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零不零安樂更重要的事

/黃意淨 (動保工作者)

(封面照為我們日前捕捉,後來發現感染犬瘟而留下治療、送養的狗,名叫小溫。如果有興趣領養,歡迎與我聯絡喔)

--------------------------

簡園長是我相當敬佩並視為目標的學姊。我因為學姊而立志將來踏入收容所,決心進入流浪動物生態中最末端也最殘酷的一環。

我不願下定論說最後一根稻草是什麼,無論是制度、上級、政策、批評,我實在不想在這個傷痛的時刻輕易把全部責任推給任何人,或者自以為是地替學姊發言。冰凍三尺,心寒與壓力不是一天出現的,也不會是一個人造成的。如同流浪動物議題,或許這是我們的共業。

我更不願利用學姊的離去帶風向與宣揚自己的論點,寫這篇文章之前我也思考再三,擔心淪為消費。但與學姊同屆的另一位學姊,同時也是我動保路上一起奮鬥的良師益友兼夥伴說,不管怎樣都會是消費吧。

所以我還是寫了。如果有任何我消費學姊的批評,我一律承受,不會為自己辯解。

文依舊很長,五千多,依然希望大家慢慢看完。

從桃園動保處談起:動保政策保護了誰又傷害了誰?

社團關係,認識幾個桃園的愛媽,知道一點桃園的現況。

作為直轄市,桃園的經費相較許多縣市的收容所算是充裕的,然而全桃園市只有新屋一個收容所,2015年總共接收近八千隻動物,是全台第三高的縣市。而排名在前的新北與台南,都有兩個以上的收容所,以單一收容所來說,新屋是全台第一,而且超出第二名相當多。[1]

根據長期與新屋收容所合作的桃園市推廣動物保護協會劉盈如理事所說[2],新屋收容的動物有五成來自棄養。我不知道這數據是否有統計資料可以佐證,入所動物的來源一直都不是各收容所公開的資訊,因此也無法判斷這個比例在全台灣來說是否算是高的。

針對這五成的棄犬,現行的動保法沒有任何法條可以規範,僅能禁止飼主再度飼養動物。在惡意棄養上,由於舉證困難,也難以成案。劉理事也指出,即使是飼主不擬續養而且明顯有飼養不當事實的動物,也由於動保法僅罰「經勸導拒不改善」,屢屢提出後又被擋下。

諷刺的是,在飼主能夠輕易不擬續養,惡意棄養也幾乎難以開罰的狀況下,無數桃園地區的動保志工卻耗費大把心力金錢在與桃園動保處周旋與繳納罰款。

志工表示,新屋收容所中有5成是棄犬。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何宜/攝)

就如同目前大多數的縣市,(在收容壓力與民眾壓力下)桃園也是接到民眾通報才出動捕犬,但一旦通報,動保處會排定時程,連續多日掃蕩直到通報人滿意。剩下一半的入所犬隻,恐怕都來自於此。實際上,打開新屋收容所的收容公告,也可以看見仍有相當大量,因為民眾陳情捕捉而入所的動物。

在志工餵養的動物被捕捉後,如果以領養名義帶出,動物會打上志工的晶片,志工成了名義上的「飼主」。若這隻動物再次被捕捉,志工要領出,就會被動保處以違反動保法第20條「寵物無七歲以上人伴同,出入於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一般稱作「疏縱」)開罰。對於多次領出的黑名單愛媽,甚至會在其他未被捕捉過的動物第一次入所之際就開罰,或者直接拒絕愛媽領出。去年因為疏縱而被開罰的案例共有二十七件,其中還不包含已經知道會挨罰的志工找人頭代領,或了解狀況的園長協助先領出再改晶片等。

再者,不只是桃園,相當多地方的捕犬政策都是有通報就要抓,沒通報不理他,甚至訂下處理期限。桃園是通報後三天,我甚至有聽過要求24小時內就要處理的。暫不考慮人道僅考慮效率,全面大規模捕捉確實有可能一次性的大幅降低浪犬數量,但絕不是現在這種哪裡通報才往哪裡去然後亂抓一通的頭痛醫頭(還不一定有醫到頭)作法。

盲目捕犬只是凸顯了主事者不願意費神檢討與了解問題的根源,也不願意花心力溝通宣導,只想用「政府有在做事」敷衍過去、安撫通報人,卻無從真正解決問題。

這些弔詭而荒謬的動保政策,受罰的不是造成問題的人,處理問題的人、受問題所擾的人,與無力為自己發聲的無數動物們卻持續受傷害。

台灣的流浪動物哪裡來:脫離現實的動保法

台灣的動保法移植自瑞典,一個沒有流浪動物存在的國家。因此依據動保法的邏輯,說的聳動一點就是,根本不承認流浪動物存在。我們的動保法已經預設所有狗都有飼主(貓仍在模糊地帶),街上遊蕩的動物要嘛是被遺棄,要嘛是被縱放,都應該帶離街頭,進入收容所找尋原本或新的飼主。

