她要想到學生的未來,卻從來沒有提到保護動物相關的法條,也否認有兩隻貓受到攻擊,試圖把案件簡化,「我親眼看著他戴著手套,勒著這隻貓的脖子」王嫻如拿著幸運逃脫的第二隻貓的照片,無奈表示。

大橘子案檢方起訴交付簡易判決,為避免得易科罰金的狀況發生,除了在記者會中公開大橘子案的監視攝影畫面,證明行為人陳皓揚為並非一時氣憤、而是蓄意殺害大橘子外,王嫻如也在日前再次發起「一人一信呼籲法官依動保法判刑」活動,詳情請見王嫻如臉書: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