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Singer現身台北 談 “解放動物”

記者 李娉婷/報導

談到動物保護運動,若要推出個代表人物,澳洲哲學家、動物解放運動活動家彼得‧辛格(Peter Singer)絕對是許多人名單中的榜首,他在1975年出版的《動物解放》(Animal Liberation)一書,喚起了世界各地的動物保護意識,可說是動物保護的聖經;關懷生命協會、玄奘大學宗教與文化學系、弘誓文教基金會昨(30)日舉辦「面對大師 ─ Peter Singer教授台北專題演講」,邀請彼得‧辛格向台灣關心動物保護的民眾分享「狗貓豬雞:你該關心誰?」。

Peter Singer受關懷生命協會、玄奘大學宗教與文化學系、弘誓文教基金會之邀來台舉辦講座。 黃靖雅/攝

在彼得‧辛格的理論中,一切的基礎建立於「當論及痛苦,動物與人平等」(In suffering, animals are our equals),彼得‧辛格認為,生命如果有能力去受苦、有能力去享樂,我們對牠們的所作所為就很重要,不只是道德層面的問題,舉例來說,過去的種族歧視、性別歧視也都是經歷這樣的過程而消弭──不論這個人是什麼種族或性別,我們對於他們個人「類似的利益」同等的重視並思考。

什麼是類似的利益?在人類方面,教育權就是一個例子,以動物而言,就是彼得‧辛格的理論基礎:可以受苦、可以享樂的能力,「所以我們應該反對物種歧視,就像我們反對種族歧視與性別歧視一樣」彼得‧辛格說道。

Peter Singer於1975年出版《動物解放》一書,台灣在1996年出現中譯本。 取自網路

在彼得‧辛格的理論中,物種歧視分為兩種,一種是人類認為自身的利益比其他非人類更重要、覺得自己有權讓動物受到痛苦的「人類中心論」;而另一種「物種偏見」則是許多人共通的盲點,也是彼得‧辛格認為應該著手改善的重點。

美國人道協會(Humane Society)執行主席Wayne Pacelle曾經對全球各地動物保護運動的捐款進行研究統計, 最終發現其中有90%被拿來保護貓狗,只有10%用於農場動物、實驗動物等,但這些動物受苦的數量,是所有動物的99%。 

我們覺得某些動物很可愛,所以會認為牠們的利益比其他動物更重要,例如貓狗,但許多不合理、不必要的狀況在其他動物身上發生,大部分人卻無所感覺,最多時候,會發生在經濟動物身上;彼得‧辛格認為保護動物的基礎不該建立於「我愛不愛牠們」,而是同等考量動物的利益,才能以有限的資源行最大的善。

「物種偏見」是動物保護運動中明顯的現象,但多數人對經濟動物不關心的原因是因為在工廠化生產下「看不見」牠們的痛苦。 取自網路

彼得‧辛格說,如果希望自己能減少最多動物的痛苦,就要問自己兩個問題,第一個是「痛苦最大的地方在哪?」,再來是「我們能做出最大貢獻的地方在哪?」,以第一個問題來說,全球每年有1億隻脊椎動物使用於科學研究,但卻有600億隻陸生動物死於作為食品,而在台灣,農場動物的數目是同伴動物的50倍,就算這些動物是以人道方式屠宰,但由於飼養方式,牠們承受的痛苦還是比貓狗多非常多。

「人們會問我該怎麼做,是不是太難了呢?」彼得‧辛格說,對於貓狗的保護,人們可以動之以情,農場動物雖然沒有那麼容易,但仍有可能成功──全世界都有成功保護農場動物的例子:例如歐盟與美國加州都全面禁止母豬狹欄、格子籠雞等飼養方式,有些跨國企業,例如麥當勞,也開始承諾會拒絕這類產品,而他們表示會慢慢淘汰的原因,不是不願意一步到位,而是沒有這麼多友善生產的動物產品能提供。

大至跨國企業、小至個人,都可以為減少動物受苦做出貢獻。 黃靖雅/攝

其實,對於要如何把經濟動物從籠子中解放出來,彼得‧辛格的答案很明確:減少工廠化的養殖,而以個人而言,能做的就是盡量蔬食,透過拒絕工廠化養殖的動物產品,就可以有效的減少動物痛苦。

這樣的理論也呼應了講座主持人錢永祥教授對彼得‧辛格的介紹:透過現有的體制,讓它變得更人道化、讓消費者更有道德上的意識,進而去保護動物,不糾結於資本主義、消費對動物利益的衝突,而是從消費行為、市場機制去改善動物處境。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