確實,現今的台灣動保政策並非以撲殺作為出發點,安樂死是收容所無法負擔後的必要之惡。

零安樂並不是問題所在,但缺乏配套的零安樂是。

動保團體曾經提出許多訴求,包含TNR、精確捕捉、家犬繁殖申報、提高棄養罰則等,以及流浪動物專章。我們都明白,從源頭補上漏洞,減少進入收容所的數量,零安樂才會成為自然而然的結果。

但零安樂通過了,各縣市動保機關彼此喊價出越來越低的安樂率、越來越高的領養率,零安樂成了一種數字遊戲;家犬繁殖申報及棄養的執行效果卻依然近乎於零,TNR與精確捕捉更是完全不被接受。

前者問題在於人力,後者就是因為上面所提到的動保法邏輯。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

根據由數個國際動保團體所組成的國際伴侶動物聯盟(International Campanion Animal Management,ICAM)所發行的人道犬隻族群管理指南(Humane dog population management guide)[3],街頭的浪犬可大致分成三種來源:有飼主的走失/棄養狗、有飼主的自由活動狗(一般所稱放養家犬),及無主的天生浪犬。不同來源的浪犬,需要不同的應對方式。

對於走失棄養,應該加強飼主責任,阻止飼主輕易的遺棄動物。

對於放養家犬,應該給予足夠的醫療資源鼓勵絕育。從現實面來說,許多地區距離獸醫院十分遙遠,即使飼主有心也很難帶動物前往結紮;動物與飼主的關係也很模糊。針對這樣的地方,透過地方村里長宣傳,可以一次結紮大量動物的下鄉絕育是個好辦法。

而對於從未接觸人類卻有著強大繁殖能力的天生浪犬,應用TNR來達到控制數量的目的,並且輔以精確捕捉在收容壓力及造成問題間取得平衡。

每個地區的浪犬組成都有所不同,沒有什麼政策是絕對的正確,必須因地制宜,視動物來源的比例調整各個政策的投入心力。

但若檢視台灣的浪犬組成,會發現動保法預設每隻狗都曾有(明確)飼主的想法,嚴重的偏離現實。

資料來源:懷生相信動物協會

上圖是我們幾位第一線志工的現場觀察,關於台灣的浪犬來源比例。這數據並沒有經過嚴謹的科學方式證實,僅是我們的紀錄。未來我們希望能更加深入的研究,因為確定浪犬來源比例,是制定有效政策的第一步。

許多人在討論安樂死議題時會舉英國、德國與日本作為例子。然而不論是目前每年仍安樂死兩萬隻動物的英國,或者已經達到零撲殺的德國,還是近期很紅的日本熊本,都是街頭沒有原生流浪動物的國家。在這些地區,街頭浪犬幾乎全數來自棄養(英國的浪犬最早出現在二戰期間,倫敦撤退,居民無法帶走家中寵物;而德國與日本都在早期經過大規模的撲殺),只要妥善管理犬籍、加強飼主責任,就能將棄犬量壓在相當低的數量。這些國家的動保政策有其可效法之處,但不能完全移植到台灣來。否則就如同我們師法瑞典的動保法,將會是場災難。

跟台灣的組成比較像的,反而是土耳其、斯里蘭卡、保加利亞等擁有大量既存浪犬族群的國家。

土耳其與保加利亞等國家都已經捨棄捕捉-收容/撲殺,改採用TNR做為控制流浪動物數量的方式。保加利亞首都Sofia在首長支持下,每年都結紮數千隻動物,目前街頭浪犬已經結紮的比例近三分之二,數量更從2007年(實施TNR前)的破萬隻降至目前的不到四千隻。

而在與台灣氣候相似,也有放養與餵養習慣的斯里蘭卡,也在2006年開始不撲殺政策。原先的浪犬族群成長率是18%。接下來的五年共結紮當地80%的母犬,於2012年底,族群成長率是-9%。後來結紮計畫因缺乏動保團體金援與主管機關換人而停擺,兩年後重新調查的數據顯示,結紮母犬的比例正在下降中,幼犬的比例也持續增加,但族群總量仍是下降的。[4]

面對是處理問題的第一步。台灣擁有龐大的天生野犬,若是主管機關始終不願意承認有一部分動物天生就沒有主人,忽略國際上已專門針對野犬有一套控制數量的模式而執意將流浪動物套入家犬的框架中,那麼不管零不零安樂,台灣的流浪動物問題永遠不會有解決的可能。

