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獸醫在非洲 打擊盜獵護大象

特約編譯  小陸/譯寫

2016年4月30日,肯亞政府為了展現打擊盜獵的決心,焚毀了105公噸的走私象牙,約等於8,000隻大象。長年在馬賽馬拉保護野生動物的日本女獸醫瀧田明日香在臉書感慨地表示,注視著熊熊烈焰中的象牙,她內心最先湧現的不是「悲傷」,卻是「空虛」。那些象牙如同成千上萬的屍骨山,再再提醒他們這群非洲護林員,盜獵者從他們手裡奪走了這許多生命。那象牙山,是人類無力守護大象的恥辱象徵

瀧田和同事在坦尚尼亞國境附近的小山丘上尋找獵豹縱影。 取自女獸醫在非洲臉書

1975年生於日本神奈川縣的瀧田明日香,投身非洲野生動物保護的過程頗為傳奇。6歲時,由於父母工作的關係移居東南亞,每個星期都往動物園跑的她,不覺愛上了體形龐大的非洲野生動物。國中搬到美國後,對非洲的熱情不減,大學更選讀動物學系,立下「將來要成為動物學家,參與非洲野生動物保護活動」的志向。

大學畢業後,瀧田成為背包客,一邊在南非各國流浪,一邊尋找國家公園的導遊工作,最後因簽證問題悵然返美。瀧田在日本和夏威夷就業期間,仍不斷思索返回非洲的方法。某次,她偶然在電視上看見獸醫開著吉普車馳騁於非洲草原替野生動物診療的英姿,就立刻決定:「我要成為非洲獸醫!」

「馬拉保護協會」約有55位護林員,9成是當地居民,日本女獸醫瀧田明日香(照片左一)是唯一的亞洲人。 取自女獸醫在非洲臉書

瀧田當時想,既然要在非洲當獸醫,當然是在非洲取得執照比較容易。2000年,瀧田進入肯亞的奈洛比大學獸醫學系就讀,5年後如願取得獸醫執照。接著,瀧田懇求馬賽馬拉的野生動物保護組織「馬拉保護協會」(Mara Conservancy)讓她擔任義工,花了1年獨自走訪各部落,替5千隻狗兒注射犬瘟热疫苗,遏止病毒傳播給野生動物。1年後,「馬拉保護協會」感佩其熱忱,罕見地聘任她這個外國人為該協會獸醫。

巡邏途中休息的瀧田和同事。 取自野口健官網

憑著一股「永不放棄」的傻勁,瀧田將「喜歡動物」、「想參與野生動物保護活動」這種非常純粹的「憧憬」化為「現實」。她如今住在馬賽馬拉國家保護區外,每天在熱帶草原巡邏,替部落家畜看診、替保護區外的狗兒注射疫苗、替野生動物驗屍、進行大型食肉動物的個體識別與位置確認,以及氣味追蹤犬的訓練。

2012年,瀧田和另一位在南非長大的日本女性山脇愛理成立非營利組織「非洲草原象的眼淚」。除了在日本推廣拒買象牙運動,她們更於2013年自美國引進兩隻氣味追蹤犬、2014年展開養蜂計畫、2015年出版並捐贈1,500多本《無牙大象雷瑪》給日本小學。

善於追蹤象牙和槍枝氣味的納耶克(Naeku)和領犬員。實際追蹤通常在太陽下山後,有時可能得走上80公里。 取自女獸醫在非洲臉書

「非洲草原象的眼淚」捐款所購入的氣味追蹤犬凱吉(Gage),在廣大草原中尋獲訓練員藏匿的象牙。

有人形容非洲草原象是地球上最難與人類共生的動物。牠們會入侵玉米田,吃光農民一整年的收成;另一方面,大象繁殖需要森林,砍伐森林卻是當民居民的重要收入來源。為了讓利益相左的兩者和平共處,「非洲草原象的眼淚」在當地推行養蜂計畫,利用大象迴避蜜蜂的習性,在人類不希望大象踏入的地點設置蜂箱。2015年,她們在30戶人家設置了338個蜂箱。這些蜂箱不但守護了玉米田,也讓居民從蜂蜜獲得收入,期能減少森林砍伐,可說是人類與大象雙贏的計畫。

1個蜂箱的設置費約5,000日幣(約1,509台幣),資金來自日本民眾和企業捐款。 取自JAMMIN

由於野生動物棲息地減少和盜獵,非洲草原象從1970年的270萬頭,銳減至2013年的47萬頭。光是2015年,就有3萬頭死於盜獵。按照這個速度,非洲草原象有可能在2020年以前滅絕。瀧田指出,象群一旦察覺危險,為了保護小象,就會在小象四周圍成一圈不走。正因為牠們心繫家人,才會整群被殺,實在很悲哀。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