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樂死的遺憾 帶她走上志工路

特約記者 江幸芸/ 台中報導

約一年前,台中一處社區的母狗小黃發情,引來一大群公狗,居民不堪其擾,只得通報動保處,而浪浪志工小貞帶小黃去絕育的途中被掙脫,隔天狗就進了收容所,須經公告12天才能領出,第13天下午小貞致電收容所,卻得到小黃已經安樂死的消息,她只怨自己動作太慢,也因此進一步了解流浪動物、動保團體,小貞心想,應是踏入動保領域的「時機」到了

小黃遭到安樂死,讓小貞下定決心踏入動保領域。  小貞/提供

不過這個「時機」,其實早在3年前就開始醞釀。當時小貞的家人撿到黑色米克斯幼犬「安安」,腳上有著很深又流膿的傷口,小貞向動保團體求助未果,自己帶狗看醫生,好在獸醫願意酌收耗材費並讓她分期付款,小貞才向朋友借錢,接回安安的斷骨,雖成了長短腳,但生活無虞。

從沒養過貓狗的小貞,第一次就遇上較為棘手的傷狗,「既然醫院願意寬限,那我也願意慢慢付錢。」養了安安才3個月,小貞就在工地撿回一隻幼貓,後來到中途醫院領養另一隻幼貓作伴,再加上家人從朋友那接手的兩隻金吉拉,家中頓時多了4隻貓,養狗之後反而貓事不斷。

小貞收養第一隻浪犬後,反而來了好多隻貓咪。  江幸芸/攝

自己獨力餵養、收養浪浪,小貞起初還不知道動保團體的存在,自行摸索餵食會遇到的困境、想辦法誘捕街貓。而後,一處社區的母狗小黃發情引來20多 隻公狗、被抓進收容所,經過12天公告期,小貞想把小黃領出來,卻已經來不及,「小黃很可愛、很乖。」生死兩隔的遺憾,促使小貞進一步了解流浪動物的處境與動物保護的領域,並參加動保團體說明會,成了動保志工。

短短三年,小貞家中已有2隻狗、20多隻貓,其中不乏身體殘缺的浪浪。貓咪雖能在家裡自由活動,但難免會「狹路相逢」,小貞不僅要清理牠們的環境,還要處理「貓際關係」,直說「不能再收貓了,對牠們也不好」,於是她將目標轉向街犬貓絕育,不能收養,至少能阻止浪浪繁衍下一代

即使經濟不寬裕,小貞仍願盡力幫助浪浪。  江幸芸/攝

小貞的經濟並不寬裕,20多隻貓狗的每月基本開銷就耗去收入的一半,曾有人問她:「為什麼不等經濟狀況變好再幫忙?」但小貞認為,如果抱持這樣的心態,即使富有了也不見得會伸出援手,願意付出的人,貧乏時也能盡一份心力,「生活開銷足夠就好,一樣能給別人一點幫助。」

相關文章:

資訊類別: 

回應