第一線人員的雙重困境

第一線人員的困境來自於,他們位於整個爭議的中心點。不管是要幫哪邊,另一邊都會回饋更大的壓力,即使有時候本意不是衝著她來,最後還是會傳回收容所本身。

一邊是超乎負荷的入所量:無法拒絕的棄養,無法不處理的通報捕捉。

收容所的環境品質與收容量息息相關,量一大資源就不足,基層人員也難以好好照顧到每隻動物。擁擠的籠舍也會造成動物緊迫,導致疾病的發生率與打架受傷的機會上升。

全台灣的收容所總收容量只有約六千,卻要應付一年八萬隻動物入所,每個收容所都爆滿,空間、經費、人力都嚴重不足。

收容所無法拒絕民眾棄養,無論對方的理由再怎麼微不足道。有部分收容所已開始收取數千元不擬續養的規費,我不反對這項政策,但想藉此降低民眾棄養的比例恐怕是一廂情願(要棄養的還是會棄養),又這筆錢依然不會進到地方第一線機構補足經費。近來也有許多地區要求飼主辦理手續前,必須先在動保處網站上刊登送養資訊一定時間,無人認養才能將狗送入所,減少動物在收容所的時間。

當收容所的收容量飽和時,管理人員仍無法拒收犬隻。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蕭士塔/攝)

現行政策,凡通報就要捕捉,不去考慮動物是否真的造成問題還是只是個人好惡,也不考慮捕捉到的動物是否真的是問題犬。即使基層工作人員不願隨之起舞,也經常受到上級、居民與民意代表的壓力,不得不出勤。

動物一車一車運送進來,鬧事狗還在,無數無辜的生命反而入所,居民依舊深受其擾,動保志工疲於奔命,第一線人員疲憊不堪。

目前台北市正開始試辦精確捕捉,徵求義務動保員。往後接獲陳情捕犬,必須當地隨機查訪三成以上的民眾認同該犬確實造成問題才能捕捉。成效如何,我們靜觀其變。

 

另一邊則是零安樂:來自長官的,與來自民眾的。

我不認為零安樂是唯一的問題點,也不認為台灣絕對無法零安樂,說到底還是關乎政策的走向。

然而主管機關一方面要求強力捕犬,另一方面卻又想看到漂亮的帳面數字,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這些無法被領養率消耗的動物該往哪裡去?

桃園動保處長日前說,新屋收容所的領養率,自99年的23%快速飆升到104年的82%[5],純以數量來說則是多了一倍多。然而正如我上一篇文章所說,如此大量的認養動物,真的進入家庭成為同伴動物了嗎?還是愛媽領出的動物也算進去了?或者根本只是轉進民間收容所,進入另一個沒有期限的集體收容?

我永遠記得我與簡園長的唯一一面之緣,是我大三那年跟著系上前往新屋參訪。在那之前我也接觸過許多動保機關,每份簡報都在強調收容所的環境多好、領養率多高安樂率又多低。新屋是我少數遇過,獸醫師並不以七八成的認養率而自滿,卻更在乎每年依然會有兩千隻動物無法活著離開收容所。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

我們所面對的問題,不是繼續一面聲稱零安樂一面捕犬,還一邊幻想單靠領養就能消耗所內所有動物就能解決得;更不是將安樂死動物的工作與壓力,自獸醫師轉嫁到同樣與動物相處過、同樣具有感情的其他工作人員上就能解決的。

我們曾經在網路上被質疑為何不把被遺棄,由我們接手送養的狗留在身邊。當下被戳到的我一邊哭到發抖,一邊還要打字回應。作為動保志工尚且如此,我無從想像收容所的職員要如何承受千倍萬倍的指責與自我質疑。

許多對動保一知半解的人不明白,如今台灣失控的體制不是幾個有心的工作人員能夠撐起來的,更不是他們造成的。置身事外的人要說出批評的話很簡單,不在乎的人還是無感,但對真正用心的人卻是重重的傷害。

在台灣許多地方,山上、海邊、難以抵達,與垃圾場為伍的偏僻角落,仍然有許多還懷著熱情的人們在為了流浪動物努力著。他們願意進到流浪動物的最末端,在惡劣的環境中,承擔動物生命的重量,龐大來自上級、官員及民眾的壓力甚至外界的誤解與罵名,只為了改善流浪動物的處境。

我想起簡園長,要能夠牽著自己照顧的狗曬太陽、吃點心,再親手送他離開,這需要多大的溫柔與堅強?

過去五股的黃醫師自掏腰包幫動物醫療;過去嘉義市的駐所盧醫師,經常為了照顧動物在收容所待到深夜。不僅是獸醫師,基隆市防疫所的職員們配合我們進行TNR;宜蘭縣防疫所的職員則致力於家犬下鄉絕育,這僅只是我所知道的一部份。

他們都是最溫柔善良的人,卻也是他們在承擔最難忍的一切。現實的處境已經太艱難,請不要讓不明事理的指控澆熄更多人的熱血。

結語

最後這段,給所有關心動保的人,或者在任何議題上奮鬥的人。

開始寫文章時,我幾乎想要收回那套只要有愛的說法。愛不能拯救一切,缺乏了解與體諒的愛會變成沉重的枷鎖,加在還在乎的人身上,即使他們已經承受了超乎他們所能承受的。

我相信沒有人真正想要逼死一個人,正如同沒有人是心甘情願送動物去死;我想願意關心動物的人都懷抱善意,正如同我在許多收容所感受到的善意。為何善意會成為一種壓迫,壓迫本來可以站在同一陣線上的,懷抱同樣善意的人們呢?

動保人不是問題,但一知半解又急於評論的人是。請記得一時的激情與憤怒很快就會熄滅,口不擇言的流彈會波及無辜。

在脫口而出批評之前,在附和惡毒的話之前,能不能先停下來,先了解我們面臨的現況是什麼?我們所批評的人,真的是要為此負責的人嗎?

獵殺女巫並不會使世界變好,走出來改變世界才會。

 

也寫給非動保界,但同樣為了一位獸醫師的離開感到悲傷的朋友們。

我無意為任何過去網路上攻擊性的惡意言論護航,我同樣對這些言論感到憤怒與荒謬,很抱歉我沒有更早說出我的想法。

但對動保圈的無差別攻擊與指控,讓很多正為了簡園長心傷的,溫柔的動保人受到二次傷害。無論立場為何,幾位曾與簡園長有接觸的動保朋友,都一再讚揚過她;而真正發出惡毒言論的,也許連收容所也沒踏入過。

我也希望各位了解,只要不淪為惡意謾罵,或者無視現實處境的過度理想化,提出動保機關問題的人都只是希望動物過的更好,或者至少被當作一個有感的生命看待。我們並不是在找麻煩,也都了解這是制度問題,並非一人能改善的。

生命的重量壓在任何人身上都是過於沉重了,足以把任何人壓垮。但若越多人願意做出實際的行動,一起承擔,那麼我們所背負的都會輕一點吧。

最後寫給依然並肩奮鬥的夥伴們。

聽到簡園長的消息之後,聽到好多朋友說,感到深深的絕望。這絕望感或許來自,任何一個深陷在流浪動物問題中的我們都有可能面對相同的困境,走上一樣的道路。

無法說什麼,只好獻上這幾日無數次撫慰我的,詩人林達陽的詩句給大家:

「溫柔善良的人在這世界上,注定是要倒楣受傷的……」 
「我知道。這就是溫柔和善良可貴的地方。」 

───林達陽《再說一個秘密》

此血仍殷,此身仍在。 

願我們都還沒有打算對一個更好的未來放棄。

ref:

[1] 動物保護資訊網 公立收容所統計 
   http://animal.coa.gov.tw/html/index_06_2.html 

[2] 桃園市推廣動物保護協會理事 劉盈如〈不良的體制,會殺人〉 
   https://goo.gl/pDgBHl 

[3] 國際伴侶動物聯盟(International Campanion Animal Management,ICAM) 
   <人道犬隻族群管理指南(Humane dog population management guide)>
   簡體中文版 http://goo.gl/BCkK9x 

[4] 斯里蘭卡NGO Blue Paw Trust於第二屆犬隻族群管理高峰會報告內容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oJtA3nnmI4 
   中文摘要與討論 
   https://goo.gl/PK89A7 

[5] 中國時報 <鄭文燦:落實「新動保政策」 告慰簡稚澄
   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60522003639-260402

延伸閱讀: 

台灣動物新聞網 <動保政策矯枉過正 害死獸醫師?>
http://www.tanews.org.tw/info/10471 
黃宗慧(關於”動保殺人”的指控) 
https://goo.gl/tl1jk8 
吳宗憲 <殞落了一位年輕獸醫師之後>(關於動保行政組織)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383/article/4306 
台灣動物新聞網 <收容所砲灰的真相> 
http://www.tanews.org.tw/info/10472 
我的上一篇文章 <死了四十七隻狗之後—談民雄收容所事件> 
https://goo.gl/N2llXn

相關文章: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